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同體,就是這麼一回事

2019/12/13 — 0:20

十點到,夜已深,山上寒風在吹。但仍然很多人,默默地排隊,等作最後致意。

沉默裡偶然有種被壓抑的躁動。有架大貨車無故在路中心調頭,倒車差點撞到人龍,對面馬路排隊的幾個年輕人二話不說,衝去想找司機算帳,有人用鐳射筆照。貨車終於離開,大隊中有人高舉中指。

為何躁動?當然因為在場的都是同路人。

廣告

排了一陣,前後的人很自然地產生某種連繫。排後面的先生說,估唔到咁多人,怕離開時要搭 N 車,但繼續排,「一定唔會唔記得佢。」另一女士提醒,入靈堂要踏左腳,出就要右。前面的伯伯推介聽劉細良,「佢個人好叻」,再前面的小姐介紹有「黃的」telegram group。順帶一提,有的士免費接人從寶福山落大圍站,「嘩的士佬都有好人。」後面男士又說。然後有人唱錢封帛金,有人替其他人拿信封。

那種氣氛,有點像一群認識多年的群體,來拜祭另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

廣告

終於排到到了靈堂外,看看那些花牌的下款,有很多 collective 的名字:「香港市民」、「香港人」、「同路人」、「同行兒女」,以及最簡短的兩字,「手足」。

共同體,就是這麼一回事。

作者 facebook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