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系統如何變抗爭工具,乃至製造影子議會給中共兩難

2020/8/18 — 12:35

初選系統只要稍加改動,舉行一次大型實體投票之後,就可以發動多次有公信力但又執行方便的網上公投,可以有百變功能,例如大型聯署、意向投票、公投、攤牌、行動集氣、影子議會,更進一步甚或升級為連登 2.0 或抗爭生態圈,如配合得宜,甚至可製造中共兩難局面。如何改造,如何應用,首要消除滲透或造假,以下拋磚引玉。這有點像我以前鼓吹的黃絲公投平台。

如何改造

七月初選系統的可貴之處,在於解決了重覆投票、身份驗證、私隱三大問題。隱憂:當時曾有人擔心藍絲大規模滲透擾亂初選結果。另一方面,每次也要人手驗證身份,也太耗資源。如果能選一個絕大部分藍絲不會投的議題作實體投票,而且限定以後的網上投票只准這批曾參與實體投票者參加,就解決了這兩個隱憂。咪住,系統無紀錄票站的投票者資料喎,之後點執行網上投票呢?這就是需要稍加改動之處。實體票站的投票者如想參加以後的網上投票,須填上電郵地址,若怕因此暴露身份,可以先自己開一個新電郵地址。為防填錯,可簡單要求重填電郵作 data verification;為省時,可在票站投票後,才透過這電郵設置日後網上投票的密碼。那麼,實體票站選什麼議題?例如反對或譴責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或以上,並且只有反對或譴責兩個選項,投了這個,之後才有資格網上投票,例如議員應否總辭。押後選舉這議題打中共一巴,中共斷無大規模滲透谷高人數之誘因。議題方面,健康碼也迫在眉睫,但似乎未有足夠關注。

廣告

聯署

如果投票只有一個選項,這就變身成為聯署,可作集氣、造勢之用。與普通聯署不同,這系統已解決人頭重覆的問題,人數上更有認受性,但切忌太多議題造成聯署疲勞。

廣告

投票、公投

與民調不同的是,經上述改造,參加投票、公投的人基本上沒有什麼藍絲,不用像民調擔心有藍絲參與,因而扭曲一些重要決定,例如總辭公投。同時,這個公投或網上投票又因解決了重覆投票、身份驗證而有公信力。

攤牌

若配合議員或大眾的行動,這投票平台可化身為攤牌工具。個人認為總辭公投,可選擇更佳時機、更具體目標來攤牌。中共漠視民意的惡法或行動必定陸續有來,例如有論者認為健康碼比國安法更惡。若有新惡法,可先進行網上投票表決,如表決後政府仍宣布堅持新惡法,可以作出攤牌式公投,如政府不在公投日前收回或暫停新惡法,則會實行總辭公投,讓國際更留意中共的進一步魔爪。或許有人說,中共還未夠惡,國際還未看清?套用張崑陽一句:「未夠,要中共犯更多錯。」但我不認同(但理解)他杯葛議會的論述及時機,雖然初選時我也投了抗爭派。所謂尊重初選民意就必須杯葛議會或由抗爭派/初選出線者決定,我也極不認同,相信有不少初選投票者,投抗爭派為的是盡做,而非杯葛,真要總辭,交給公投來攤牌吧。

影子議會

關於全體議員過渡,有保皇派指中央只是旨在分化而非示好,反使另一主要目的欲蓋彌彰:減少國際壓力。有人因此主張,此乃總辭立法會最佳時機,並應立即成立影子議會。我認為有更佳做法。循上文攤牌套路,凡有重大議題,可作兩階段網上公投表決,第一階段純作意向表態,第二階段以總辭公投作最後通牒。為保策略彈性,不必事前透露會否作第二階段公投,一來可等第一階段再決定,二來避免自揭底牌,可同時放風會和不會。這樣中共就陷入兩難:若堅持新惡法,就出現不想見到的議會總辭而引發國際壓力;若中共凡事屈服於公投,則網上公投變相成為有實質影響的影子議會。理性上,中共不必在小事堅持。這就引伸另一妙處,中共若為表面「小事」堅持對抗,則可能揭示有莫大陰謀。這機制如同多了一重保險,如民主派誤判總辭時機,會給公投摑醒。如果某次第二階段的總辭公投通過,這既代表人民以體制式自殘發出怒吼,也同時揭露中共新的極權魔爪惡法,如此總辭,國際方知事有新的蹊蹺、新的覺醒,而非我們太衝動,這樣國際才會有新的行動。順帶一提,這個影子議會變相有提案權,就算一些沒有經立法會審議的議題也可投票,可由初選出線者提案,同時也不必為做而做,死跟全部立法會議案,避免民眾有公投疲勞。

連登 2.0、抗爭生態圈

連登如今為人詬病的是太多五毛打手。如果連登與初選系統的投票平台可以合作另建討論區,討論區的註冊電郵只接受初選系統的投票平台已核實身份的電郵,則五毛賬戶必然劇減,被踢爆後換賬戶也沒那麼容易。甚至與其他抗爭網站合作,平台發展類似 Facebook 賬戶登入其他網站的功能,讓抗爭網站從「公投賬戶」登入篩走藍絲,形成抗爭生態圏,等等……

行動集氣

一些行動即使合法,也可以因許多理由你眼望我眼,怕人少。若投票議題設定為條件式,如:如果有 50 萬人投贊成,我就 X 月 X 日哪裡上街。咁既可讓大家測試反應,又不必過早 commit 支持,彈性較大,較易為人接受,有助集氣。

擴張

為吸納新血,可每年或每選舉年(即隔年)舉行一次實體票站投票。已有公投賬戶的,則可繼續網上投票。

總結

即使上述透過 hold 住總辭作威脅的影子議會最終未能令中共直接屈服,至少建基於投票系統,必有民意基礎。而且這個投票系統有百變用途,正適合 be water 的抗爭。個人始終認為,總辭這張牌,可以打,但不是現在倉促打。若有人辭、有人唔辭,這叫唔湯唔水,而非兄弟爬山。真正的兄弟爬山,議會外盡力,議會內也盡做。希望本週的民調有一面倒結果,若談不攏,就公投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