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度崩壞之際 真相是香港人永遠的根據地

2020/8/28 — 15:48

去年 7.21 元朗(網上片段截圖)

去年 7.21 元朗(網上片段截圖)

【文:楊文俊】

司法制度,警政制度,以至社會一切的既有制度,受到公眾的信任,建基於其往績。香港人相信法治,源於統治香港超過一甲子的英國統治者堅守法治。香港人相信警方,源於港英時代警察的良好表現。既有制度獲得尊重,先要有其可敬之處。如既有的制度並不照顧大多數持份者的需要,遭到持份者反對實屬必然。

正如秦暉教授於《共同的底線》中所言,中國一直以來均是實行「外儒內法」的制度。包裝上為儒家,實行上則為法家。踏入現代社會,儒家思想已開始過時,本質上奉行法家思想的統治者為了迎合市場,包裝逐日新月異,一時「反共」,一時「反攻」,一時「反儒」,一時「反法西斯」,一時「反蘇修」,一時「反美」,一時「反日」,然而不論表面的立場如何,使用甚麽樣子的文字,三作牌豎得多高多大,本質上仍是以法家思想為根本。

廣告

法家思想的關鍵,是法律的用途乃是實行統治者計劃的工具,並非用作保障任何人的權益。至於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呢?則是以一切公共行政下可行的方式,進行最嚴密的管理,務求使社會每一持份者均服務於統治者的政治目的。三者混合起來,會生成了甚麽?生活在香港的每一個人不會不知道。

香港現在是實行甚麽的主義,甚麽的制度,人人心知肚明。正因如此,荒謬的事情,指鹿為馬的事情,在可預見的將來,只會從每數年一次,變成每年一次,每月一次,每週一次,每日一次,至無時無刻都發生,滲至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我們熟識的一切,將會變得不似我們的預期。

廣告

弱旅面對遠比自己強大的勁旅,要生存必需針對勁旅的弱點,於勁旅力有不逮之處建立根據地。我想,在指鹿為馬的時代下,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時時刻刻地堅守真相。發生過的事,刻印那個被命名為二零一九的時空中,任憑權力再大,軍力再大也無法將之磨去。我們需要永遠記着二零一九年發生的人每一件事,那真相的全貌,那不怕洪爐火 的事實。那將是香港人永遠的根據地,存在於每一個尚在堅持的香港人的腦海之中。

我想,若果我們可以再從根據地再走多一步,那一步就是將真相傳播得遍地開花。我們要讓同溫層以外,讓香港每一個人,明明白白地得知香港發生了甚麽事。我們要讓香港以外,讓世界每一個人,明明白白地得知香港發生了甚麽事。我們更要讓我們的下一代,讓香港將來的每一個人,明明白白地得知香港曾發生了甚麽事。擁抱真相,拒絕謊言,就讓大千世界,世世代代也記住發生過的事。

共勉。

作者臉書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