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判藏彈簧刀男生守行為 官提刑期覆核指受辯方引述判詞內容誤導 辯方稱沒有扭曲

2020/7/28 — 18:13

去年 11 月 11 日「三罷」期間,一名中五學生被指在柴灣藏有一把彈簧刀,經審訊後遭裁判官香淑嫻裁定管有違禁武器罪成,判處守行為 12 個月。事後,香淑嫻主動提出刑期覆核,指判刑時過度依賴辯方引述被告在高等法院申請保釋時的判詞,而該判詞內容未經控方證明。案件今日繼續處理,香淑嫻稱辯方引述的判詞字句並不準確,她受辯方誤導影響判刑。辯方則反駁,須閱讀上文下理以理解判詞,自己引述判詞重要字詞及總括判詞,並沒有仼何扭曲。辯方又稱,被告已就定罪申請上訴,若是次覆核與將爭議的定罪元素有很大掛鈎,裁判官應停止覆核。惟香淑嫻裁定自己有權進行今次的刑期覆核, 最後押後案件至本周四(30 日)重新判刑。

由於高院原訟法庭沒有就被告的申請保釋頒下判詞,控辯雙方及法庭依靠口頭判詞的謄本。香淑嫻稱,案件於 6 月 30 日判刑,代表被告的大律師郭憬憲求情時,花很大篇幅引述他為被告在高等法院原訟法庭申請保釋時的判詞。當時提出 3 點,分別(1)郭稱原訟法庭稱本案以一般判處罰款為正常判刑;(2)郭表示「可以好誠實咁話畀法庭聽」原訟法庭法官指判處監禁不合理;(3)郭指被告遭還押 7 日,按原訟法庭表示是屬不合理及不合比例。

香淑嫻稱,上述 3 點從未出現於原訟法庭保釋聆訊的謄本,質疑郭憬憲表示的「引述高等法院法官的說話」是不準確及從來沒有發生過。控方認同香淑嫻的觀察。

廣告

辯方:是否要逐字逐句斟酌?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陳詞時,香淑嫻多次打斷,郭數度要求香淑嫻「聽埋我講先」。郭憬憲反駁,高等法院不會頒下有關保釋申請的判詞,只能靠在場人士抄寫,他並無扭曲法官的意思,只是總結及撰下最重要的字眼,質疑香淑嫻是否要逐字逐句斟酌?

廣告

郭憬憲強調,按法庭及控辯雙方所有的原訟法庭口頭判詞謄本,法官曾提及「本席認為本案法律上難以支持監禁式刑罰」、「如果判處被告教導所 6 個月喪失自由是超乎比例」、「本席不會左右裁判官判刑選擇,但另一方面若判刑引致不公平,本席須給予保釋,因此本席認為若不給予保釋會造成不公」。郭重申他於上次判刑時是引用原訟法庭字眼及自己陳詞,以說服法庭判處有條件釋放。郭多次強調,必須要閱讀上文下理,了解意思,而他只是總結了判詞,與判詞無出入,「最多精華咗」,但重申原訟法庭法官的確曾提及「不公平」、「不合比例」最重眼的字眼。

裁判官裁定自己有權覆核

香淑嫻卻不同意,稱上次判刑基於郭「引述高等法院字眼」,但今日卻發現並非確實字眼,是不確實的引述,不論郭是否故意,她的確被誤導,影響刑判決定,裁定自己有權覆核。香淑嫻續指,上次已經為被告索取感化、勞教、教導所、更生中心報告至今日仍有效,問及控辯雙方對此有沒有陳詞。

郭憬憲反對是次刑期覆核,指辯方已經就定罪申請上訴,若現時的覆核與將爭議的定罪元素有很大掛鈎,裁判官應停止是次覆核。此外,郭憬憲引案例指,裁判官須先點出自己判刑時犯下什麼技術性問題,不能未解釋就重新判刑,否則有如回心轉意,認為這並非妥當的覆核機制。惟裁判官不接受郭的說法,裁定自己有權覆核,要求辯方就感化官、更生中心及教導所報告建議的判刑陳詞。

官:還押 6 日定 7 日分別唔大

郭憬憲指,被告已經遭還押 7 日,香淑嫻卻稱是 6 日,郭表示根據其記錄是 7 日,香淑嫻稱:「6 日定 7 日分別唔大」。郭稱,被告還押期間正值考試溫書期,他承受巨大的壓力,而在考試期間再獲告知裁判官要就刑期覆核,影響成績。此外,被告並不知道涉案彈簧刀在背包內,感化官等報告中亦有重申這點。

郭又指,被告患有過度活躍症,使記憶力差。香淑嫻質問辯方有沒有醫生證明,證實被告的過度活躍症會影響其記憶力,郭稱沒有。香淑嫻稱,被告自小學被診斷出患有過度活躍症,到醫院接受治療,但自行停藥,沒有覆診,亦沒有聽媽媽的說話,使其母無法管教他。被告經常上學遲到、不交功課、於校內校外食煙。被告母親聞至,立即上前與律師解釋。郭及後澄清,被告並非自行停藥,而是和母親商討後兩人同意不再食藥的,而在校的過失行為是其成長困難,強調原來的有條件釋放是正確的。

香淑嫻則詢問,若然法庭認為有條件釋放屬於過輕,就感化官建議判處感化、更生中心及教導所各自認為適合被告,辯方有何陳詞,因為被告只得 18 歲,在判處監禁式刑罰前,須先問辯方意見。辯方明言被告不接受感化,而早前的 7 日還押已經足夠抵上其他刑罰。香淑嫻將案件押至 7 月 30 日重新判刑。

上次判刑與母連聲感謝裁判官

案件在東區裁判法院審理,上次判刑時,香淑嫻原決定判被告接受感化 18 個月,惟他不接受。香淑嫻其後稱綜合各種因素,終判被告有條件釋放,以 1,000 元簽保守行為 12 個月,並向他表示「祝你考試成功,畀心機溫書」,被告與母親聞判痛哭,連聲感謝裁判官。

今日聆訊時,母親先一直雙手合十,神情非常緊張。聆訊中段,被告與母親緊握雙手,被告數度靠在母親身上,神色擔憂。散庭後,被告依舊靠在母身上,有人安慰被告「無事㗎,唔洗擔心。」

被告吳銘揚(18歲、中五學生)原被控一項藏有攻擊性武器,指他於去年 11 月 11 日在柴灣道天橋上近柴灣道迴旋處的公眾地方,管有一枝雷射筆及一把摺刀。控方其後修訂控罪,改控管有違禁武器罪,指他於同日同地管有違禁武器,即一把彈簧刀。

案件編號:ESCC2524/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