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六四紀念館展出當年的刊物,包括香港文滙出版社 1989 年出版的《血洗京華實錄》。(立場新聞資料圖片,Joey Kwok 攝)

六四。三二。照妖鏡

「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由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文匯報刊登已有三十二載,每年仍然會被「回帶」,今年亦不例外。然而,香港人從過去三十年能夠每年悼念,直至上年「正式」被禁止,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和梁凱晴更因 2020 年 6 月 4 日「闖入維園」,被判非法集結罪成入獄 4 至 10 個月不等。如今六四將至,警方繼續因「防疫」等路人皆知的藉口禁止集會,目的就是為政權洗刷屠城的責任。

曾經參與集會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勞福局長羅致光,除了對六四顧左右而言他,聲言過往自己參與的集會合法,而前者更恬不知恥地表示政權須對非法集結案判處「具阻嚇性判刑」。其實呼喊「結束一黨專政」,三十二年來的意涵是從未改變,一如已故工自聯領袖李旺陽當年短暫獲釋時所說,「就是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毫不明白兩位政府官員、智囊,何以敢作不敢認,無他,利益使然。

引述李怡先生在今年 3 月文章,指出時任國家主席鄧小平在不止於一次公開場合表示,「1997 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產黨是罵不倒的。」惟在「完善制度」的港區國安法設立後,每逢有人問起特首林鄭、又或全國人大暨官媒代言人譚耀宗有關「結束一黨專政」的合法性,均得出同一答案,就是「或會違法」。在此一提,譚耀宗於 1989 年 6 月 5 日的城市論壇中,表示「強烈譴責北京當局血腥鎮壓愛國學生運動」,時至今日,歷史在笑。

六四集會一直是極權的眼中釘、肉中刺,因為數十年來,不但要「容忍」在自己的土地上看到一批又一批民眾喚起回憶,更令國際社會每年都會以大篇幅報導這段中共視之為「黑歷史」的過去。我們可預見的是,在往後的日子,政權很大機會不會再容許悼念六四、悼念因反修例事件而身故的年青人們,更會扭盡六壬令下一代無法接觸這段歷史,而此舉也不局限於六四,發生於不久前的七二一,正是「被告」與「原告」角色轉換的荒謬。

誠然,不承認自己屠殺無辜百姓的政權,除了是極權,還可以是甚麼?而新一輪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現在才算正式開始,而我們之責,必是「不容青史盡成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