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思香港語境的知識生產,兼駁蘇哲安

2020/3/28 — 9:34

袁國勇,蘇哲安

袁國勇,蘇哲安

【文:一個暴大學生】

我是 “Call for academic justice to Hong Kong and Condemn Jon Solomon” 聯署的發起人。蘇哲安(Jon Solomon)批鬥袁國勇「殖民種族主義」一文,多名論者已經指出其錯陋。然而蘇哲安的問題,不單單是錯解袁國勇的文章

  1. 香港人過去大半年承受了無數苦難,正正因為中共政權不能容忍香港維持高度自主。你說香港學者在殖民中國?現實恰恰相反,是中國這個黨國資本主義帝國在殖民香港!一個稱職的學者有責任小心探究研究對象的語境,然後才能夠進行理論批判。然而,蘇哲安竟然把主客全然顛倒,忽視香港的社會政治語境。這種行為又何嘗不是「歐洲大中華膠」對香港殖民主義語調的解讀?在他堂皇論述背後,是根深蒂固的傲慢,這種心態本身就是對香港人的暴力!
  2. 本來學術意見有不同,可以私下要求對方改寫或收回文章。他也可以寫文章表達不滿。然而,蘇哲安的行徑竟然是要求港大校方就著袁國勇的言論表達意見,甚至要求港大考慮是否繼續聘用袁國勇!不論有心或無意,此等做法又何異於政治打壓?即使蘇哲安是一名「真心膠」,他的行為都是中共威權打壓異己的幫凶
  3. 當更為惡劣不公的事情發生,蘇哲安卻視而不見。他這麼愛護中國人,李文亮講真話被禁言被送上死亡前線,他有發聲嗎?無數維權人士被拘禁被自殺,他有發聲嗎?維吾爾人受到納粹式殘酷迫害,他有發聲嗎?如此學棍人渣,實在偽善至極

文化理論總是立足於邊緣,為勢弱者發聲,批判性別、階級、種族等不同場域的不平等不公義。蘇哲安的文章,顯示他身為一個學者是何等的不專業,何等的辱沒所學。

廣告

蘇哲安事件不僅是個別學棍的行為,更反映香港本土研究的重要性。幸好,本地學術圈一直有一批優良學者認真耕耘,建立本土視野的論述。一時爭論不過片刻風雲,做好自己才是長遠之計。

事實上,近十年來本土學人因為社會形勢的發展,生產出數量豐厚的高質論述。不論甚麼角度也好,單單是這兩年,香港本土學術研究就有大批著作。他們包括而不限於:

廣告
  • Pang, Laikwan. “The Appearing Demos : Hong Kong During and After the Umbrella Movement”;
  • Ip, Iam-chong. “Hong Kong’s New Identity Politics ― Longing for the Local in the Shadow of China”;
  • 邢福增、羅秉祥、余震宇等:《香港人 2.0:事件尚未結束,進化已經完成》;
  • 朱耀偉:《香港關鍵詞》;
  • 梁啟智:《香港第一課》;
  • 楊慧儀:《香港的第三條道路:莫昭如的安那其民眾戲劇》;
  • 鄺健銘:《港英時代:英國殖民管治術》;
  • 黃國鉅:《酒神的抗爭:絕望香港的哲學出路》;
  • 徐承恩:《思索家邦: 中國殖民主義狂潮下的香港》;

而在疫情之下,不少書店還開放郵遞服務(!)。也有作者將作品在網上公開,如《香港革新論》:〈I〉〈II〉

至於 Jon Solomon(蘇哲安)這樣不甘寂寞(實質在歐洲沒有人認識)的跳梁小丑,就讓他自我毀滅吧。我已經連同五千人的聯署,逐步去信各家蘇哲安曾任教的大學,如交大、東海、淡江、北藝,以勸喻蘇哲安迷途知返。現時我方適宜在媒體上將事件冷處理,避免蠢事化大,並靜靜雞採取實際行動,要求此獠收回文章並道歉。

我輩暴大學生,在求知以外,關懷社會時可溫柔如羊,面對世界亦能靈巧如鹿。過去大半年我們在威權前堅韌如牛,守護珍視的價值時我們也將凶猛如獅、絕不手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