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凝聚共識,齊上齊落,團結一致,不中奸計

2020/8/17 — 11:16

寫了幾篇有關拒絕臨立會的文章,反應兩極,我自己家人和親友圈子裡也分作兩派,可見這個爭論普遍存在。

很多親友都是堅定的深黃絲,有的在抗爭年月都曾在最前線吃過胡椒彈,不可能懷疑他們的理念與立場,所以面對爭論,應該有更理性的態度:

一﹑內部爭議涉及的只是策略問題,與基本理念無關,與立場無關,大家應該平心靜氣討論,不要意氣用事,不要算舊帳,不要互相指責。大家都講道理,以理服人,不能改變的,則尊重彼此的看法。

廣告

二﹑中共港共之所以搞這麼一攤事出來,內裡當然有很多計算,但最基本的一個企圖便是,民主派會因此次爭議而造成大分裂。不管他們的算計最後得到多少,如能造成民主派內閧,削弱香港抗爭力量,甚至讓我們一蹶不振,他們的目的便達到了。因此,一個最基本的原則便是:打死都不內閧!

三﹑其實大家的分歧只是策略上的,主張留下的,對民主派的得失想得多一點,主張拒絕的,對中共港共的得失想得多一點,兩件事其實是一回事。中共港共之失,便是民主派之得,民主派之得,便是中共港共之失,因此不管最終花落誰家,對大局影響都不是顛覆性的,真正達到共識了,大家再一起想辦法面對。

廣告

四﹑民主派議員還是應該盡可能接觸選民,聽聽民間的聲音,不要關起門來自己商討,那樣會有很大局限。面對公眾,把你們的想法講清楚,盡可能說服市民,同時也聽聽市民的意見,看對你們的想法會不會有另外的啟示。

五﹑最終取決於民調,民調要如何做,需要小心研究。如何判斷接受調查者是黃絲或藍絲,這是一個難題。筆者有一些想法,但不能在這裡說,會通過適當渠道建議給鍾博士的機構,也希望大家有什麼好主意盡可能提出來。

六﹑有年輕朋友建議除了被 DQ 的四位議員之外,其餘全部拒絕。蕭若元先生建議全體拒絕,只留一人拿資料,筆者覺得這都有點「搞嘢」的味道。要走就大家都走,乾乾淨淨,以示決心,以示團結,擴大影響,製造話題。不走的話,大家都留下,該幹什麼幹什麼。

七﹑何俊仁先生問,如今次拒絕,那要不要參加下一屆選舉?筆者認為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狀況。這次拒絕,是因為港共 DQ﹑人大延期選舉,這些都是玩弄選舉的手段,以拒絕來抗議,理由充足。至於下一次,既然選舉權與被選權是合法權利,為何不可以參加?也就是說,不管今次是否拒絕,下次一定可以參加,也一定要參加。

八﹑如全員拒絕,立法會平台沒有了,民主派仍有社會和國際兩條戰線,並非沒有發聲的平台,民間各種活動仍會吸引國際傳媒注意力,少了立法會,就把另外兩個戰線做得更好。如全員留任,那就還是三條戰線,以前怎麼做,以後仍舊怎麼做。如此看來,即便選擇不同,對大局影響終不會是顛覆性的。

九﹑國安法之下,不管在哪條戰線,都盡量避免觸犯國安法,不要給中共有動用國安法的理由。雖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但中共把事情做得太絕,只會更失人心,連藍營都看不下去了,等於挖自己的墻角。

十﹑不要忘記,徹底改變香港命運的,不是香港人自己,而是中美惡鬥。往後幾個月,美國還會有很多招數,中共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香港人的抗爭很重要,但我們首要的事情是堅持,只要堅持下去,用什麼方式都可以,有立會戰線要堅持,沒有立會戰線也要堅持,其間會有痛苦犧牲,但一定永不放棄,等到雨過天青。

結論是,好好商量,不要動氣,互相尊重,彼此包容。不管最後的決定是什麼,最要緊是齊上齊落,不要內閧,不要給自己製造麻煩,要大家齊心協力,給中共港共製造麻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