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後 DQ 將臨? 各陣營已備 Plan B 甚至更多後備 黃之鋒:不能排除「DQ 成個選舉」

2020/7/14 — 22:26

民主派初選剛剛落幕,初步結果公布之後,特區政府、中聯辦、港澳辦接連發聲明,炮轟初選違反《基本法》和《國安法》,目的是推翻特區政府奪權,是顛覆國家政權;各參與初選的陣營都認同,這些表態是為日後大規模 DQ 民主派舖路。

「任何代表民主派出選,DQ 風險都係高架今次。」公民黨黨魁楊岳橋

「而家唔係講 DQ 一個,定係 DQ 十幾廿個,而係會唔會 DQ 曬成個選舉,呢個可能性不能排除。」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立法會選舉將於 7 月 18 日起展開提名期,民主派參選人被 DQ 的風險,亦隨著北京對初選的強硬表態進一步提高。負責協調初選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示,初選協調會議亦有處理 DQ 問題,「對建制派來講,要出術去令佢哋選舉取得優勢,DQ 係佢哋 2016 年發明嘅法寶,無理由唔用……中聯辦一定會將過唔過到 35+ 作為硬指標。」

廣告

他解釋按早前協商結果,在初選中出線的參選人,可以指定一個推薦人選「繼續行佢既路」,但每個團隊實際上何時報名,除了 Plan B 之外,是否會有 Plan C、D、E 甚至更多,這方面並無確實規定。

去年在區議會選舉,唯一一個被 DQ 的參選人,是近年主打國際線的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而他本身已公認是北京的眼中釘。黃之鋒表示,是否被 DQ 已經不是他首要考慮,「國安法通過刊憲後,其實我被 DQ 風險係提高咗,但對我嚟講,DQ 唔係最關鍵問題,而係我過去國際連結工作,幾時被捕起訴或者送中。」黃之鋒認為不能排除大規模 DQ 的可能性,但同一時間亦要考慮, 61 萬人參與初選,較北京原先估計多,「令佢哋再作下一步動作時面對更大壓力」,特別是對國際社會而言,全面支持過去一年香港勇武抗爭可能有不同考量,但一旦港府將整個選舉「趕盡殺絕」,反彈會「比所有人想像有過之而無不及。」

廣告

在新界西初選初步結果中勝出、屬「抗爭派」一員的屯門區議員張可森認為,自己被 DQ 的風險「一半一半」,但已經做好「幾手準備」,雖然無表明人選和確實人數,但他透露後備方案不止一人,「一個未必穩陣」。

過去被視為「碰不到紅線」的傳統民主派,這次已不能置身事外。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北京和港府已經「磨刀霍霍」,所有民主派都有被 DQ 風險,公民黨近期亦多次被北京點名炮轟,最惡劣的情況是「DQ 曬所有非我族類,呢個絕對有可能」,所以公民黨亦已經準備 Plan B。

後備方案在 DQ 後,以至提名期過後將陸續浮上水面,但是否真的可以順利「過票」?張可森認為不是問題,「我覺得社會有個氛圍可以做到呢件事,大家肯夾份做到呢件事」;他舉例若他自己被 DQ,要「過票」給另一名「抗爭派」區議員伍健偉「都 OK」。

但另一個較極端情況,就是「抗爭派」幾乎全面被 DQ,候選人名單中只餘「傳統泛民」,張可森認為「DQ 情況應該唔係咁樣」,但若情況果真如此,是否可以和傳統民主派合作?「要睇係邊個,有啲比較進步思維,我覺得可以。」他認為猜測北京和政府的紅線、估計 DQ 範圍意義不大,「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呢」,反而應該積極營造一個「綑綁全世界」的方向,在關鍵議題上營造全面一致,例如確認書「係簽就一齊簽」,「係 DQ 就一次過 DQ 曬全世界,一係就唔好 DQ」。

「我係諗緊點話俾全世界知,所謂立法會選舉、香港選舉,同人大無分別……上曬全世界頭條咩都好,佢做得越樣衰越醜,越好。」

黃之鋒則相信,在初選 61 萬人參與的壓力下,政府難以在 9 月選舉將所有民主派全部排除在外,單單將「抗爭派」掃走,留下傳統泛民「可能性都幾低」,所以亦不太擔心有人繞過初選,直接報名參與 9 月選舉「執雞」;他又指,政府的 DQ 機制不可能「100% 運作得非常順暢」、「都有可能失靈」,初選機制由當選者指定繼承人的運作應該能應對,「上年區議會都有好多,大家無聽過的素人報名,報名前大家都唔知道佢係咪民主派。」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我都幾相信香港人會有方法拆得掂」,但假如「抗爭派」真的被全面 DQ,黃之鋒則強調「一日仲有民主派候選人,一定會投俾佢地,係民主派就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