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國安法實施、集會或被禁 維園首次無燭光?

六四32周年
國安法實施、集會或被禁 首次沒有維園燭光的六四?
每年 6 月 4 日,香港支聯會都在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悼念六四,三十年來風雨不改。直至 2020 年,活動首次不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但依然有大批市民冒險走進維園,高舉燭光。
時移世易,2021 年包括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在內的多位社運人士,已因未經批准集結罪名入獄,另有 26 人因去年六四案被控,加上國安法生效,今年維園還會否滿佈燭光,仍是未知之數。
六四集會的潮汐潮退
每年出席六四晚會的市民為數不少,但人數往往隨著社會變化而起落。2019 年為六四 30 周年,正碰巧在反修例運動爆發前夕,該年晚會人數為近年人數最多的一次。2020 年,警方則因疫情為由禁止集會,大會無法公佈集會人數。
1990
15萬人
1991
10萬人
1992
8萬人
1993
4萬人
1994
4萬人
1995
3.5萬人
1996
4.5萬人
1997
5.5萬人
1998
4萬人
1999
7萬人
2000
4.5萬人
2001
4.8萬人
2002
4.5萬人
2003
5萬人
2004
8.2萬人
2005
4.5萬人
2006
4.4萬人
2007
5.5萬人
2008
4.8萬人
2009
15萬人
2010
15萬人
2011
15萬人
2012
18萬人
2013
15萬人
2014
18萬人
2015
13.5萬人
2016
12.5萬人
2017
11萬人
2018
11.5萬人
2019
18萬人
2020
沒有公布
資料來源:支聯會網站
2020 年 6 月 4 日的維園,沒有大台,沒有程序,也沒有出席人數統計,但自發到維園的市民亦差不多填滿了六個足球場。
攝:Joey Kwok
六四事件簿
1989 年六四屠城,觸發自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死後的悼念活動,其後演變成歴史性的民主社會運動,事件至 6 月 4 日軍隊進入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民眾告終。《立場》為讀者呈現事件始末。
4.15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因急性心肌梗塞逝世,享年73歲。胡耀邦逝世後,大批學生在隨後數天自發悼念,並強調胡耀邦任內功績,向當局提出反貪污、反特權、反官倒等要求,請願浪潮快速演變成八九學運,成為六四事件前奏。
4.17
學生、民眾悼念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行動持續擴大,學生舉行了首場悼念遊行。(圖:六四檔案)
4.19
北京學生提出7大訴求,包括要求當局公正評價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悼胡學生與軍警在中南海新華門前對峙。 這天的天安門廣場,多了一塊寫上「中國魂」的白色橫額。橫額長10米,寬2.5米,由北京大學師生製作。學生在清晨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後,就將「中國魂」掛上人民英雄紀念碑。(六四檔案)
4.22
官方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胡耀邦追悼會,於早上10時開始,共4千多人出席。追悼會由國家主席楊尚昆主持,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致悼詞。郭海峰等三人在人民大會堂東門臺階上跪交請願書,未獲在大會堂裡面的李鵬接受。學生下跪了半小時,才獲准入會堂內送花圈和請願書。李鵬最後於學生連番在外呼喊下,由地下通道離開會場,胡耀邦的靈車亦駛出大會堂,朝往八寶山公墓進發。在十里長街上,為胡耀邦送行的人民連綿不斷。
4.25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23日訪問朝鮮,主理政務的國務院總理李鵬代理總書記職務,領導黨政機關。李鵬在晚上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開會,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北京市長陳希同獲邀出席,由兩人講述連日來天安門廣場學運情況,結果中央政治局常委將學運定性為「動亂」。
