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燭光縱被禁ㅤ人民不會忘記

2020/6/5 — 19:2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我們反抗,因為不能讓今天的中國,一個禁聲才可生存的國度,吞噬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

每年 6 月 4 日,點點燭光滙聚成汪洋的壯觀畫面,代表着香港的人權和自由,亦是香港人拒絕遺忘,堅持守護良知和真相的象徵。也許香港人不曾想過,相隔 31 年後,今日的香港竟然不能公開悼念六四。

諷刺的是,同樣在這一天,立法會在立法會主席和保皇黨護航之下,強行三讀通過《國歌法》。難保日後中共國歌奏起,政權覺得表情不夠誠懇、不夠感動,也可能被指故意貶損國歌而犯法,損害其「莊嚴形象」而招致牢獄之災。香港人和納粹德國的距離,其實只是一步之遙。

廣告

六四悼念晚會第一次被禁止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但市民依然自發悼念,在不同地方、用各種方式延續紀念六四屠城的記憶,大批市民毋懼打壓仍前往維多利亞公園。燭光晚會象徵的反抗意義,今年雖然被禁,仍然遍地開花,證明香港人不會向專制強權低頭。

人大透過訂立《國安法》甚至設立國安機構在香港實行鐵腕統治,日後即使禁止悼念六四,以法律威脅和禁止香港人繼續爭取民主,香港人必定會抵抗到底和捍衞自由,絕不可能消滅良知和真相。

廣告

國安法恐削弱記憶

港區國家安全惡法將至,意味着六四燭光或可能成為絕響。明年香港人能否一如以往,在中國唯一可以公開悼念 1989 年民主運動天安門屠殺的場合點起燭光,紀念為爭取自由、民主和人權而犧牲性命的死難者?出席、發聲支持悼念六四死難者,甚至單單是呼籲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亦可能被視為煽動顛覆政權或危害國家安全,形成白色恐怖。

《國安法》仍未通過,各界已經開始自我審查。有大學管理層阻止學生在校內為六四紀念標語補上油漆,警方拒絕支聯會申請舉辦六四晚會,康文署以限聚令為由將維園重重封鎖。政權扼殺六四紀念活動,令燭光逐漸熄滅,目的是削弱三十多年積累下來,香港人對 1989 年爭取民主的抗爭運動的認同和記憶。

去年六四 30 周年前夕,英國廣播公司(BBC)曾播出一段北京街頭訪問,駐北京記者拿當年天安門屠殺中最鮮明的一幕、王維林隻身阻擋解放軍坦克車隊、著名的「坦克人」照片詢問途人有否看過。結果絕大部分中年人都說沒有見過,或者不敢說知道相片發生的事情,只有一對年輕人在鏡頭前說看過。30年後,拿出反送中運動的照片,下一代的香港人會否因為《國家安全法》而「被迫遺忘」?

香港的國際形象向來是言論自由,是可以公開表達政治異見的社會,而不是轉發一條網上帖文、轉發一個訊息就立即會被公安上門扣查甚至被消失的地方。自從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香港所謂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幻象已經完全破滅。

如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最近在港台訪問中所言,現在北京的喉舌嘗試安撫港人,《國安法》不是洪水猛獸,這些人的說話無一可信。人大透過訂立《國安法》甚至設立國安機構在香港實行鐵腕統治,日後即使禁止悼念六四,以法律威脅和禁止香港人繼續爭取民主,香港人必定會抵抗到底和捍衞自由,絕不可能消滅良知和真相。

2019.6.4

2019.6.4

六四紀念晚會是不同年代香港人政治啟蒙的開端,也是港人集體身份認同的體現。拿起手中的蠟燭,大家都是民主路上的同路人。就算六四悼念晚會被禁,老師不再能告訴學生,新聞不能再提,1989 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平民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未來香港人將面對更強大的打壓,但這是香港人顯示力量的機會。就算政權打壓更嚴厲,香港人也會「Be Water」,用變通的方式悼念六四,一同對抗暴政、捍衞真相。

我們反抗,因為不能讓今天的中國,一個禁聲才可生存的國度,吞噬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

達明一派去年紀念六四的歌曲《回憶有罪》中有一句:「如燭光都有罪,將暗黑多幾十年」,香港人要將捍衞自由、爭取公義的精神薪火相傳下去,必須連結不同的力量,在遺忘與記憶的戰爭中團結,堅持奮鬥到底。

 

2020-6-5 原刊於《信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