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投票已和爭取 35+ 無關

2020/7/14 — 16:20

7 月 11 日,民主派初選首日,設於西灣河一間「黃店」的票站外,有市民排隊輪候投票。

7 月 11 日,民主派初選首日,設於西灣河一間「黃店」的票站外,有市民排隊輪候投票。

以為意興闌珊,卻是底氣十足。香港人就是夠韌力。

在誰也沒期望的情況下,周末(7.11 & 12)的民主派全港初選竟意外地取得 61 萬票「佳績」,黃色朋友圈裡人人歡欣雀躍、頽氣掃光。

我自己是一早打定主意去投票(不放過任何表達訴求機會),大部分人卻是睇情況。多得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初選犯法」偉論,以及警隊在初選前夕到民意研究所踢館兩件「喜感」十足的新聞,很多人終於在最後一刻決定投票。

廣告

這個政權,現在是連一張和平到不得了、不具法律效力的選票都想趕盡殺絕,都看不過眼。於是牠要你覺得投票也是「犯罪」,自己知難而退。牠要你想像排隊等投票時被警察包抄圍捕噴椒打棍,而嚇得不敢出門。牠的爪,緩緩伸進我們的紅線(底線)內,迫我們退後,連和理非的事也不能做。而我們若乖乖再退,後面就是死無葬身之所的漆黑深淵。

Be water 這格言很警世,但過度 be water 就變成懦弱、變成助紂;尤其當可供 water 流動的管道快要縮至零立方米

廣告

不過對初選興趣缺缺也是人之常情。戴耀廷真的不是好 sale 屎。就算國安法殺到,他仍一味說初選是為了「35+」,然後可以否決財政預算等。唔係話?認為議會沒用的人早已仇視「35+」,但其他人又何嘗不覺得「嘥氣」?惡法壓境下,大部分民主派根本逃不掉 DQ 命運,何況特府早已表明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也觸犯國安法(有港獨、或將特區從中共國分離出去、或顛覆國家政權含意),民主派「接近全軍 DQ」幾乎沒懸念,「初選」還有什麼意義?

有趣的是,戴耀廷搞的東西可塑性很強:加點創意,它就有潛能「變身」。「35+」這目標雖廢,但初選投票本身卻能幻化出 「爭取 35+」之外的功能:取代遊行,成為外國了解港人意向的風向標。

當我們近乎被剝奪所有抗爭手段,這個認知尤其重要。若「35+」根本不可能,則初選已和爭取「35+」無關,票投了哪人也無所謂,重要的反而是「出來投票」這 action。即我們是以高投票人數向外國社會呼喊:「香港人未死心!SOS!」

61 萬人,打風打唔甩的核心抗爭者,用「初選」向國際求救。

不過負責協調初選的戴耀廷似乎仍信心滿滿。今天他便說:投票數量多,代表初選認受性相當強,若有參選人背棄協議(初選落敗仍參選)就是「政治自殺」。其實除了參選人和助選團,誰還 care 初選賽果?

我不知其他人如何投,但「超區」我就投了一位必然會被 DQ 的人,也不指望他能「入閘」。和戴教授看法相反,我倒十分希望參選人「背棄協議」,因為當所有人都齊齊落場參選,特府就要被迫上演一場「七手八腳 DQ 數以百計民主參選團隊」的戲碼。假設有一成人留低,也是乖乖不得了的規模,必成國際頭條醜聞,令外國政府進行制裁時更有理有據。

國安法下,我們對很多事情的理解已起變化,但願教授明白,投票的人很多,卻不代表 61 萬人都 endorse「35+」目標。我們只是不放過任何機會而已。惡法之下,變陣是常識,整個民主陣營實應好好討論一下變陣之法。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