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其實黃之鋒是一個很天真的人

2020/12/3 — 9:50

作者FB

作者FB

其實黃之鋒是一個很天真的人。

認識他當然有好幾年的時間了,但其實一點都不熟嘛。

直至去年因為國際游說工作所以開始多點工作上的往來,才比較多溝通。去年年尾本來都打算到外國讀書走學術路未來幫忙光復香港的,連 offer 都有了,所以根本從未想過要從政。

廣告

但黃之鋒這個天真的人有一天突如其來的打擾,找我說不如一起選立法會,我頓時心想「不是吧?」我整個人生的部署不是這樣啊,我也不認為當時的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啊。

本來我也是很猶豫的,因為這真的跟我本來想追求學術的軌跡很不同,況且我也很清楚知道這年頭從政風險真的不少,所以一時三刻都未敢答應。後來數週他見我遲遲未回覆,就連續找了我三次談當中的細節,希望游說我一起參與未來的議會戰線。他當時跟我說什麼議會戰線可以怎樣奪取資源丶怎樣延續運動,其實我都不太聽得入耳。

廣告

因為儘管我同意,但我沒有想像過這是我要擔當的角色呀,黃之鋒你做不就可以了嗎?

所以反而是當他說了什麼「其實你在這場運動中都累積了很多國家的人脈呢!如果你很快就選擇讀書進修「潛水」,那其實是一種浪費,對不起這場運動呢!」「嘩屌!」我心忖,這樣的說話都說得出來?這位國際寵兒是這樣游說人的嗎??

但話說回來,其實就是因為黃之鋒真的是這樣一個天真直率的人,他比我想像中更不懂圓滑,但也沒有什麼派系之見。被他這樣說一說,反而我真的思考了更多關於革命的倫理這回事。其實當初答應選舉都知道這會是一場徒勞無功的事情,因為一來我不相信議會有用,二來我只是相信被 DQ 的可能性很大,這反而有助我們打國際戰線。

但這些都是後話,重要的是我是有點被這個天真的人打動了。對啊,這時勢已經有這麼多人付出了這麼多,他們真的本來大可以歲月靜好,就算眼見香港沉淪但也可以不需要理會,反正香港從來就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地方,政治環境很惡劣,但又真的不會大部份人三餐不繼。如果人生只追求生存,那其實真的不應該做這麼多徒勞無功的事,靜靜地活在這個紙醉金迷的社會也沒什麼差吧?

但事實就是年輕人不是這樣想。不只是年輕人,是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都不是這樣想。大家都安逸夠了。有人為你負重前行,除了感恩,更重要的還是思考日常生活中有什麼東西可以更進一步做得更好,會否每個人都能夠踏出自己的舒適圈去為這場革命再做多一點。哪怕只有一丁點,但或許就是這一丁點就好,每人一點一滴的付出就能夠匯聚成江河洪水,沖垮這個荒涼的暴政。

在很多人的付出面前,自己的犧牲和心酸苦楚其實都真的不值得一提。可能這個時代需要的真的就是每個人都要犧牲一點自己的東西,才能換取一場舉世無雙的革命。當時思考了一兩個月,最終應承了黃之鋒一起投身這條戰線,看看未來能否一起幫忙延續這場運動,在民間也好丶在國際社會也好,掀起一點漣漪。

合作的時候其實也真的相當愉快,不論是跟黃之鋒還是其他眾志的人。很多很多本來都不熟悉的人,到頭來都發現他們都是十分良善的人。黃之鋒還真的是比想像中好合作很多。其實整個選舉合作時間也不長,也只是短短四個月,但已經感覺好像一輩子。從平日的開會丶到深宵大家一起食宵夜飲酒丶再到大家一起經歷國安法的來臨和取消選舉,回想起來真是一段很瘋狂的時光。每次我對自己的能力有質疑,不太認為自己適合從政和選舉的時候,他總是一副天真爛漫的樣子和不知那來的自信說着「得啦你贏㗎啦,我真係覺得你 OK 喎。」

然後國安法通過的第一天,大家都沒有死。七一那天我們相約一起在街頭,一見面大家都還是有點驚魂未定,不停說着「未死未死」。

我不敢說我很了解他,但有一位眾志朋友跟我說的話令我印象很深刻。他說「黃之鋒其實很需要朋友。」其實這也不難理解,這個人從 12 年開始就投身社運,到現在已經八年的光陰。基本上真的是一個正常人會有的童年他都沒有了,整個青春都奉獻給火紅的時代。

單憑這件事,已經足夠令很多人汗顏了。因為政治真的很複雜,不是大家平日那種關心時事就是政治了,而是如果一個人生的要全力投入政治這個圈子丶組織運動丶連結群眾等等這些都是十分累人的事情。沒有驚人的魄力和意志力是不可能做到的。尤其政治圈那種高壓的節奏,他仍能夠從不間斷地接受大量傳媒訪問和發起不同的政治行動,一般人會很難想像他平日有什麼喘息空間。

還記得有一天已經晚上十點了,他告訴我他買了最新的高達 PS4 遊戲,叫我週末去找他一起玩,但我告訴他週末沒有空,他好像有點失落了。然後我就問他不如我現在到你家吧,我們可以打個數小時,他就爽快答應,還囑咐我一定要買幾瓶啤酒好好開心一下。

他真的很天真。

那時應該是我離開香港前的一個月。也應該是最後一次可以到他的家。

一邊打機一邊飲着啤酒,然後好像每個夜闌人靜的晚上,人就是容易想着不同天馬行空的事情。我問他「點啊選舉完咗啦,幾時搵返個女朋友。」他跟我說「冇啊冇啱嘅人呀,不如你教我溝女啦。」

真的很天真。

他是黃之鋒啊,為什麼會要我去教他怎樣拍拖?當然事後傳出他有女朋友了,那我就問他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他說早就有了,但就是不想傳出去影響別人,「你知啦,好煩架嘛。」

今天黃之鋒被判刑 13.5 個月,周庭被判 10 個月,林朗彥被判 7 個月,然後黃之鋒還有數單官司在身,真的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夠離開監獄,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夠再跟他見面。

難以想像他現時在監獄裏會經歷什麼,只能夠祝願難捱的生活不會令他的天真改變。到頭來我還是相信政治是一門關乎探討人性的課題,有着一顆單純和良善的心、天真的心,其實可能才是從政者最應該有的特質。

我認識的黃之鋒在面對這種難關一定會堅強,無論這是否故作堅強,但他一定會告訴自己和告訴大眾我們不得不堅強。堅強是弱者的反抗武器,希望是弱者的生存需要。
時代太壞,我們不得不堅強和懷有希望。這也像是黃之鋒會跟大家說的話。

剛剛接受外媒訪問的時候,他問我會怎樣形容黃之鋒。我說他是一個永不放棄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很相信香港人。

一日有香港人,一日還有希望。一日有希望,一日還有香港人。

今夕何夕?希望大家把今天和過去一年所累積下來的憤怒和傷感好好記住,未來提醒自己要成為更好的人,才能不負時代,不負為你我犧牲的人。

存亡時刻,猶幸有着不屈火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