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制止警隊加薪 後區選關鍵戰役

2019/12/24 — 11:09

警察公然違法用私刑而不被追究,已成為香港社會的核心矛盾。如果不能叫警察低頭,香港就正式淪為警察城市,人民任由當權者魚肉。當五大訴求中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仍然無影無蹤,人民怒不可遏,立法會財委會自 12 月 6 日起的公務員加薪撥款(包括警察加薪)審議,自然迅速提升為繼《逃犯條例》和區選後,體制內最激烈的鬥爭。

這篇短文希望簡介最新戰況,以及 1 月立法會復會後的三大戰線。希望手足集思廣益,打好這場仗。

過去公務員加薪在立法會中並不會掀起爭議,政府今年的計劃跟往年一樣,目標在 7 月通過,只因立法會大樓設施受損才被迫押後。此一押後,意外地為香港人帶來一個難得的制衡警察機會。新一年度立法會於10月重開後,民主派議員已經就公務員加薪研究應對之策,並提出三項訴求:

廣告

1)警隊過去 6 個月一直漠視警員濫權行為,亦不公開涉及的額外開支,審議時必須對立法會交代得一清二楚
2)市民仇警,政府必須將警隊加薪從整體公務員加薪切割開來,分開討論;
3)警務處長必須出席財委會會議,直接面對議員質詢

立法會財委會 12 月 6 日開始討論,12 月 13 日第二次會議,12 月 20 日第三次會議。三次會議中,政府為保警隊面子,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羅智光一拒絕分拆,二拒絕安排警務處長出席,保安局亦只披露了警隊半年超時工作補水總額為 9.5 億。正當民主派感到老鼠拉龜,無處發力,許智峯於 13 日突然提出引用《財委會議事程序》第 19 條,傳召警務處長到委員會作證,打破了悶局。

廣告

許智峯這一着之所以為保皇派帶來煩惱,不是因為擔心鄧炳強真的會被傳召(一定夠票否決),他們是害怕「傳召議案」會成為民主派在財務委員會的最新拉布工具。試想想,如果日後政府提出的財務建議討論都要先辯論是否傳召官員作證,民主派對保皇派和政府的牽制力將大大增強。更重要的是,傳召權是建基於《基本法》和《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保皇派不能透過修改《議事規則》和《財委會會議程序》隨便剝奪。

12 月 20 日,財委會用了一整天時間討論如何處理議員提出的傳召議案,為民主派爭取了一個聖誕新年假期的時間。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把握這兩個多星期,令政府在 1 月 10 日復會後面對更大壓力,最終不得不讓步?

首先,民主派要死咬住傳召警務處長這條戰線。官員到立法會接受質詢,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本來就是他們的職責,只是港人多年來已習慣忍受官員的語言偽術。阿峯打這張「傳召牌」,正好重新確立人民和議會的監察權。我們要在復會前,令傳召警務處長成為「香港人共識」,連保皇派也不敢貿然反對。若果保皇派玩程序讓阿峯最終連議案也提不出來,阿峯更應考慮提出司法覆核反制。

第二條戰線是區議會。大家記得區議會經常被政府威逼利誘做政治啦啦隊,最新一次正是十八個區議會主席聯署支持《逃犯條例》修訂。新一屆由民主派控制的區議會 1 月 1 日上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應盡快聯絡各個區議會主席熱門人選,促請他們在財委會復會前以聲明或議案方式,反對警察加薪,聲援立法會。每位民主派區議員亦要在社區裏支持傳召鄧炳強。

第三條戰線是擴大公務員對警隊的不滿,形成內部分裂。林鄭和公務員事務局為了保護身為黨衛軍的警隊,寧願其他公務員一起攬炒冇得加人工。所有香港人都要告訴身邊的公務員朋友一個事實:警察私刑犯眾憎,將癌細胞切掉是保護整體公務員的唯一方法。這股公務員內部對警隊的怨氣如果不斷擴大,肯定是逼政府讓步的致命一擊。

「粉紅網媒」剛剛傳出中共將於明年年底強推23條立法的風聲。若北京打算未來幾年繼續強硬打壓路線,香港人更應寸步不讓,在每場關鍵戰役全力以赴,以祈化被動為主動。制止警隊加薪是追究警暴的核心戰役,有極大的象徵意義,對運動的鼓舞作用非常顯著,必須好好把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