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8/22 - 16:01

再談立法會去留

立法會綜合大樓、政府總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立法會綜合大樓、政府總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筆者兩星期前已經寫過文談立法會去留問題,見這兩星期陸續又有新發展,就即管再寫一篇 expand 一下,雖然論點基礎都是差不遠。

是否一定要全部民主派一致行動

首先,今次爭論,其實如果大家接受不同派別有不同決定,已經可以緩和很多。上次文章結尾時,我說過「各派盡可能保持一致原則(不等於一致行動,始終每個人可有不同角色)」。為什麼呢?因為我一向都認為民主派內可以是多元的,可以是不同路線共存的,擴闊民主派光譜可以是吸引不同類型支持者,對壯大整個民主派有幫助(所以我說有不同路線者都在初選勝出是好事)。只要大家有共同目標,都是爭取香港最終達致民主,或者都認 you know who 是共同敵人,那就是民主派,就是可以合作的對象。

廣告

這未必是個好的比喻,但假設有個四人家庭,是否要任何事都是四人一致行動才算是個家?有時大家各有自己的時間、活動、興趣、想法,和而不同,不要將自己的一套強加在其他人身上,對維持這個家反而是必要。重點是,避免互相人身攻擊,避免做傷害對方的事,有危難時互相幫忙,認清共同目標。

當然我知道舊民主派跟抗爭派有很多牙齒印,但各自留任和不留任,真的到了不能接受不同意見,不一樣就割席的程度嗎?我是不覺得。有時分開行動,或者會對整個運動更好。如果大家做的事不是 mutually exclusive,即我揀了 A 是會阻礙你揀 B 的,那有時候不妨就讓不同路線自己發揮,公眾自有判斷。

總之我依然相信有足夠空間容納不同路線各自發展又互相支援,甚至這才是應該的。只靠議會路線,一定不行。那單靠街頭路線,又可以做到幾多呢?我想留任和不留任者,除了說明自己的理據和原則,亦應該說明自己下一步會做甚麼,怎樣幫到整個運動。(當然由於國安法,我現在是反對外國勢力的。美帝必敗!)最近看到某位我相當討厭的外國政治家原來講過(我通常叫人政客,但他我想是可以叫政治家),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有容乃大,才能壯大。當然他亦並非真的來者不拒,而是總之可合作可利用的就不拒,這樣好像沒道德和原則,也是他令人討厭之故, 但從玩政治的角度來看,他這樣講又錯不哂。至於有些人講到有人留任會香港民主運動滅亡似的,sorry 我理解不能。甚麼這樣下去又會被議會路線綁架,看看大家現在反應我完全看不到大家很信任議會路線。

是否爭取整體民主就要全部細節符合民主

下一個問題,是現在很多人講的原則問題,認為爭取民主當然就以民主原則為準則,立法會不民主就不參加,路線問題也是以民主方式,民調甚至公投解決。當然高舉原則是值得尊重的,但是否任何事都必須以民主為原則,還有這是否一定對整件事有幫助呢?我覺得未必。

例如即使在西方已經公認民主的國家,都有很多人批評政府不是所有決策都民主,或選舉制度細節哪裡不民主,或政黨這件事不民主,但這些細節不一定影響整體上這些國家是否民主。這些例子好像不太切合,或者換另一個。如果說爭取民主運動中做的每件事都要民主決定,那麼雨傘運動,還有去年的運動,是否需要每件事都經民主決定?衝擊立法會、三罷、裝修和私了,是否都要事前民主決定?恐怕不少會被煞停。

衍生出來的,還有呼應開首,是否每件事都適合用簡單多數決定?除了終極目標如普選,民主派任何行動都很有可能有溫和激進兩種不同看法,例如六四比,七三比,總之很多事都不會是 100% 贊成,那是否每次都要以簡單多數決定,which 結果上是會否決少數派,就是很民主,會對整個運動有幫助呢?我想大家都知我又會說未必。

留任用處有限,但仍是有用處

繼續討論怎樣對整個運動有幫助。的確,有民主派留任,用處未必很大,阻惡法其實能阻的有限,因為最後就是數人,所以進去最大就是鬧政府,但這不是現在才有的情況,一日未有 35+ 其實都是如此。老實講你抗爭派入去議會抗爭,都是大家看到大龍鳳條氣順些,沒有保證最終就能阻惡法。所以我覺得視阻惡法為有冇用的標準是有問題的。

其實單是有議員身份,本身就有助維持話語權,因為傳媒總要報議員的行動。我記得之鋒還是誰,反正都是他那伙的人,講過被人問為何要做議員,你已經夠多途徑發聲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是議員,外媒就只能說你是 activist,但如果你是議員個招乎就會不同了,然後假如是議員被捕而非示威者被捕,層次又是不同了,所以有議員身份本身就有用處。像外媒經常訪問某幾個老餅,都是因為他們是前議員(當然也跟外國記者來到香港人生路不熟貪就手老是找那幾個經常群埋西人的人有關)。

