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選:破局的關鍵ㅤ抵抗國安法全面統治的第一步

2020/6/27 — 14:4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國安法》預計會在下星期二於人大常委通過,香港正式進入「一國一制」。

撲殺香港民主運動ㅤ《國安法》三路進擊

要預料《國安法》如何運作,首先要清楚明白《國安法》在北京眼中的立法背景,以及期望達到的效果。無論是近日的大外宣,還是在早前各北京高官回應傳媒的定調,都一致指出《國安法》是為了應對早前一年香港的示威抗爭,處理「光復香港」、「香港獨立」等帶有「分離主義」的政治口號及立場。即使北京嚴辭譴責示威的暴力行為,並定性有「恐怖主義」苗頭,但顯然地目前律政司所擁有的法例,例如極易入罪的暴動罪都足以應付,並不需要北京主動立法處理。

廣告

因此,國安法必然是「政治立法」,針對的是「政治犯」,而非「暴力犯」;而抓捕的人,正是要為過去一年的「特殊情況」負責,令北京要「特事特辦」,雷厲風行地撲滅現時的街頭行頭以及倡議。因此,《國安法》通過後,初時會收窄打擊面,針對運動中部份較知名人士、或經常被黨媒點名,要為運動「埋頭找數」的頭面人物(即使運動是無臉孔、無大台的流水革命),以期完成整個立法、執法、完滿成功的故事線,亦起殺雞儆猴式的震攝作用。

接著會在教育、傳媒、文藝等層面繼續掀起文革式批鬥,配合惡法帶動白色恐怖、自我審查。目前各大媒體高層大地震、不斷整肅教育界願意發聲的教職員,都是大棋盤內的一部分,用以消滅民間社會的監察能力,由人人自危,變為人人自保,停止反抗。

廣告

日後北京等待國際關注減少,抗爭運動無法形成之際便可以大規模秋後算帳、政治清洗,屆時可能在二、三線持續打擦邊球的政治人物都會遭到無盡的恐嚇、約談、會面,稍有不從就會拘捕,完成中共對香港的高壓統治。

累積民意ㅤ唯一一次無 DQ 的民意授權

在這刻香港人面對極權降臨,當然不能夠坐以待斃 — 而這正是我們參與初選的原因。很多人或許會質疑,民主派 35+ 的目標不設實際,《國安法》通過後中共會更強硬 DQ 參選人,甚至將參選人收監,在這刻應當抗爭,初選甚至選舉都已經失去意義。

但大家有否想過,眾多初選參選人在明知極有風險被 DQ 時,為何仍願意花費大量時間心力、精神資源投身初選?因為我們相信,今次初選絕對並非一般意義下的選舉,而是在香港仍處於國際視線之中、《國安法》訂立的此刻,香港人向世界展示真正民意,並抉擇出往後民主派代表在議會以及國際上,以那一種路線對抗中共的最後機會。有高度民意授權的參選人若被中共 DQ 甚至收監,北京亦會面臨更大的民意反彈、國際壓力。

在中共已抹殺香港人和平示威集會權利時,一張初選的選票、眾多被 DQ 的高民望候選人,可能就是破局的關鍵。

決定路線ㅤ匯聚力量ㅤ團結抗共

回顧這一年以來的抗爭,當初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牽動二百萬人走上街頭,港人不問付出和回報參與抗爭,與當時民主派團結一致、主張和勇不分的信念有極大關係,亦令社會中不同階層、想法的人都能夠彼此支援、團結抗共。一年以來港人的抗爭,舉世震驚。

一年後中共強推《國安法》,當然大部份香港人都明白《國安法》比起《逃犯條例》更嚴重十倍,但一來政權及黑警對街頭抗爭的打壓和暴力程度與日俱增,實際上已與鎮壓無異,令街頭抗爭難以聚集。二來,民主派不同派系的分歧也隨著《國安法》降臨而更加突顯,民主派陣營中尚未形成應對《國安法》一致的策略和意志,這亦是香港人在《國安法》面前更感無力的原因。

事實上,民主派內部意見紛紜並非少見,任何民主社會都會出現這種溫和與激進的路線分歧。但香港的現況,顯然並非一般的民主社會,在極權來臨之際,我們實在要捉緊底線,至少在輿論上強烈地反擊中共對港的直接干預。但與此同時,所謂的團結若果只是「為相同而團結」,由較有話語權的人決定「團結」的內容,這種團結也是不堪一擊、一觸即碎的。

因此,真正能夠整合民主派路線,決定出在這個歷史時刻民主派的整體立場,就只有完全由選民主導的初選一途。初選的靈魂並不是在於戴耀廷或各參選人,而是願意把握最後一次機會,在一個無篩選、無審查的選舉中表達意志的香港人。如果香港人主動放棄這一次機會,有抗爭意志但也不選擇參選、投票,如何說服國際,抗爭仍然是香港人主流認同的方向?如此一來,中共即使將這些參選人 DQ、收監也不需付出政治成本,國際遊說工作也定必寸步難行。

在《國安法》將立未立的此刻,民主派陣營中已對《國安法》有不同取態:有人斟酌於條文細節、於法例條文中咬文嚼字,有人執著於程序問題、認為應由香港以《二十三條》自行立法,有人則主張對《國安法》抗爭到底、絕無退讓空間。而香港人,必須在這些路線中作出歷史的抉擇:是選擇綏靖、委曲,還是奮力頑抗,全力周旋。這種選擇,正是民主派進行初選的真正意義。

今日美國參議院剛通過《香港自治法案》,眾議院亦將召開緊急聆訊討論《國安法》禍害。外國社會、政府對《國安法》選擇哪一種取態,除了國際政治、本身利益等等考慮外,同樣也取決於香港人對於《國安法》的反應和姿態。

因此,懇請大家全力宣傳 7 月 11 日及 12 日民主派初選,把握尚可發聲的機會,為香港下一波反抗提供最多的民意支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