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投票,不做順民

2020/7/10 — 13:04

我想任何一個有丁點兒良知,會分善惡的香港人這兩星期必然覺得很沉鬱:說話和行動已不屬於自己,不知道何時思想也將失去。每天都聽到不少歪理和暴行;最令我汗顏的是眼科名醫用作提醒香港人的「鸚鵡論」; 最令我傷心的是羅冠聰被迫離開香港,不知歸期,人在海外仍要隱藏行蹤。

這陣子我靜了下來,雖然不致於因懼怕而禁聲,但希望冷靜地想如何能在國安法下安然自處。上星期六吳靄儀大律師的一番話提醒了我:「法律原本係保護你,講清楚咩叫犯法,咩叫唔犯法。但當你無咁嘅基礎時,點可以有尊嚴地活下去呢?」有尊嚴地活下去應該是香港人的底線,可是有了這條底線心中仍難免恐懼。

昨天剛好接受了兩位熟悉大陸情況的記者訪問,我請教她們在大陸多年如何面對這種恐懼。她們同樣輕鬆地勉勵港人不需過份憂慮,這政權最喜歡恐嚇市民,他們現在甚麼都宣之於口,我們再不需擔心他們的秘密行徑了。她們認為現時香港的形勢不錯,覺醒了的香港人很多,歐美各國也關注這裡的情況。大陸人多年來仍能在這種環境下生活,想說話的人仍然能想辦法把話說出來,香港人更不應自我滅聲。

廣告

當這政權說「_ _ _ _,_ _ _ _ 」這八個字是違法、唱那道歌是違法、舉着白紙抗議也可能是違法,我們已不需太在乎他們說這星期六、日的民主界初選也是違法。這次初選,可能是某些侯選人唯一一次參選和被投選的機會。既然這政權準備奪走我們自由、公平的選舉,我們好應該以積極投票來反抗。無論你對選舉、泛民、立法會,甚至戴耀廷先生有多麼不滿,但也不致於令你附和這政權,做個順民吧?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