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凡事都有定期

2020/4/29 — 14:10

立場新聞相片

立場新聞相片

「栽種有時,拔出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入獄時,朱耀明牧師送來《聖經》,我一邊讀《傳道書》,一邊想凡事是否都有定期?如果是「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停旋轉,繞回原路。」人在日光下的勞碌,又有甚麼益處?

香港已實行「黨委領導制」,沒有《基本法》22 條的限制,中聯辦主任以市委書記的身份,監督第二把手林鄭市長的工作。一位立法會議員告訴我,林鄭最近精神狀態轉好,可能是拱手相讓高度自治權後,壓力反而減少。

但民情卻漸見繃緊。有鄰居傳來紅葉照片,附上一句「雖朗日,萬紫千紅笑蒼天。」我奇怪天空如此蔚藍,一問之下原來他舉家已離港。我記得這位在商界工作的鄰居,曾和我談到他在六四時的遭遇和他一些戰友如何變節。在海外打拼多年,前年才回流香港,去年的劇變令家人無法承受,結果再次出國。他說仍會回來,「香港實在是根之所在」。

廣告

刺蔣學生ㅤ流亡 25 年

我看着這些朋友與香港欲斷難斷,卻想到更多人是在承受走投無路的煎熬。讀過郭偉健法官對連儂牆傷人案的判詞,大家都可以想像被斬傷至深切治療和仍在創傷陰霾中的受害人,聽到法官形容被告為「高尚情操」、「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怎不覺得被困、被辱、被踐踏在一個貌似獨立,卻是自絕於公義的司法系統中?

廣告

這段日子,我與不同群體在網上聊天,感到一股冤屈之氣。為何無恥之徒佔據高位大放厥詞?為何殘暴的政權能夠不動如山?他們不忍見到年輕人再流血犧牲,但卻想不出如何撼動這個邪惡體制。我默默地聽着,偶而搭上幾句,希望他們有心理準備這種驚心動魄的日子還會繼續。

台灣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有許多青年都以血肉之軀對抗專制,譬如當時在美國康奈爾大學讀博士的台灣留學生黃文雄,曾開槍刺殺到訪紐約的蔣經國,事敗被保安人員壓在地上,一邊掙扎、一邊大叫:「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其後他棄保潛逃,度過了 25 年地下流亡歲月,直至台灣民主化後才能回國,並獲頒政治大學傑出校友獎。在這漫長的守候中,要有多大的信心和忍耐?

巴別塔ㅤ崩塌有時

就好像二次大戰時的潘霍華牧師,為了對抗納粹統治,不惜密謀刺殺希特拉。經過長久等待後,一名參與計劃的軍官終找到機會與希特拉開會,他引爆炸彈造成多名將領死亡,但希魔卻無大礙。希特拉因此宣稱這次上天的庇佑,足證他是「走在當行的路上」。而當時僅存的教會報紙竟刊文感謝上帝保守希特拉,讓他可以「在艱難的時世中執行重要的任務」!

當時已在獄中的潘霍華讀到這些消息理應非常崩潰,上帝怎能如此沉默?虛妄的說話怎麼如此響亮?但他卻是異常平靜,難道他能走在時間前面,看到即使刺殺成功,只會進一步牽引狂熱的民族主義,讓另一魔頭上台。而只有當德國人懊悔沮喪的時候,希特拉扳槍自殺,才能徹底摧毀納粹主義?當然不是。他只是要求自己忠於信仰,後果如何,則信凡事都有定期。

4 月 18 日,政府圍捕 15 名和理非領袖。前幾天,防暴警向在商場中合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市民舉槍。當權者今天意氣風發,而不知巴別塔高聳入雲有時、崩塌有時。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