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撰文撐學生 浸大文學院副院長:高官涉知法犯法不指責 來指責幾個大學生!

2018/1/24 — 21:47

浸大學生因不滿校方的普通話畢業要求,早前佔領學校語言中心並「爆粗」指罵教師,參與行動的兩名學生劉子頎及陳樂行今日起被停學。早前撰文呼籲校方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今日再發文,對兩名學生受到停學處分感到難過,批評社會中有人對同學落井下石,「我懇請大家環顧社會內,有沒有其他事更值得大家譴責?」

羅秉祥指有成年人感嘆香港年輕人道德質素下降,他反問:「香港成年人自己的道德質素就很高嗎?還是比年輕人更不堪?」他舉例指在成人世界中,有「代表正義公平部門的高官」涉嫌多次知法犯法,竟然可以安坐其位,「如此極荒謬及嚴重事件不去指責,卻轉移視線,來指責幾個大學生!」

他認為年輕人爆粗「至少還率直」,斥社會賢達或政府官員講話溫文儒雅,但若充滿謊言歪理及說非成是,認為這些言論更冒犯,「欲借浸大學生會會長爆粗而想把浸大學生會置於死地,這個舉動反映成人世界的奸詐」。他呼籲真正關心年輕人道德操守的社會中人,請掃蕩充斥社會的歪風,讓年輕人有健康的道德環境來成長。

廣告

羅秉祥昨日亦有撰文,以「資深浸大老師」的身份呼籲校方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他又認為涉事同學應為當天衝擊行為道歉,讓大家重新聚焦普通話畢業要求存廢的問題。不過有關文章如今已被移除,原因未明。

培養大學生道德操守,社會及政府也有責任 羅秉祥 (香港浸會大學應用倫理研究中心主任) 

聽到浸大兩名學生受到即時生效的暫時停學處分,感到很難過。

特別感難過的是,這幾天社會中不斷有人施壓,對這些同學落井下石,要求開除他們學籍等等。浸會大學內的事,應交由浸會大學按既定程序處理。社會中人若覺得受良心催促,非要指責他們不可,我懇請大家環顧社會內,有沒有其他事更值得大家譴責?

有些成年人不斷感嘆,香港的年輕人道德質素不斷下降,我想問:香港成年人自己的道德質素就很高嗎?還是比年輕人更不堪?當大學校園內有些年輕人出了一些事,社會中就有些人出來,千夫所指,欲把他們置於死地不可。但成人世界中,特別是位高權重人士,如代表正義公平部門的高官,涉嫌多次知法犯法,竟然可以安坐其位,日後以法律正義為名,起訴香港市民!如此極荒謬及嚴重事件不去指責,卻轉移視線,來指責幾個大學生!

最近某大學得到研究經費,探討家長或監護人對香港青少年道德品格發展的看法,我覺得更值得探討一下,年輕人對社會中應為人楷模者道德品格的看法。在年輕人眼中,香港的社會賢達,接受過紫荊勳章嘉許的翹楚,不少早已道德破產,現在說:「至於浸會大學近日有學生到校內的語文中心抗議事件,XXX認為,事件反映青年道德問題已經亮起紅燈」,我只能說,香港成人世界道德問題已經爆燈爆到滿地玻璃碎片。雖然該研究者也沒有責怪學生,認為「學生是被塑造出來,問題根源不只在於學生,建議家長和校方,都要更重視對年輕人的品格教育。」我想補充一句,除了家長及老師,政府也有重要角色。我建議政府,更重視司長局長的人格誠信。中國人的老話:「其身不正,其令不行」。

年輕人爆粗,至少還率直。社會賢達或政府官員講話溫文儒雅,但若充滿謊言歪理及說非成是,我感到更大冒犯。欲借浸大學生會會長爆粗而想把浸大學生會置於死地,這個舉動反映成人世界的奸詐。

我不是道德相對主義者。當日衝擊浸大語文中心的同學的確有錯(不是因為爆粗),由大學紀律委員會跟進處理,希望他們能早日改過復學。我同意錢大康校長所言:「培育學生的道德操守,我們責無旁貸。」但我們在校園內所能作的非常有限;真正關心年輕人道德操守的社會中人,請先去掃蕩充斥這個社會的歪風,讓年輕人有一個健康的道德環境來成長。

大學內紀律嚴明,政府高層內就寬容由知法犯法者來執法;在這個荒謬的社會,教育工作者只能感到氣餒。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