4.26
《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社論指出,有「極少數人別有用心的人」及部分學生在高校成立「非法組織」串連活動,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激起學生和民眾強烈不滿,引發往後更大規模的抗爭行動。
4.27
北京逾百萬學生及市民上街,抗議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將學運定性為「動亂」,請願人潮是學運開展以來最多,遊行最後在學生的高度克制下和平結束。(圖片:六四檔案)
5.3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五四運動70週年大會發表講話。他在講話評價了當時正在發生的學運,指廣大群眾包括學生希望推進民主政治,「這也正是我們黨的主張」。(趙紫陽資料圖片)
5.4
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北高聯)發動「慶祝五四,為民請命」遊行,逾10萬人參與,包括香港中文大學10多名學生。學生在遊行後宣布翌日起結束罷課(圖片:六四檔案)
5.13
學生有感遊行及罷課無效,趁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訪華期間將行動升級,抗議政府拖延對話、忽視訴求,開始在天安門廣場絕食。學生要求真誠平等對話、為學運公正評價:「不是動亂,立即平反!馬上對話,不許拖延!為民絕食,實屬無奈!世界輿論,請聲援我們!各界民主力量,請支援我們!」
5.14
絕食學生的數目愈來愈多,達到3千人,沒有參加絕食的學生和民眾均到天安門廣場支持他們,由日間只有兩萬人,增至晚上約10萬人。香港方面,兩名代表當日抵達北京,學聯常務委員會主席林耀強指,除帶同14萬港元捐款外,亦會協助北京學生改善組織。香港四五行動亦向北高聯成員吾爾開希發電報,聲援大陸學生,另有20多人在中環天星碼頭發起靜坐;中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支持北京學生絕食。(圖片:六四檔案)
宣佈絕食翌日,大批民眾到場聲援,晚上聚集人數多達 10 萬。 (Jacques Langevin/Getty Images)
5.15
北京小學生上街遊行,發起支持大哥哥大姐姐行動,高舉「打倒官倒」的標語。 (圖片:六四檔案)
5.17
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抗議的學生已超過 10 萬。
5.18
國務院總理李鵬、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鐵映等人,在人民大會堂會見10多名絕食學生代表。李鵬態度強硬,漠視學生要求,以近乎命令口吻,要求學生立刻撤離天安門廣場,造成在座學生代表不滿。李鵬的官腔內容,亦令憂心同學安危的吾爾開希,一度打斷其談話。雙方會談持續不足1小時即不歡而散。
5.19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和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於凌晨前往天安門廣場探望絕食學生。趙紫陽拿著擴音器,悲痛地向在場學生表示「來得太晚」,希望學生停止絕食,並向他們鞠躬。在場人士對趙紫陽的說話報以熱烈掌聲。趙紫陽講話後向在場學生鞠躬,學生熱烈鼓掌。這次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公開講話。
Photo by Chip HIRE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5.20
零時三十分,央視播出李鵬在「黨政軍機關幹部大會」上講話,李鵬於凌晨簽署戒嚴令,首都北京大部分地區,於早上10時起戒嚴。學生終止本來已宣布停止絕食的決議,廣場二十萬人大絕食。趙紫陽在口述自傳《改革歷程》提到,鄧小平在當日開會,決定將他撤職,但他認為決定不合法。香港方面,颱風布倫達襲港,懸掛8號風球,四萬市民冒着狂風暴雨,傍晚6時到維園集會,再遊行到跑馬地新華社香港分社門前,抗議北京污衊學運及實施戒嚴,有示威者更高呼「打倒李鵬」口號。(圖片:支聯會)
多輛運載解放軍的軍車開入北京市中心,當中約 15 架被示威民眾包圍。
5.21
多輛軍車被人民擋住去路,一名解放軍在軍車上望向手無寸鐵的民眾,車上有多枝槍械。(AP Photo/Mark Avery)
民眾以鐵桶為路障,企圖擋住解放軍的車隊。(AP Photo/Mark Avery)
