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出發 — 強洗愛國腦,重燃反送中!

2020/6/27 — 21:22

香港的武漢肺炎疫情還沒有過,武漢肺炎在零確診數日後再爆社區感染。但港共不熱心防疫,卻一直忙著點燃政治議題。

5 月 5 日,香港兩位卸任特首、而今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董建華與梁振英擔任總召集人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宣告正式成立,該聯盟拉住 1,545 位社會各界人士擔任共同發起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任祕書長,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等 11 位人士任副祕書長。

卸任特首「再出發」去哪裡?

廣告

有說董建華是中共打入西方國家的特務,梁振英、譚耀宗是中共地下黨員;再加上譚惠珠這位「忽然愛國」的「舊電池」,他們要搞什麼名堂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當然名單中還有李嘉誠三位父子,輿論說是被董建華綁架的,因為李家與梁振英格格不入,與董建華則有生意上的老交情。董建華的「特務」身分再度發揮作用。

「再出發」?到哪裡去?聯合聲明已經被北京撕毀,一國兩制已經回不去了。所謂再出發,就是出發到「一國一制」,往一黨專政的體制靠攏。夏寶龍來領導港澳,就是要在香港「扶黨滅洋」,要香港人自己毀滅自己,才成立這個傀儡組織。

廣告

一黨專政靠槍桿子與筆桿子維持。這些年香港警察已經充分扮演了「槍桿子」的角色。即使最近一個月香港警界爆出多宗醜聞,而且涉及高層,但是從港共到特首林鄭還是一再維護黑警鎮壓民主運動的罪行。而另一方面,則在「筆桿子」方面加強洗腦教育。

香港絕大多數媒體被中共滲透已是眾人皆知,言論自由在全球排名每況愈下也早已不是新聞。現在的「再出發」則著重在中小學的教科書上。

愛國洗腦教育再啟動

2011 年,還在中學就讀的黃之鋒等同學組織「學民思潮」就是反對當局要推行國民教育達到洗腦目的。2012 年發展成為聲勢浩大的運動,迫使當局暫停實施。其實這僅僅是緩兵之計而已,隨著梁振英、林鄭月娥陸續上台,而北京則是習近平主政,香港民主派與港共鬥爭日益激烈,2014 年爆發雨傘運動,2019 年更是爆發反送中運動。隨著中共公開插手干預香港內政,教育問題自然也成為他們要控制的重要環節,愛國洗腦教育也自然重新啟動。

根據香港《蘋果日報》的報導,香港初中中國歷史科新課程增設香港史,將於新學年逐級推行。根據多本尚未推出市面的新版中史教科書樣書,部分列明配合教育局要求的《基本法》教育。有中一課本新增兩整頁的「主題探究」,所有題目要求學生從資料印證或解釋「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而西漢時的「張騫出使西域」,也和目前習近平推出的「一帶一路」掛鉤。

這些完全是中共所謂「古為今用」歷史觀那一套。也因為「今」之不斷移動而迫使「古」也不斷變化,完全失去歷史真相。這種情況在文革期間最烈,例如吳晗在抗戰期間寫的《朱元璋傳》在當時是影射蔣介石的獨裁,文革期間為了打倒吳晗而上揪彭真(北京市委書記)、劉少奇(國家主席),此書就荒謬的變成是影射毛澤東。結果吳晗、劉少奇全被整死。到了後期要為毛夫人江青接班造勢,劉邦的遺孀呂后又成為江青的變身。

這一套降臨香港,香港也要文革補課,還有什麼一國兩制?然而香港到底也被英國統治超過一個半世紀,之間被日本佔據三年零八個月,思維方式與中共不同,於是又爆發事件。

5 月 14 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進行歷史考科,其中一個題目問道:「是否同意 1900-45 年(意即日本侵華)期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此題目引發香港教育局及親共人士痛批「傷害國民感情和尊嚴」。然而,這是問是否同意,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是個中性的問題,怎麼叫做「傷害國民感情和尊嚴」?除非連問都不許問。

