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到了今天,你還相信法律嗎?

2019/12/30 — 16:56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係法治精神最基本的前提,但係喺呢半年嚟香港已經打造咗三萬個在法律之外,在法律之上嘅特權分子,比一般市民「平等」得多。

法律面前,並不平等

同一條法例,同一個做法,一般市民攜帶「伸縮警棍」進入機場禁區就要被控並且判罪留案底;休班警就叫「一時大意」,並無違法,訓示了事。試問嗰位提倡「犯法就係違反法治」嘅律師會會長,這是何等嘅法治?

廣告

星火同盟公開受市民捐款就被抹黑為「洗黑錢」,遭凍結七千萬資金;警隊福利基金組織公開接受過億元嘅「捐款」,捐款者嘅資金來源更加可疑,卻被視為愛國愛港;現任警員榮升大灣區豪宅業主,公開表示香港警員買樓有折扣,「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與「收入與職位不相稱」的嫌疑寫在牆上,廉政公署不發一言,無作任何調查。這又是否法治精神?

警隊可以肆無忌憚全因整個制度崩壞:警察投訴課本身係警隊入面嘅架構,卻用盡手段去阻止投訴人立案;所謂獨立嘅監察機構「監警會」,只有審視警察投訴課報告嘅權力,並無傳召與調查權,海外專家都直接指出監警會做唔到任何嘢並辭職明誌;一哥明確反對「獨立調查委員會」,就係怕有任何可行機制去制約警員;其他執法機構,如廉政公署直接向特首問責,廉署職能名存實亡。加上警隊由上而下系統性地隱藏身份,以逃避刑責。警權全沒監察,缺乏制衡下,儼如三萬人的武裝恐怖分子。

廣告

「公、檢、法」互相合作的「法治精神」

即使有警員犯法,只要負責執法嘅警不作調查,不作拘捕,根本就不會成案;加上律政司選擇性檢控,不平等地用檢控作為政治打壓嘅手段:7.21 元朗暴動現今白衫人被控只有七個,有好多證據確鑿有片有樣嘅「暴徒」半年嚟仍然逍遙法外;警員即使犯上再嚴重嘅罪行,只要律政司不檢控,永遠無辦法將佢哋帶上法庭。相反,被捕嘅示威者即使證據不足,仍然會用最嚴苛嘅法律,玩弄冗長嘅法治程序去打壓。係資源、金錢上,政府有壓倒性優勢,佢哋背後有萬億庫房作後盾去打昂貴的法律戰。「公、檢、法」合作,全面為鞏固政權打壓異己,喺呢個層面上,已全面與大陸接軌。即使法官再點樣持平判決,亦難以彰顯公義。

立法過程不公義,法律淪為政治工具

香港嘅立法過程由政府主導,由北京傀儡把關,再逆民意嘅法律都可以通過。今年推「逃犯條例」,下年可以推「廿三條」、「侮辱公職人員罪」。只要政權想做嘅,作為橡皮圖章嘅立法會都會照過無疑;更可引用「緊急法」繞過立法會直接立法,如取如攜。以「司法覆核」挑戰新立嘅法律違憲,只係垂死掙扎,因為終審法院之上仲有一個至高無上的人大,擁有釋法權力,即使佢哋僭建基本法,修改、以至扭曲基本法原意,香港法院一律要跟從。佢隨時可以宣佈「國際人權公約」不適用於「危害國家安全」情況,或者直接頒佈「香港人權法」無效。

喺一個完全不公義、不保障市民利益嘅立法過程,只談「遵守法律」係本末倒置。為保障辛苦嘅警員嘅尊嚴,政府隨時可以立法,每名市民見到警隊皇軍必須 90 度鞠躬敬禮,否則視為犯法,可判監禁。到時特首、行會成員、律師會會長又會出嚟講,係法律就要遵守,否則就係破壞法治,希望市民要好好鞠躬,不要「以身試法」。這樣嘅法,你會唔會遵守?

好似危言聳聽,但係經過咗呢半年,你仲見唔夠過份、離譜、無恥嘅事咩?用腳推開人唔離譜Kicking a yellow object 唔過份用電單車多番車向人群係保持安全距離唔無稽?仲有乜嘢唔可以發生?昨日楊潤雄已經明言使用「不適當」教材嘅教師以至校長政治立場不正確可被開除,「一件污,兩件穢」,一個被揭去假面具,滿口鮮血的殺人政權有咩做唔出?

法律之所以為法律,係為咗保障嘅個人權利及自由不被其他人侵犯,成為社會上的共識及行為法規。現今嘅法律成為鞏固極權、打壓異己嘅武器。「我就是法律」、「順我者倡,逆我者亡」等思維都不是法治精神。法律唔係咩「天條」,只係政權及假民意代表經過堂而皇之嘅程序下通過嘅條文,當一個國家為鞏固權力連聖經、可蘭經都可以竄改,到了今天,你還相信法律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