過百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聲援北京學運,參加人數破開埠以來紀錄。隊伍下午於中環立法局大樓集合,等候出發的市民迫滿皇后像廣場及遮打花園一帶。
遊行隊伍下午 2 時出發,先遊行至北角再折返,抵跑馬地馬場集會,有人手持「李鵬李鵬,豈容你專橫」的示威牌。集會歷時 8 小時才完結。(圖片來源:支聯會)
立法局議員李柱銘及司徒華、港區人大代表鄭耀棠及演藝界代表岑建勳先後發言,強烈反對武力鎮壓北京學生,反對新聞封鎖,並讚揚北京學生為國家前途和民主作出貢獻。演藝界的梅艷芳及劉德華等,又在集會期間帶領群眾唱出《龍的傳人》及《我是中國人》,氣氛激昂,將在場人士情緒推至高峰。最後一批群眾在接近10時才到達馬場。
遊行後,梅艷芳亦在幾日之內號召整個演藝界,於 5 月 27 日舉行慈善籌款節目《民主歌聲獻中華》,籌得約 1,200 萬港元支援北京民運。梅艷芳亦曾經表示,在六四得到平反之前,她不會到中國大陸登台。(Photo by C. Y. YU /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1989年5月21日,中共下達戒嚴令翌日,《文匯報》發表僅四字社論:「痛心疾首」,是1949年以來,中共報業史上首次有傳媒以這形式寫社論。
5.23
北京戒嚴第四天,百萬民眾不理會戒嚴令上街,要求罷免總理李鵬職務及撤銷軍管,遊行隊伍經過新華門前時,人群同聲高呼「李鵬下台」。天安門廣場城樓上懸掛着的巨型毛澤東畫像,建政40年來首次被人塗污。(維基圖片)
5.24
北京戒嚴第五天。中共召開中央委員會及中央顧問委員會會議,有消息指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會上堅持《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正確,會議通過把總書記趙紫陽打成「反黨、反革命集團」,並下令逮捕趙紫陽兒子趙大軍及相關的40人。中國七個軍區,除北京軍區外,其餘六個均表示支持楊尚昆和李鵬,埋下日後軍隊鎮壓的伏線。(鄧小平、趙紫陽資料圖片)
5.26
北京戒嚴第七日。經過多番激烈討論後,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總指揮柴玲宣布,表決通過堅守廣場,指揮部等人職務不變。指揮部同時決定,計劃採取更激烈手段向政府施壓,具體行動則有待商討。(左起:柴玲、吾爾開希、王丹,六四檔案圖片)
5.27
香港演藝界於跑馬地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數百名歌星出席,為民運籌得千多萬元。
5.28
全球各地華人舉行大遊行聲援學運,50萬香港人當年自備橫額,參加「全球華人大遊行」,是連續第二個星期日的遊行,規模比之前的百萬人大遊行更大。香港、上海、澳洲、台北、三藩市及洛杉磯等各地,都有大規模遊行集會。(圖片:支聯會)
5.29
中央美術學院等六間院校設計的民主女神像,於晚上分四部分運往天安門廣場,漏夜裝嵌,引來十多萬人圍觀。民主女神像正面面向毛澤東肖像。
6.2
被稱為「廣場四君子」的劉曉波、周舵、高新、侯德健宣布在天安門廣場絕食72小時,呼籲學生和政府重新展開和平對話。
凌晨二時長安街上,一批年輕軍人欲衝入天安門廣場,卻被人群阻截。
上午,運載軍人和武器的旅遊汽車企圖由西單駛向天安門廣場,被群眾發覺,將車截停後,將車內的衝鋒鎗、手榴彈、步槍和防毒面具搬上車頂向群眾展示。(圖片:支聯會)
6.3
數十萬群眾從早到晚阻撓軍隊入城,軍隊施放催淚氣體驅散,部分軍人更向群眾大打出手。中共領導層召開會議後,確認晚上開始清場。晚上10時,38軍在海淀區五棵松響出第一槍,32歲工人宋曉明中彈身亡,成為鎮壓行動中第一名死者。38軍鎮壓最為嚴厲,在西長安街的復興門、木樨地、西單路口大肆殺戮,民眾多於木樨地被槍殺。其次是空降兵15軍,地點在珠市口、前門一帶。至於20軍數百名官兵,則被6、7萬民眾圍堵在天壇公園東門外。
6.4
凌晨零時15分,兩部裝甲車在天安門廣場前的東西長安街飛馳,剷去由群眾架設的路障,展開清場行動,學生、群眾手挽手試圖以血肉長城來阻截瘋狂的裝甲車不果。 在長安街上阻止軍隊前進而遭屠殺的死者,肝腦塗地。(圖片:支聯會)
正在廣場內絕食的侯德健,為免過多人流血,步往天安門廣場的軍隊指揮部要求給予時間讓學生撤出廣場。其後,獲得軍方「允許」,侯折返紀念碑前,懇求學生莫作無謂犧牲。最後,學生向軍隊讓開的一個小缺口撤退,就在此時,廣場的燈全部熄滅,坦克車直衝向紀念碑,橫衝直撞的將營幕摧毀、壓平,軍隊則架起機關槍,向紀念碑亂掃,死傷枕藉。(BBC片段)
戒嚴士兵向天安門廣場週邊的民眾掃射數百次。軍隊向人民開槍。群眾奮勇冒死搶救傷者。天光的天安門廣場,戒嚴部隊和坦克齊集。長安街上仍槍聲不斷,本港記者入住北京飯店亦遭槍擊。從飯店下望長安街,勇敢的市民不時聚集,與佈防軍隊對峙,軍隊每隔一段時間就向人群開槍,運送死傷者往醫院的木板車,仍然不時在長安街上飛奔。民眾在日間走到街上,不少地方都見到血跡,甚至發現有被輾破的屍體。(圖片:六四檔案)
