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聯署】初選咪初選,搞乜鬼聯署?(ft. 二桃殺三士)

2020/4/30 — 16:20

【文:李伯盧】

承接上文,筆者自發起初選聯署後,不斷和很多人討論有關初選議題,今日再和讀者分享一個。

很多人都問過我:「初選咪初選,搞乜鬼聯署?」

廣告

短的答案,其實一句說完:因爲有候選人拒絕初選,所以選民要靠聯署施加壓力,逼候選人參與。

但長的答案,其實也值得探討。

廣告

因爲很多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認爲政客總是自私自利,怎有可能參加初選?但其實這不完全正確,因爲香港民主派雖然在立法會大選從沒舉辦過初選,其他初選倒有很多先例。2018年立法會補選舉行過初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有數區也舉行過初選,遠至2012特首選舉及2007立法會補選都有。

當時有需要聯署才推動出這些初選嗎?至少以我所知,沒有。

那麽爲什麽這些初選弄得成,立法會初選就困難重重?原因就是五個字:「比例代表制」。

中共給予香港假民主選舉,設立重重障礙物令民主派無法勝出,比例代表制就是直選方面的那度關卡。平常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例如上述的區議會、特首選舉、及立法會補選),候選人需要取得至少近半數選票才能勝出。但在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下,候選人往往在當區取得6-7%選票就已足夠當選。

這基本上是提供誘因令獨立候選人和小政黨脫離大隊分開參選,而他們確實亦有某程度勝算。結果造就民主派多年來分裂再分裂,這是權貴使用制度造成的分化,正如經典故事二桃殺三士。

要解決這問題,我們必須從賞罰兩方面同時進行治療。罰,就是我們的「三不投」聯署,努力呼籲選民一票不投反初選參選人,嘗試剝奪這些不合作政客的當選機會,消除比例代表制所提供的内鬥誘因。(因此,為光復議會,請快簽聯署

但單靠懲罰,可能令人口服,卻不能叫人心服。要真正根治這制度暴力,我們需要扭轉選舉的獎賞制度,令候選人無需跟隨權貴所定下的規則而内鬥。

再用二桃殺三士來比喻的話,我們需要一把生果刀,把二桃切成數片,再用某種公平準則分配給三士。這樣三士都不至空手而回,避免大家因爭執而同歸於盡。

現時建議的「先初選後組隊」機制,就是這把生果刀。

此機制下,初選結果重點不在排名,亦不是最終結果,而是在於候選人獲得多少選票作爲組隊籌碼,組隊後的總票數才決定出選與否。

獲得足夠票數,無需組隊而出綫的,就獨吞整個桃了。需要組隊才能出綫的,其獲得選票數量加上其談判能力,會釐定能獲得桃的幾分之幾。本來落選的人會一無所有,在這機制下倒是分配到一點甜頭,希望怨氣也能減少一點。

至於本來位居末席出綫的參選人,可能會投訴他/她本來可獲一完整的桃,現在只剩大半個。筆者會提醒這些參選人,若大家繼續内鬥,2016年新西可能重演,到時候整個桃被何君堯搶去,誰也沒得吃。

但願今年,民主派人人有桃吃,皆大歡喜!

請記著,功能組別那邊的民主派候選人也要吃桃!快查詢以下熱綫/渠道:

查詢:TG:功能組別攻略總公海

FB:功能組別和你解

WhatsApp:65391922

團體選民登記表格REO-42

新選民登記的截止日期:5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