文革期間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記載毛澤東於 1964 年 7 月 10 日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等人的講話,感謝日本皇軍侵略。(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毛澤東講過七次: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然而這的確是個有爭議的問題。香港知名國際關係學者、前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沈旭暉在臉書上引述《毛澤東外交文選》內容,毛澤東在 1961 年 1 月 24 日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曾說過:「日本皇軍過去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正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另外文革期間出版的《毛澤東思想萬歲》,也記載毛澤東於 1964 年 7 月 10 日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等人的講話,當佐佐木就日本侵華表示抱歉時,毛澤東回答說:「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

1972 年 9 月 27 日毛澤東接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也說過類似的話。據統計,從 1956 年到 1972 年,毛澤東接見外賓時說了七次類似的內容。然而毛澤東怎麼說都可以,別人怎麼想都不可以。

但是香港《文匯報》、《大公報》、《商報》、《星島日報》等黨報及左報均以頭版頭條嚇人的通欄大標題攻擊這個事件,最後,負責通識科的考評局評核發展部高級經理盧家耀及其下屬經理梁紫豔在 5 月 15 日晚請辭。為了拍港共馬屁,教育局 5 月 18 日派員到考評局調查。此舉引發反彈,中學校長會指教育局史無前例譴責及要求考評局取消試題,憂慮破壞教育局及考評局互信,使考評局獨立自主性受損。雖說考評局是獨立機構,但在黨領導一切體制之下,順黨者昌,逆黨者亡,「獨立」見他 X 的鬼。

香港人過去常常以日治時期的三年零八個月作為香港最黑暗的日子,然而那時主要也只是配給糧食、挨餓、生活困苦,到現在中共統治二十多年,抓人、殺人,才是真黑暗日子的到來了。

反送中運動將捲土重來

當香港疫情趨緩時,當局的秋後算賬就越加緊進行。因此即使開始解封,但是「限聚令」就是不解,目的就是禁止人們的反送中聚會。然而民眾仍然通過各種機會,採取各種形式力圖突破封鎖。例如悼念亡者、譴責暴行,更多的是非常和平的「和你 Sing」。這個活動在港九新界各區舉行,甚至拉開防疫安全距離,然而仍然逃不了警方的驅散與鎮壓。因為只要有聚會,總是被認為是反政府的。然而他們唱的最多的也還是被稱為「香港國歌」的《願榮光歸香港》。

如果說防疫期間的集會還比較零零落落,那麼到 5 月 10 日母親節那天,港九新界各地則是全面的遍地開花,反送中運動大有重來之勢。尤其歷來活動焦點的旺角,港共更是投入大量警力進行鎮壓。入夜更爆發了衝突。

截至 5 月 11 日中午,警方共拘捕約 230 人的驚人數字,年齡在 12 至 65 歲間,並對 19 人以違反抗疫的「限聚令」為由,重罰 2,000 港幣(約 7,800 元台幣)。其中一名 12 歲的學生記者被警察斥為「童工」。然而中國的少年先鋒隊還會抓特務呢,他們也是童工與「童特」嗎?這些黑警敢這樣說嗎?純粹就是中共的幫凶而已。

在旺角現場發生衝突時,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手持大聲公調停時,竟遭多名警員推跌地上,向他噴胡椒噴霧,更被警員用膝頭壓着頭部,鄺俊宇臉部紅腫,其後被警員拘捕,雙手反綁帶上警車。警方事後指鄺涉嫌向警員擲水樽(水壺),以「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身體多處受傷的鄺俊宇其後發燒送醫院,他於被捕一日後「踢保」(應警方要求到警署報到後,拒絕再續保)而無條件獲釋,對於遭警指控擲水樽,鄺直斥荒謬,並表示「無一絲畏懼」。

隨著 6 月反送中運動一週年的到來,相信越來越多的民眾又會走上街頭,因為反送中運動的矛盾不但沒有解決,還更加惡化!

 

原刊於《看雜誌》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