還有些像探監,取得資源等用處。調轉頭看就是阻住親中派也是個用處。

當然這麼一來就好像無論甚麼情況下都應該留任。但我想應該是說很多事情都是程度問題,幾多取捨問題,不是非黑即白。如果現在不是自動留任,是要北京喜歡誰才可以留的,或者留任是有條件交換的,不可以發表反對,不可以將資源拿去幫助抗爭,不可以依樣嗰樣,那我也會覺得留任都沒意思。但現在還未到這程度,所以我覺得留任是有得拗的。

至於很多人說現在是人大化 / 臨立會,我想講至少兩點不同。人大是只有北京要的人才做得,也不可以表達反對甚至質疑,所以你見田二少鏡頭面前講到幾威,上去開會都是乜都贊成。現在留任立法會不是。臨立會當年有個重要爭點是直通車與否,即末屆港英立法局的人是否全部自動過渡,北京說不可以,要選委會選出,實際即是他欽點哂。今次留任立法會不同。

還有可以考慮一樣,就是集體辭職只可用一次。如果中共真的永續今屆立法會,或變萬年立法會,你今次辭了,立法會就永遠沒有反對聲音了。說不定到時他反而更開心,反對派一個都不在了,不如索性就這樣永續下去啦。事實是外國例子通常是政權聽到反對派杯葛就開香檳慶祝,放膽為所欲為,才不管你外界觀感。可是現在不辭,以後有機會可再辭。當然又可以反駁我,以你的論述以後還會有更值得總辭的情況嗎?我只可以講不要看輕中共下限,他們隨時想出比延選一年更離譜的事。還有我經常講,眼下沒有選舉,又不能群眾聚集,先保存實力也是重要的。要做大事,有時要等待時機。現在是否全體離任立法會的適當時機?我很有保留。

不會因民主派參與就變成合法性

又牽連回去原則問題。立法會選舉本身就有原則問題,次次都嘈一鑊的。參選功能組別是否等於認同功能組別?參選選委會是否等於認同選委會?參加特首選舉是否等於認同制度?有人被 DQ 其他人都繼續選是否等於認同 DQ?如果全部都用所謂民主原則去看,那所有香港選舉都不用選了,因為連區議會都有過DQ(黃之鋒一個咁大把)。甚至所謂 Plan B 都是有問題,除非 Plan B 是事前民主決定的。

事實是這麼多年選過這麼多次,我不覺得有增加過這些選舉在民眾眼中的合法性。 我想很多人都講過了,你入去講明支持取消功能組別,或我就是白票玩串特首選舉個 party,那就能代示我認同你的合法性了。類似的,如果留任後是批評延選,一日到黑要求立即重選,批評健康碼或甚麼的,怎會是代表認同他合法性?

國際社會亦然。會因為白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泰國、星州和大馬的反對派參加選舉就認為這些國家是民主嗎?不會的,國際社會沒有這麼蠢。(當然有些左膠無論怎樣都會說伊朗 / 委內瑞拉之流很民主,甚至民主過美國,但這另作別論。)甚至緬甸變天了,有個前民主女神掌權了,就一夜變民主嗎?也不是,大家自有判斷。有因為大陸有民主黨派就覺得大陸民主和有反對派嗎?所以我覺得完全無須擔心甚麼國際誤解,他們沒有這麼蠢好嗎,這麼蠢的話一開始就不應靠他們了。

至於說全體離任是國際震撼彈,我認為效果只會是一日,頂多兩三日。整個中美大戰,人家大把其他故仔要做。這跟國安法是完全兩個層次的事,國安法就真的有排要跟進。還有,如果想爭上一日新聞,那留任議會也有機會啦,例如重開第一次會就已經是很好的大龍鳳機會了。

最同意的是人的問題

講到最後,都要講一樣是我同意的,就是人的問題。其實講到底,認了吧,現在的問題就是很多人是不信那班留任者可以發揮到甚麼功用囉。咁講真我都同意一舊雲、白頭佬、葉建源等等留任都唔慌會幾有用,唔慌夠膽參與搞一場大龍鳳,更何況成年可能要搞好多次。不過我想有樣可以幫助釋除大家疑慮,就是答應將薪金的大半捐出,可能是幫助抗爭者,特別是打官司,也可能是幫助黃店,那至少會沒那麼多人覺得他們是為十萬一個月才留任。至於探監和其他工作,就一個個人啦,有些我怕抗爭者都唔想見到佢。議會抗爭就,做得就做囉,雖則我都唔敢奢望。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