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忘記,是這班有血有肉的手足令政府封關

2020/3/12 — 12:27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九個月了,拒絕相信槍械炸藥存在,仍大呼黑警自編自導的人,似乎正在減少;但在某些黃絲社群,這些聲音仍是不絕於耳。更甚的是,自詡進步派的連登,凡事都過於想當然。

連登仔是最勁的,人人米八又靚仔、IQ過智力門檻、忠肝義膽,還有金鐘罩神打。否則,怎會質疑屈打成招的手足是鬼,怪責他們「唔捱得」?他們想當然能天滅中共,想當然能清算黑警,想當然能捱過嚴刑迫供……是自卑,令他們停留在網絡與鍵盤的幻想中,指責比自己勇敢的人。

「#水晶之夜」手足都是血有肉的,絕不是虛構,不是恐怖分子,也絕不是神打。是他們令政府封關,但他們也是凡人,無異於你我,他們有家人、有事業、有伴侶,有各自興趣,也有各自專長。當然,他們也會痛,也會擔心。

廣告

被恫嚇「會搞你女朋友 」、「其他人都打得好慘,係咪想示範」等;「我無嘢講」後被嚴刑迫供,再無嘢講就再打。於是乎,兩名手足重傷骨折無法上庭、有人在「警誡」下篤灰;有人在「警誡」下承認參與。

難以想像他們是遭受何種痛苦及折磨,屈打成招也是無可奈可,何以會有人怪這班手足,他們已做得夠多了。要怪就怪黑警與政府,怪我們自己,怪遙遙無期的三罷。

廣告

「法治已死無險可守」已是不爭事實,法庭無視屈打成招依舊照審照判,殘廢、頭破血流等等都絕不是孤例,而是每日都在上演的事。然後仍有人稱,要相信制度與法庭,諷刺嗎?

10月13日割狗頸的許義士、12月23日大埔開槍的蘇義士、梁凌杰、陳彥霖、周梓樂,還有無數死傷手足……每日有不少手足在暗地裡「靜靜雞」以自己將來作賭注。

九個月了,或許我們無法一一記住他們的名字,但卻可以繼承他們的願望與遺志。遺忘會使人無法向前,回想當初是甚麼驅使大家走上街頭、是誰令人失望不已、又是誰令人憤怒不已。

還有很多事可以做,但首先,亦最基本,宣揚理念,同時肯定手足的貢獻。

作者 Medium

(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