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獨立媒體、政治評論人

2019/11/19 - 9:34

別讓,一代青年的血淚白流

港警進攻校園,不是學生作亂,不是以暴制亂,是中國政府以暴力跟恐懼,對付香港一世代的青年菁英。

什麼是暴力的本質?家長對自己的子女施暴,飆車族毆打路人,那些在世界各地發生的暴力,受害者不是因為不乖而受虐。打你虐你,不能讓你變好,不能解決問題。「我打你,不為了什麼,只因為我可以,只因為我開心。」

暴力的本質,是施暴者的情緒表達。暴力讓施暴者感覺愉快,就像唱歌喝酒,不需要任何理由,你高興可以做,不高興也可以做。一個人施暴很開心,一群人施暴更開心。就是這麼單純又殘酷的事情。

廣告

每個人都可能對暴力沈迷,特別是在不需要承擔後果的時候。港警蒙面、沒有編號、不出示證件、不確定他是否為中國武警、有官僚體系的官官相護。。這個中國刻意促成的狀態,鼓勵了港警成為殺人魔警。

人不會因為穿上警察制服而長出良心,也不會因為穿上黑衣而變得暴力。警察的養成機制,沒辦法確保他們能保有一顆善良的心 — 除非警察做錯事,會被懲罰。

一個市民使用暴力,會負上法律責任;一個港警使用暴力,會受到同儕敬佩。一個市民成了強暴犯殺人魔,警察會抓他;一個港警成了強暴犯殺人魔,政府會掩護他。

民主社會裡,激烈的抗爭運動後,過激的抗爭者要罰錢坐牢,過激的警察也要罰錢坐牢。這種健全的狀態,使得警察必須謹慎使用武力,更不能沈迷於免責的施暴行為。

有人說,這樣會減損警察的士氣,事實恰恰相反:正是因為警察暴力會受罰,人民才會相信警察的力量是有所節制的、是合理公正的,才會尊敬警察,才能在衝突過後重建信任、恢復和平。

一群流浪漢聚集在公園裡游手好閒、野餐居住,警察也不能荷槍實彈,發射數千枚加料的催淚彈,拿真槍跟音波砲把他們趕出來。一群大學生聚集在自己的校園裡,你再不認同他們的行為主張,又有什麼理由開戰?

港警進攻校園,憑藉的並不是法律,而是施暴的渴望。按照民主社會的正常程序,司法部門掌握了犯人的罪證,可以指名道姓的發佈通緝,並適度的出示罪證以供公信。

那麼,港警的說法是什麼?「其實警方是用一個比較上和平的手法處理,亦沒有攻入理大,這件事不存在。」這樣明目張膽的謊言,出自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之口,兩小時前的官方新聞稿上。

港警說不出要抓誰,有什麼證據,直接認定整個校園裡的學生都是共犯。這不是執法,這是暴行。

如果你真的有心了解實情,你勢必被一張張青年的面孔所震撼。他們驚訝、恐懼卻又勇敢無比。他們驚訝於政府的謊言,恐懼於逼近的暴行,卻有一種堅韌的力量支撐著他們。

那是,手足之愛。

面對那些冤屈死去的手足,昨日我未能救你於殘酷煉獄,至少於今日我能盡所能的、多一刻的不屈。即使今日的不屈填補不了你的冤屈,但我以生命為誓未把你忘記。

這是我所看見的,香港,一座自由城市,在中國特區統治二十二年後,依然傲骨分明。

有人問我,能為香港人做些什麼。金錢、物資、行動,實體的援助都是重要的,但與此同時,別轉過頭去,好好記住這個血淋淋的故事。

記住中國政府在繁榮、和平、強壯的假面下,以暴力跟恐懼對付一代青年菁英的事實。不管經過五年、十年、二十年,把這個正確的敘事流傳下去。

在中國透過金錢、禮遇跟款待魅惑你的時候,永遠記得在笑臉背後,那張冷血殘暴的真實面孔。別讓,一代青年的血淚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