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T 錢、電光火石間犯錯、做錯有高層力撐 — 教前線醫生又羨慕又妒忌的待遇

2019/12/16 — 12:29

【文:一名從來沒有收過OT錢的前線醫生】

早幾天,政府公布了警務人員過去半年的加班津貼金額,達到九億五千萬元,即是每名警員平均可以得到過萬元的加班津貼。一時間,醫學界出現極大反彈。但外界人士不會明白,為何我們反應這麼大,因為他們並不清楚前線醫護人員生活有多艱苦。

其實公立醫院醫生是沒有OT錢的。大家可能會問,不是有SHS(編按:特別酬金計劃)嗎?但SHS和OT錢差天共地。SHS只能夠在指定時間指定條件下才能夠申請,例如只有在冬季流感高峰期的幾個月才會開放給員工申請。但眾所周知公立醫院一年四季同樣忙碌,難道不是冬天病房就不是爆滿嗎?所以,其實前線醫生一年十二個月也在OT,但只有冬天才得到醫管局施捨。再者,SHS也有極多限制,例如只開放在放工後兩小時才適用,或者特定日子例如公眾假期才可以申請。所以,如果前線醫生早了兩小時上班,遲了三小時下班,也只有最多兩小時SHS。

廣告

有人說,警察工作的時候只能夠在路邊吃飯盒充飢很可憐。但更可憐的前線醫生有時只能夠吃被警察鄙視的麵包充飢作為午餐。我也曾經試過因為上午門診差不多三時才完結,又要接著看下午的門診,所以根本不能夠離開門診部,只能夠中間靠護士施捨給我的幾塊餅乾就挨了過去,結果晚上差不多九時才能夠離開醫院。當我見到警務人員能夠吃飯盒作為午餐的時候,我竟然有一點羨慕和妒忌。

如果有人認為警察在電光火石間犯錯事不能避免,那麼請問我們又可否在電光火石間犯錯呢?在急症室,每天都會遇上一些要在電光火石間作出決定的嚴重病症,例如急性心臟病發、缺血性中風、敗血症、嚴重內出血,還有更加血腥的車禍、墮樓、工業意外、自殺和謀殺的傷者被送到急症室。如果醫生在電光火石間作出了錯誤的決定,輕則造成永久殘廢,重則病人一命嗚呼。恐怕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未有同事會以這個作為理由,在醫務委員會的審訊中抗辯。

廣告

除此以外,我們也很羨慕警察公共關係科高層可以每天下午四點鐘,在記者會中力撐前線同事。每次見到有所謂的醫療事故被報道,醫管局的高層立即化身成為足球員,將波射到前線醫護人員的腳下。哪怕是一件小事,也會立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我也想有高層像曾偉雄一樣,向全世界說「你哋冇做錯到」,也想有人像鄧炳強一樣強硬回應彭鴻昌。當一名病人住進私家醫院接受極多極昂貴檢查而需要繳付市價的時候,也可以成為投訴理由,被東張西望大肆報導,大家可以知道香港醫患問題有多嚴重嗎?就算我們沒做錯,原來病人付多了錢或者醫護人員不能夠像六星級酒店侍應一樣服侍他們,也可以成為投訴理由,也有人要求醫護人員跪低。這一刻,我們突然很羨慕警務處有如此多選擇跟前線警務人員核爆也不割席的高層。只可惜醫管局的高層割席的速度比起光速要快。

至於海底撈呢?不好意思,現在已經是冬季流感高峰期了。平常的節日,我們也要上班,部分同事更要當值。到了這個年年都出現、一年比一年嚴重的冬季流感高峰期,又是我們這批前線醫生買血的好時候。賣了血賺到丁點兒的錢又如何,放工的時候能夠到飯堂吃個頽飯充飢就已經心滿意足,哪裏有時間到深圳吃海底撈呢?

所以說,其實香港的警察很幸福,他們不過是在今年六月起開始辛苦,而且一直以來特區政府也選擇與他們不割席,更有保安局聲稱可以無限加碼的OT錢、有其他紀律部隊人員被抽調去協助他們,而且他們的辛苦是會看見盡頭的。相反,公立醫院醫生面對的困局一年差過一年,多屆政府也從來沒有正視過相關問題。每次有人提出問題癥結,就有人打算懲罰醫護界,醫管局只懂得不斷道德綁架香港的醫護人員,不斷逼前線賣血救全家,跟OT錢不能相提並論的SHS只不過是對前線醫護人員的施捨。我們別說沒有機會到深圳吃海底撈,更連吃一個飯盒作午餐也竟然是一件奢侈的事,用生命麵包作午餐對醫護人員來說也是家常便飯。這一刻,有人關心過我們嗎?

張建宗會說我們也是人,連續工作30小時是很辛苦的嗎?其實,我們並不是今年才開始要連續工作30小時以上,而是從畢業的那一刻開始就差不多每星期也要面對如此困難的工作環境,然後更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繼續賣血去支撐整個醫管局。這個就是前線醫生的悲歌。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前線醫生的悲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