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你老母,講完

一切按劇本,「依法」發生,香港傳媒本來已在彌留狀態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已經消失。

有別於黎智英因個人言行被捕,蘋果日報及其高層,被指控的是刊登報道「幾十篇文章」危害國安,編採人員被指控「責無旁貸」

國安法以言入罪就自然,而且可以無視傳媒機構對新聞材料的保護原則,隨意檢取調查,並獲偉大法庭授權認可,此其一。

更甚,是作為編採人員,你本身是否實質有參與處理相關內容,原來不相干。

就是你公司刊登了一些政權不順眼的東西,即使那非你所想所寫,只要能和你拉上關聯,都可以指控你犯罪。

國安法就是一條徹底的連坐法。

所以,只要你是蘋果日報的一員,都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誇張?才沒有。

今天,蘋果日報資產是「黑錢」,大樓是要封鎖的「犯罪現場」,編採人員的電腦都成了「犯罪證據」。

當下的「罪犯」是蘋果日報、五名董事,明天到誰? 誰又會因為不知何時、何地寫過說過的不知道甚麼,危害到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安全?誰知道。

莫說你我,李桂華、蔡展鵬甚至李家超,可能都不知道,然則,那裡還有甚麼去你媽的免於恐懼的自由?

所以應該要問的問題是,面對恐懼,該如何,面對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刀,該如何。

每人答案不同,個人只是,除了憤怒、傷感以外,工作處事,一切如常。正確的事,不可以被政權紅線織成的網強行扭曲成錯誤。

寫真確的、否定錯誤的、嘲笑無恥的,今日如是、明日如是。

而若然有人因為堅持正確的事而倒下,餘下來的人更應該繼續走下去。

最後,對於和政權指控的所謂「犯罪份子」切割的問題

割你老母,講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