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度落伍、天堂崩壞 — 孰令致之?

2020/9/20 — 21:20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 Pixabay

《誰令樂土淪險》

逐利商人性,成敗看虧盈。
但思連田宅,懶理致文明。
巨賈忘祖國,碩鼠念膻腥。
財多思保本,積富望收成。
傍官甘效命,順黨表忠貞。
愛國也愛黨,假意也假情。
求財不求真,賣品不賣誠。
只道君為貴,總視民為輕。
欲通財貨路,助壓眾民聲。
政商天仙局,黑金大本營。
綏靖資暴政,作倀毀天秤。
市場傷崩壞,社會陷濫刑。
權泛干世務,政惡害繁榮。
下達統戰令,上繳財閥驚。
暴秦早有例,聚富咸陽城。
銷兵資國祚,民膏潤朝廷。
銅臭因賈濁,川滯難河清。
樂土淪險境,得咎孰當應?

香港搞到今時今日這個地步,市民怨氣深重,而且社會各方面都陷於崩敗,黑警暴虐成風成例,官員濫權,法院及司法公正岌岌可危。而香港的經濟前景也面對更多不明朗的因素,失業率也正在高升。面對這個局面,各方面都充滿怒氣,也不服氣。

作為香港人,當然個個都有權對於搞成咁表達不滿及投訴。政府及建制陣營,個個都難辭其咎。而作為建制陣營中的一個主要族群就是商界,香港社會及經濟崩壞,對他們的利益必然會構成重大的損害。但他們又可以怪誰?他們甚至可以說是咎由自取。遠的不說,去年搞到香港風起雲湧的那個送中條例,商界雖然感到憂慮,但仍然為了要服膺於北京及特區政府的權勢,直到 6 月 9 日百萬人上街之後,作為商界代表的政黨及議員仍然出來表示會投票通過政府的草案!

廣告

這一年多的事件及事態發展,充分反映香港制度落後於形勢,也不能有效把民意輸入政府的決策過程當中,政府的處理方法也更加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市民要求問責,要求制度上的改革,要求獨立調查,要求改革警隊,其實全部都有充分的理由。

香港的政治制度不進則退,當然最主要的是中共背信棄義,拒絕落實在基本法寫得清清楚楚的政改步驟,也不承認曾經在回歸過程中多番作出過的承諾。中共這種作為,特區政府在政改上的不作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商界一直都拒絕讓香港順利發展進一步的民主。因為他們不想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擔心民主化會提升市民的期望,也擔心民主化會削弱他們既有的優越地位,更不想放棄他們在政治上的長期把持着的不平衡話語權。

廣告

長期以來,那些商界的代表都把持着制度傾斜的好處,拒絕正視社會的民主訴求及政制改革的需要。北京也看準了這一點,把他們看作最主要的統戰對象,把他們的保守觀點作為北京背信棄義的其中一個主要依據。而且商界人物也樂得這樣被北京利用,因為這正是他們心底裏的陰暗意圖,他們只想繼續維持既有的格局,讓他們可以參與政治分贓的遊戲。可以說,共產黨及商界基本上一向都是沆瀣一氣。

每當北京要削弱一國兩制,要在香港胡作非為的時候,或者當京官就着《基本法》或其他香港事務胡言亂語,不按牌理插手的時候,大部分所謂商界代表也總是只知在旁打邊鼓,從來都只知以愛國之名來支持不得人心的政策。看看那些在立法會的商界代表或者在選舉委員會的商界代表,又看看成為北京入幕之賓的那些商界人士成為政協成為人大之後的咀臉,就會明白這些人有多倒人胃口。他們不少都拿着海外護照或者把家人送到海外,個個都虛情假意說愛國愛黨。實際上只是傍着權勢:希望盡量搵多啲着數,希望繼續維持在香港的壟斷性地位。

過去一年,有部份商界人士開始覺悟,但只是少數。大部份都仍然只是袖手旁觀,對政府的濫權行為,警察的暴力問題視而不見,任由香港年輕一代被傷害,被判刑。他們有幾多人講過一句公允的說話,有個別說了一兩句的又是多麼微弱無力。

為什麼有人會提出要搞黃色經濟來抗衡政權,原因正是處於經濟主導地位的那些生意人,大部份都是助紂為虐、為虎作悵的從犯。有些更是赤膊上陣、歌功頌德,為政權的胡作妄為鳴鑼開道。當有一些新興的年輕人或新銳力量宣揚黃色經濟的時候,他們有採取什麼態度來打壓。這些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現在經濟逐漸變壞,因為社會肌理受到破壞而影響到經濟活動,也令香港人自發地作出調整及抵制的時候,那些商界代表還在發春秋大夢,以為如果可以盡快如北京所願的所謂「止暴制亂」,就可以重拾經濟動力。他們似乎還不明白香港社會已經發生了一些難以逆轉的改變。而且,近期影響香港社會恢復元氣的關鍵因素,除了疫情之外,正是在於政府死性不改、死不認錯,警察也繼續製造矛盾、挑動對立。而司法體系的淪落,政府意圖破壞三權分立,不正是對公平的營商環境的最大損害嗎?

就在近日,北京又下達了新的政令,說要加強對商人及非國家資本的統戰,這包括了香港商人在國內的投資。誰知道這一種統戰工作及手段幾時又會燒到香港?反正一國兩制已經變得岌岌可危,在世界各地的抵制及制裁下,香港要繼續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經越來越渺茫,在北京當局近期這一種戰狼外交及極左政策之下,誰可料到有什麼事會發生?

到了這個時候,商界人士才出來投訴香港已非當日企業營商之樂土與天堂,又認為穩定的環境受到破壞,商界也是動輒得咎。但商界人士是不是應該更加應該深切反省,造成這種以權害法,破壞香港穩定環境的橫流,究竟根源在哪裏?又是誰令到這種橫流可以肆虐?他們是不是仍然不能明白,如果沒有一個合理的制度,任由權力意志胡作非為的話,營商環境受到破壞、受到危害,也根本是無險可守,隨時可能會發生?究竟一向以來是誰阻撓香港社會在政治及社會發展上進步,只意圖繼續保持經濟上的優越地位?

如果作為香港其中一個主要社會及政治主流力量的商界,繼續採取這種綏靖主義來面對不斷向社會全方位伸出魔爪的權力,還要扮演傳聲筒的角色,他們又憑什麼對現在出現的這個結果作出投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