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4/9 - 12:23

再談民主派初選

據報,民主派就初選協調機制開始形成共識,會先在較早時進行一次初選民調,供有意參選人一個參考,並促請排較後者盡快抉擇,之後在正式大選日臨近再進行一次民調,排較後者必須宣布退選,讓選票集中到剩餘候選人身上。

相較只進行初選,這個做法好處是彈性較大,例如如果初選勝出者被 DQ,或出現嚴重醜聞令支持者失望,如何產生 Plan B,亦給予參選人較多空間。而相對於只採用最尾退選,好處是能較早就向有意參選者提供資訊,特別是各陣營的大約支持度,讓陣營內可一早協調或放棄(eg 某區有幾個本土派想選,但民調顯示幾人加起來總支持度不過 10%,咁就應該有人退啦)。

當然有些問題是沒辦法完美解決的,例如有人輸打贏要應該棄選又堅持參選怎麼辦,還有如果最終民調差距很小,在誤差範圍內怎麼辦。這就只能靠盡早制訂棄選準則(例如想在某區爭取 N 席,第一輪後應 N +1/+2 以外棄選,第二輪後 N 以外必須棄選),全部人答應願賭服輸,並盡量宣傳計劃至滲透民間,到時即使不肯棄選,選民也會自動自覺。

廣告

另外我還是會建議在初選階段(或叫乜都好)應該至少有一場公眾參與辯論(如要便宜網上做也可),及涉一個平台一次列出參選人政見,以供民眾盡早認識參選人,才進行民調,以給予新人機會。至於要求參選人一早講明如果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如果再有 DQ 或釋法、如果民主派過半或不過半會怎樣、如何支持抗爭等,我認為不一定要強制,但我想民眾都會想知這些看法,參選人遲早都會被問到,答不出就民眾自然知怎麼辦。

至於有人仍然質疑初選在本質上是做篩選和不民主,不願意參加,我只能講現在初選不是法律,你不參與不是犯法,其他民主派也奈你不何,不過主流意見是同意民主派不可再一盤散沙,要立法會也寸土必爭搶攻議席就必須要團結和有策略,而且我估計會在今次選舉中投票的人會有很多人都是這樣想,到時你被人鬧唔好怪人乜乜乜。話就話不同路線各自努力,但你都揀得參選議會這條路線,其他人要求你都跟返路線玩都好合理,尤其是如果初選機制已經是盡量做到透明和公平,沒有偏向特定政黨。

筆者早前都分析過,憑現今民意,以民意調查為基礎的機制都很難無視激進路線者,甚至有可能是有利激進路線者,所以認為初選必然會偏袒大黨是太小看民眾,也太小看自己。如果你相信民眾的抉擇,會在正式大選日投給你,那你是否也應該有信心民眾在初選下也會投給你?還有,今次初選預計每區起碼有 3-6 個名額,大黨不可能全奪名額。

唯一可能有利的,是知名度較高者,但須注意知名度跟大黨不同,如果是 Gphone 對 Big 雲我同你睹 100 萬前者會贏都得。不過亦因此我一路主張初選必須至少有一場公眾參與辯論。看回上次選舉,其實候選人的民調數字變動得最大是最後一兩星期,因為(一)多場電視辯論舉行,及(二)越近死線越多民眾下決定。在街上拉票和文宣有冇影響呢?總是有的。但需注意跟區選不同,區選幾乎每區只有一個民主派候選人,所以拉票和文宣效果會集中到一人身上,可是立選是成班民主派一齊拉票,你拉佢又拉,拉票頂多讓選民有接觸你的機會,卻不等於他們就會投你。所以辯論,讓候選人同場較量,會是最能分高下的方法。

最後講一講初選這回事的歷史。其實很多國家的大黨舉行初選,是近幾十年的事,就是因為認為單靠協調缺乏透明度,予人黑廂作業之感,所以要有初選。但一般認為初選較易選出激進者,畢竟黨內初選就是一班同一立場的人在投票嘛。有人說,看看美國民主黨選出過希拉莉同拜登(預計),證明初選都是受建制派(黨內)幕後操控,我就話咁以前都選出過奧巴馬(2008 年時奧巴馬就是打敗希拉莉),還有特朗普,英國則有郝爾賓和莊漢生(編按:又譯約翰遜),這些人都是建制派討厭的。所以只要制度透明,以民意為基礎和有民眾參與,我認為初選是可以很民主地進行的。

那會否調轉頭來,民主派初選選出太多激進者呢?我又認為無須過慮。上述英美初選都是只選出一人代表黨,但現在民主派初選會選出 N 人,應該不會出現一派獨贏。其次,香港民主派要贏,主力不是從親中派手上搶票,是動員支持者出來投票,因此有不同立場者參選拉闊光譜,百貨應百客,較好。最後,但又不要太多人參選,因為比起全個民主派的總票數,配票成功與否對於最後一席落在誰手更關鍵。所以最好能事先調整參選名單數目囉。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