民主女神像被戒嚴部隊合力拉倒。(圖片:六四檔案)
天安門廣場前滿布血跡;天安門附近布滿學生的屍體和自行車殘骸
港澳兩地於下午分別舉行「黑色聲討大會、黑色大靜坐」,當日香港跑馬地馬場有20萬人集會,哀悼死難者,聲討中共政權,與會者身穿黑白色素服,或臂纏黑紗,頭紮黑布帶、白布條,表示對死難烈士的哀悼,聲討「鄧李楊集團」。集會上群情激昂,不斷高呼口號或唱歌,並有人上台演講。立法局議員司徒華在演講中宣布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並因情緒激動而暈倒。(圖片:支聯會)
6.5
王維林在東長安街上孤身阻擋坦克前進,後被兩三個身分不明的人拉走,至今下落不明。
6.6
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戒嚴部隊少將張工舉行內地新聞界和傳播機構的記者招待會,講述有關天安門廣場「清場」事件。袁木說軍隊受傷人數5,000多,而群眾和「暴徒」則有2,000多人受傷。部隊戰士加上「罪有應得」的歹徒有近300人死亡;學生方面有23人死亡。而張工更解釋說,當晚在廣場上沒有打死過一名學生和群眾,也沒有用裝甲車、坦克車壓死、壓傷一人。
6.8
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發佈通告,宣佈「北京市高自聯」和「北京市工自聯」是非法組織,並設置熱線電話,讓市民檢舉。北京局勢日益惡化,各國紛紛安排專機撤僑。圖為機場內撤僑時的情況。(圖片:支聯會)
6.13
公安部向全國轉發北京市公安局通緝令,通緝21名學生名單: 王丹、吾爾開希、劉剛、柴玲、周鋒鎖、翟偉民、梁擎墩、王正雲、鄭旭光、馬少方、楊濤、王治新、封從德、王超華、王有才、張志清、張伯笠、李錄、張銘、熊煒及熊焱。 被點名搜捕的23名知識分子名單: 方勵之、李淑嫻、戈揚、蘇紹智、金觀濤、嚴家其、鮑彤、張顯揚、包遵信、胡平、劉曉波、陳軍、任畹町、陳子明、萬潤南、李洪林、戴晴、于浩成、李澤厚、蘇曉康、溫元凱、劉再復、曹思源。根據勞改管理局的數字,「六四」後的一個月內,全國已有超過2千人被捕。
6.16
袁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訪問時,反駁美國廣播公司,攝得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殘殺學生和市民的數千呎影帶,是「以現代科技捏造」。(片段:台視新聞)
6.17
北京市中級法院裁定8名市民在6月3日至4日的「暴亂」中毆打士兵、放火燒車的罪名成立,判處死刑,在同月22日執行死刑。
6.23
曾在廣場絕食的劉曉波,被指「煽動學潮」,遭拘留審查。2008年,劉曉波與其他志同道合者,起草《零八憲章》,提倡結束一黨專政、國民享有言論、宗教自由,不久即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重判11年有期徒刑,關押在秦城監獄。劉曉波在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2017年 3 月,患末期肝癌的他,因器官功能衰竭離世,是繼納粹時期德國和平主義者 Carl von Ossietzky 後,第二位在囚期間離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遺孀劉霞被當局軟禁多年,至2018年7月才獲准到德國。(劉曉波資料圖片)
6.24
四中全會結束,中共決定撤銷趙紫陽的黨總書記、政治局常委、軍委副主席等一切職務,並對他進行審查。同時決定提升江澤民為總書記。(江澤民中共新聞網圖片)
6.30
估計有300至400名民運人士在「黃雀行動」的協助下,經港澳逃到海外,營救行動由89年6月中下旬展開,一直至97年前才正式結束。「黃雀行動」關鍵人物司徒華首次在他的回憶錄《大江東去》談及黃雀行動,他披露,已故影壇大哥鄧光榮主動參與「黃雀行動」,盛讚他有義氣、不邀功,更親力親為,已故紅星梅艷芳,也有出錢出力救人。行動的總指揮、人稱「六哥」的陳達鉦,2009年憶述事件,指救人行動中,一共有四名救人英雄身亡,包括兩人駕大飛回航時遇上濃霧撞水泥船喪命、另外兩人遭公安追捕加速推進結果引擎着火葬身大海。
6.4
支聯會舉辦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要求中共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1990年首次晚會有15萬人參與。支聯會每年仍風雨不改,舉辦晚會。但直至今天,中共對六四死難者家屬、維權人士的打壓,仍然是無日無之。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