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硬下去是反恐?

2019/11/24 — 10:1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幾個月以來,在同情抗爭運動的市民圈子裏,一直流傳一種講法(或者我該說是幻想?),相信中央政府最後會為了拉攏大部分香港市民的民心,清算香港警方,把他們當成用完即棄的過河卒子,狡免死,走狗烹。而啟動這一點的關鍵,就是曾經的社會主流共識,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當然,贊同這個建議的溫和建制派人士都會特別強調,這個調查的範圍絕對不只限於警方行動方式,還要包括整場運動的來龍去脈以及前因後果。但是我們都曉得,只要這種調查涉及到警方的組織、決策以及具體行動,它就很難不成為某種意義上的「清算」,所以警方才會一直抗拒這些建議。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機會幾近零

那麼到底還會不會有大家所期待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呢?坦白講,我覺得這種機會幾近於零。在六、七月份的時候,或許還曾有過這條選項。但是內地在八月份開始大規模報導香港事件,香港警察不止成了內地人心目中的英雄,而且還得到中央多次高調力挺,這種可能就已經變得極低。到了現在,關於警方行動失控和違法的報導傳聞越來越多,一般偏黃市民和警方的對立情緒越來越嚴重,更多人因此主張政府務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種調查反而也就更加不能成事了。為什麼?因為香港警隊已經是絕對不會犯錯的機構了。意思是就算他們真的有錯,也絕對不能當成一般正常人所理解的錯誤。萬一經過調查,他們還真有不少問題被揭發出來,請問中央政府的權威何在?不止如此,我甚至懷疑警方甚至可以成為一支撬動香港全局的槓桿。我們曉得現在已經有一些警察在微博上批評香港法庭,說他們這頭抓人,法院那邊放人,然後引來一批網民斥責香港法院,懷疑其中太多外籍法官作祟,乃至於指責整個香港司法體系都是英國留下來的毒草。這場運動至今,將近六千被捕個案,其中有多大比例罪成?在香港警察絕對正確的前提下,不像內地法院那樣凡有起訴多半判罪的香港司法系統,又怎能不是有待整頓的問題?

廣告

文官無法作為,武裝部隊為所欲為

最近有一條短片在網上流行,內容是建制派大佬曾鈺成先生以及港大法學院的張達明老師帶着一群人離開被困的理工大學,聲明自己是「安全離開」。結果被一位前線警員喝罵,指他們到底是不是安全離開,可不是由他們說了算,而是「我說了算」。很多人感到震驚,沒想到一名普通不過的警員,就能連曾主席的面子都不用給。其實這又有什麼奇怪,我們不是早就見識過警方工會聯合譴責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先生,以及一名英雄警探公開指責特首林鄭月娥的事了嗎?這一切都能表明,在香港「止暴制亂」這件事上,說不定還真是只有警察說了算。

不少朋友批評特區政府的管治高層在過去幾個月無所事事,除了偶爾祭出特首市民的對談大會,以及緊接着推出的「禁蒙面法」等怪招之外,面對始終不息的運動,越演越烈的局勢,始終束手無策,靜坐觀察。但我很能夠同情他們,因為在宣佈撤除逃犯條例的修訂之後,他們就真的什麼都做不了了。既然已經讓過這一步,其他所有比較溫和有效的策略及手法,都只會被看成是更多的讓步。而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甚至特首請辭在內的一切讓步手段,都只能由中央決定。也就是說,林鄭月娥和她的班底雖然在位,但卻並沒有得到完全的授權,她們只是被綁起雙手的表面執政者。相反地,警隊反而得到了中央授權(如果不是外間傳聞的直接指揮的話),肩負制止暴亂的重大任務。文官無法作為,武裝部隊為所欲為,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情況。

廣告

中央政府只會用強硬手段來解決香港問題

眼前這般局面,加上習近平最近的發言,已經充分說明中央政府只會用強硬手段來解決香港問題,絕無其他讓步妥協的空間。但是香港警察強悍執法了幾個月,現在的情形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惡化,只出硬手管用嗎?也許,大型的「勇武」活動接下來會稍有緩和。但是在沒有大臺組織,「連登」等公開平臺的討論逐步分散,許多抗爭的溝通更加私密,而部分行動者接受暴力的程度又不斷提昇的情況下;我擔心日後會出現一些非常極端的小股力量,策劃出一些更加誇張的行動,甚至跡近恐怖襲擊。如果不幸真到了那一步,那麼中央就能直接把整件事情的性質提昇到恐怖主義,從反港獨變成反恐,就像當年新疆「75事件」之後的情況。同情抗爭運動的香港市民應該要有心理準備,中央政府接着要再怎麼整頓香港,都將得到更充分的動力。本來同情香港運動的國際輿論到時自然會有所變化,而面對美國國會壓力的特朗普,也總算可以找到「反恐」這個跟「習近平主席同行」的理由了。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