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後的首要問題 :如何團結?

2020/7/17 — 13:5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初選結果已定,下一個問題是,如何團結?

一致行動範疇

一方面,初選投票人數顯示民眾團結抗爭的決心;另一方面,要真正團結,先要了解及尊重根本分歧,尤其現在已有民意授權各個派別。除了肢體抗爭方式的不同,議會路線的分歧,主要是溫和派認為某些民生議案可以通過,而抗爭派認為所有議案都應否決,直至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例如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曾在初選論壇說:「難道興建醫院也要否決嗎?」雖然初選我投了抗爭派,但我認為35+一個也不可缺少,溫和派也是同路人,絕對可以存在彈性而合作,但要先釐定有哪些範疇是大家有共識要一致行動的,而且必須要有一個明確機制為該行動做決定。

廣告

財政預算

早在未有共同綱領共識之前,我撰文提出「三同投」的概念,建議民主派議員就三項事務組成一致捆綁投票的聯盟(以下簡稱「跟大隊聯盟」),少數服從多數,然後捆綁一起投贊成或反對,其中一項就是財政預算案,如此可一舉三得:

廣告
  1. 如有35個民主派議員當選,本來中共只需拉攏一人,令一人倒戈不攬炒,攬炒大計便即泡湯;但有「三同投」,則堅決攬炒者只需18人即能捆綁35個成員共同投票攬炒,中共變相需要拉攏18人,難度大增。
  2. 這亦解決共同綱領的定義問題,就是假設能迫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但是樣樣做不足或只是一部分應承,例如政府只肯在通過財政預算後才釋放部分抗爭者,咁算不算初步迫使成功,應該否決第一年的財政預算嗎?咁可以由聯盟到時集體決定,太多變化也不可能在事前一一預料,而「跟大隊聯盟」有一個較客觀的走數標準(即係有冇跟大隊),防止到時各派各自演譯共同承諾的字眼而容易走數。
  3. 有個新好處,如果政府追問是否必然否決財政預算(作為DQ伏筆),只需答遵從「跟大隊聯盟」的內部決議結果而投票。

──且慢,對抗爭派而言,被溫和派捆綁,豈非有機會被迫投贊成而違反落墨無悔承諾?非也,原因有三:

  1. 邏輯上落墨無悔承諾也不代表必然會否決,否決與否視乎政府會否讓步(雖然多數人認為唔會)。
  2. 如果政府不肯讓步,選民要的是整體否決財政預算而非只是個人投反對票,抗爭派應設法提升否決的可能性,一早組成「跟大隊聯盟」正好可以更易實踐承諾。
  3. 在35+一個不能少的前提下,考慮這個聯盟擴大吸納沒有初選丶沒有承諾共同綱領的功能組別民主派議員,各取所需。溫和派及極溫和派可向其光譜支持者交代,在聯盟內的議決表態會秉持自己路線,但最終會遵從民主派的聯盟決定。溫和派亦可振振有詞,叫政府不要攬炒把其他議案捆綁財政預算案,民生或業界重大的議案就不會一起否決。

至於綑綁所有議案則不太可行而且策略上不利爭取立會過半。但政局多變,也可考慮綑綁其他事項,例如昨天醖釀的確認書齊上齊落。新出爐的確認書沒有國安法字眼,簽與不簽我沒太大意見,但不排除日後加料整多份國安法確認書之類,如有支持字眼,務必團結拒簽,這是大節,國安法違反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舉世譴責,這相較溫和派是否同意分拆的民生議案遠為重要。如果字眼是「遵守」(梁振英放的風),勉強有商量空間,但還是傾向不簽較好。

配票

對於如何團結配票,坊間已有不少討論與建議,但似乎較忽視一個首要問題:究竟有幾多人願意做策略選民?不願做的有什麼特質丶傾向什麼派別?這會影響用什麼方法配票較有效,希望民調可以加上此一問題,甚至盡早針對此問題做民調。按戴耀廷的發言,似乎他不會統籌配票,要靠民間智慧或參選人協調。部分選區的機制只是「半約束力」甚至無約束力,要靠最後關頭的選前民調決定棄選隊伍。慎防最後關頭有國家級黑客擾亂資訊流通、政府突然搜/封蘋果報館丶暗中下令電視台冷處理民調甚至棄選消息,甚至一早用國安法或其他名目禁止選前民調,以妨礙民主派配票。民主派應一早商議萬一出現這些情況應如何處理。最理想的,當然是就算無約束力的選區,初選落敗者也可為大局而不入閘。

最後,沒有初選的功能組別,民主派參選人也應秉持開放與民主精神,例如體演文出參選人昨天的回應,正好展現出民主風範,正視爭議與分歧更利民主團結,無論有無初選,甚至有無對手,亦當如是也。繼續奮鬥,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