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28 - 11:43

利劍出鞘,推遲選舉大陽謀

「35+」希望渺茫,不是因為勝出機會低,而是黨國根本不會讓選舉正常舉行。

「35+」充滿希望,不是因為目標可達,重點在過程,老大哥操弄選舉,展示強盛的橫蠻,全世界文明社會都看得明白。

由西環到銅鑼灣的西廠東廠選舉操盤官,絕不能讓區議會選舉被殲滅的災難重演,「35+」他們死罪難饒,莫須有的大面積 DQ 不夠安心,以疫情為由押後選舉已擺上議程,兩星期不夠,要一年。

廣告

疫情失控要押後?南韓國會選舉四月十五日舉行,選前個半月,正值疫症高峰期,每天五、六百宗確診,最後選舉如期舉行,文在寅領導的執政聯盟取得過半議席。南韓是首批中國以外爆疫的國家,個半月時間,足夠文在寅政府把疫情壓低到選前一周每天約三十宗確診。一個有自信的政府不怕民意考驗。

七月五日舉行的東京都知事選舉,選前一周,平均每日七十七宗確診,選前一天,增加到一百三十一宗,選舉繼續,小池百合子一樣連任。

再看看權貴最喜歡比較的新加坡,國會大選七月十日舉行,選前個半月,疫症剛於高峰回落,但每天仍六、七百宗確診,到選前一周,平均每天仍有約一百六十宗確診,選舉繼續,執政人民行動黨大勝。

梁振英喜歡比較英國,英國在三月底通過法例押後五月初的地方選舉。三月底英國每日有約一千宗確診,疫症蔓延時,當時正是準備以「群體免疫」,準備「一鑊熟」齊感染。至五月初原訂選舉日子,每天四、五千宗確診、每天五、六百人死亡。特區政府是否預期情況要壞到這地步。

這個世界當然還有很多地方押後選舉,玻利維亞本來同香港同一天九月六日辦總統大選,現在正準備延遲。當地發生什麼事?疫症失控到一個地步,警察在街頭與居所中,找到 420 具屍體,當中估計有八、九成因醫療系統崩潰失救,死於武漢肺炎。香港來到了這一天嗎?

還有,智利於去年的大規模示威後,民主政府承諾舉行修憲全民公投,投票也因疫情推遲了,智利爆發情況如何?人口是香港一倍多一點,但現時每天仍有兩千人確診,疫情至今死了九千人。

保皇黨謂大批大灣區香港人因為封關難以回港投票,不公平。據此邏輯,大批港人居於英美加澳,也因為封關受影響,不如延遲選舉一兩年,全世界疫症消失才選好不好?

保皇黨又謂,疫情影響長者投票意欲,不公平。很多長者繼續每朝飲茶、在公園聚集下棋、巴士地鐵繁忙時間仍然擠逼,只要做好防疫安排、增加票站人手、或延長投票時間,自能大大減低排隊時間及投票風險,有幾複雜?

當然,眾多老人院手心雷部隊、或是無端端有人大排筵席的選舉異象,疫情期間無計可施,不公平。

聽到保皇黨大聲疾呼選舉不公平,香港人應該憤怒。立法會選舉幾時公平過?權貴自製 DQ 新規則公平嗎?功能組別扭曲選舉公平嗎?

美國國務卿蓬貝奧最新的「討華檄文」中,重提當年主催中美建交的總統尼克遜去世那年說過的話,當時正值北京六四鎮壓之後,尼克遜對他的傳記作者談起中國說:「我們可能製造了一個科學怪人(Frankenstein)。」當年中美建交,把封閉的中國帶向全世界,結果製造了一個大家要警惕的怪物。「35+」的照妖功能,即將上演;「35+」與香港的剩餘價值,正是向世界展示科學怪人的暴虐。

為何保皇黨吹風,選舉要延後一整年?因為要 buy time,要製訂新法律武器,令內地香港人可以投票,甚至在內地設立票站大規模造票,確保「35+」不會出現。在立法會真空期間,也許會出現台灣戒嚴時期的「萬年國會」,保皇黨永霸議席,什麼緊急法案隨時通過,為所欲為。

那麼又為何不多等兩三星期,待疫情進一步爆發時才宣布推遲?吓,本來就不想選,當然早決定好過遲決定,一旦人算不如天算,疫情竟然緩和起來,西環一黨豈非找不着藉口?反正就不想選,難道要 DQ 主任個個做醜人,讓全世界看到大面積 DQ,然後發現仍然輸面大才宣布取消選舉?醜陋的事如果能做一次,又怎會做兩次。「因疫情取消選舉」比「大面積 DQ」,國際觀感好得多。而且,疫症大爆發,民怨一定反映於選票之上,保皇黨深明自己輸硬;共產黨理論核彈:不能保證自己贏的選舉,為何要舉行?

可見將來,香港不會有正常的選舉,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是很多香港人有生之年,最後一次有意義的投票。

【惡法日誌.之三十九】

 

相關文章:
去年區議會選舉,確實是「最後一次做愛」:今個星期日,如果那是你最後一次做愛
玩政治,忘記了疫情:如此政府,你有理由憤怒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