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凶歲荒年下,回看磨蝕歲月的世道人心

2020/12/30 — 13:37

資料圖片,來源:Chromatograph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Chromatograph @ Unsplash

2020 年可說是政治時局的凶歲、社會民心的荒年。 以香港現況來說,相對於政局的混沌胡亂和世道的分崩離析,瘟疫病毒的為害貽禍算不了甚麼。 事實上,無論香港疫情如何凶險,稍後將會獲得研發疫苗的藥商救援解厄,險情始終安然過去。 可是,香港政情發展至今已病入膏肓,劇毒深入骨髓,奄奄一息,陷落於新政治的病態中。 香港從九七第一次的「虛擬民主回歸」歷盡廿多年起伏波折後,如今最終第二次邁進了被黨國全面管控的「附庸投誠回歸」,令不少「真.香港人」悲憤之餘,難免唏噓不已。

特區政府在抗疫的幌子下,清算「真.香港人」的政治行動一直全面開展,至今上萬人已被捕,逾二千人已被起訴,甚至被控以嚴重刑責的暴動罪。 香港市的立法、執法和司法等部門,以及黨媒宣傳機器已密切配合,撒下一張天羅地網,對於逃亡的、留守的、移居的,以至匿伏的香港人來說,無論在近地遠處都是威脅和恫嚇。  更甚的是特區官員和一眾建制流氓,在黨國指使和默許下,掀起昔日文革的鬥爭妖風,重蹈那些監控、打壓和告密的覆轍,更以洗黑錢、未審先囚和封鎖銀行戶口等手法,在社會上製造一片恐懼氣氛,透過政治上的恐怖壓力釀成人心的冷漠、虛怯和退縮。

此外,須知任何一個極權政府都千方百計掌控歷史的話語權,按黨國意志和政治目的作出詮釋,藉此粉飾歷史真相,以至抹掉人民的記憶,就是要逼迫和左右人民的獨立思想和抗爭意識,貼服匍匐在黨國的指揮棒下,討活苟安。 最近中文大學的「中國研究服務中心」被重組而解體,一直享譽盛名被稱為「中國研究的麥加」即將崩潰陷落,中共黨國的歷史研究和解說將會成為中共的「一家之言」。 此外,由建制派人士資助和把持的「團結香港基金」宣稱負責編修《香港志》,以所謂「述而不論」的借口掩飾其處理香港本土歷史的方法,看來可以預見其演繹史實的偏頗曲線走向。 那麼,「真.香港人」的下一代,將會面對解讀正確內地和香港歷史的嚴重阻障和困難。

廣告

近年面對日漸沉淪的香港時局,筆者自知口齒拙劣未能在社交平台上「口誅」,便著墨揮筆嘗試「筆伐」。 對於那些黨國官員、權貴之流、走狗奴才和幫閒打手等人,下筆批判絕不容情,自 2015 年中成為《立場新聞》的博客,一直堅持初心和守護良知,撰文發聲。 筆者不是專業寫作人,今年之內算起來寫了約 150 篇文章,總字數已逾二十二萬字,撫心自忖毫不理會有關譭譽,只是認認真真的與讀者分享交流。  回顧今年年初原來名字已落入澳門教育暨青年局的黑名單內,編定由筆者負責的培訓課程被猝然剝奪。 其後又因撰文聲援香港教育大學同工而被那頭惡狼點名狙擊,更招來屈姓婦人惡言封殺和應,都是企圖「斷人衣食」的下三濫伎倆。 可是上天有眼見憐,筆者如今還是在三所專上學院繼續兼職任教,況且退休後並非為稻梁謀,丟掉澳門課程教席只不過是學員在專業成長路上的損失,未能分享筆者個人的專業知識和經驗。

最後筆者以私人感情一事作結。  聞說星雲大師說過這樣的話:「緣」是上天的安排,「份」是人為的選擇。  那女人最後做了選擇,所謂「緣份」便是濺潑在地上的一灘水,留下憶記痕跡。 筆者的傷痛在那年深夜里斯本街頭上終於恍然徹悟,那女人還是牽掛著當年在海島上苞放的日子,更不惜涉水關山圓一場夢,又伴隨遊玩和拾級禮佛。 筆者卑微的自尊被徹底剝落,感情不再,只剩餘感覺。  畢竟疫情期間的隔閡令筆者豁達起來,打算明年各國解封通關之後,隨著感覺浪跡外地旅遊,希望深度認識異域的風物人情! 

廣告

對於香港當前的世道人情,筆者以為實在無所謂悲觀或者樂觀,只要堅守初衷的不變,面向時局政情人心的幻變,切切實實活在當下,問良心而無愧疚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