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昔日課堂學懂天安門事件 新晉老師今天不敢教六四:我知一定唔得

今年是六四事件 32 周年,年輕通識老師 S,中學時曾在通識課堂上學習六四事件。他今年剛入行,便遇上《國安法》實施後首個六四,看到接連有老師因「社會動亂」被「釘牌」,警方亦再度向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發出反對通知書,在此敏感日子,不少老師都如履薄冰, S也是其中一位,他表明,不會主動教授六四事件。

S表示,現在教學自由倒退,通識科教材只可用中央官方字眼、不可引用《立場新聞》、《端傳媒》或《大紀元》等報道,故相信六四事件自然亦不容許。他坦言,寧願委曲求存,不為教敏感事件而令「飯碗不保」。

S 相信,由自己負責教學生,總比由真心相信政權一套的老師教更好,至少自己教學時可以避重就輕,不會迫逼學生盲目相信課本的官方說法。他亦會於每個月的特定日子穿上黑色衣服及黑口罩,作為制度下「沉默的抗議」。

學校自我審查 限只用中央官方用字 

不願具名的新晉通識老師 S 肯定地表示,6 月 4 日當天,一定不會教天安門事件。

他透露,其任職的津貼學校為了避免有教師被釘牌,「自我審查好犀利」,除了事先檢查所有校本教材,校內通識科也下令只可使用中央政府官方字眼,例如不可以使用香港通識科原用的「粗放型經濟」,只可用共產黨常用的「三高一低企業」等等,而且《立場新聞》、《端傳媒》及《大紀元》的報道也不可用作教材,當談及全球化衍生血汗工廠時,也禁止舉例中國。

學生私下請求勿公開試卷 教師停用社交平台

S 亦指,社會環境也令學生擔心誤墜《國安法》法網,曾經有學生在通識試卷上一題「疫苗外交」題目回答稱中國一直以疫苗拉攏人心,不久學生私下請求 S 不要向其他老師展示他的答案,害怕因而被處分。

「我無問(學校)六四教唔教得」,S 說,「因為我知一定唔得」。他計劃,如有學生課堂上問及六四,他也只會回答事實陳述,如果涉及香港情況,則一律不會回答。

他回想,中學時通識老師曾於課堂解釋天安門事件,感嘆現今已不再有昔日的自由度,但他認為這並非到了六四才體現出來。

S 前年實習時遇上全港「黎明行動」,當時中小學突然宣佈停課,前一天交通大塞車,有學生參與抗爭後返校上課,但也能向學生播出雨傘革命的影片作教學;到今年正式任教,因不少老師也因社交帖文、教材收教育局警告信,同校通識老師,現在全都避談雨傘革命等本地重要事件,令 S 深刻感受到自由倒退,比不能教六四事件更令他感慨。S 指,入行前尚會於社交平台轉發新聞或貼出社運相關照片,現在再不敢做同樣行為。

沉默抗議—老師穿黑衣、學生於國安課睡覺

S 認為,不能表達政治立場固然無奈,但寧願妥協也不希望招來「殺身之禍」,「我寧願做呢啲嘢嘅係我,而唔係一個真心相信呢一套嘅親中老師」。他形容學生很聰明,若意會到老師的立場,也不會多加刁難,不少學生也會於國家教育時大喊「唔想睇」,然後倒頭大睡,同事也會幾倍速教部分內容。

儘管沒法公開地表達立場,也不宜再向學生討論六四歷史,但 S 在每月的特定日子也會穿上黑衣和黑口罩,作為一個小小的反抗,「明嘅就會明」。

記者|莫曉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