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1/5 - 13:14

創意法律學

曾經問一位做會計的朋友,你讀大學時,有沒有課堂教你造數?朋友嘿嘿冷笑兩聲說沒有,然後說「我們有一科叫創意會計」。

又聽到不少念法律的學生慨嘆,現在的法律,已經不是讀書時認識的法律;同學們,你不須擔心,當法律本質由維護公義變成打壓武器,法律學院會懂得與時並進,迎接「法律武器化」大時代,增設新課程,如「創意法學」或「法律考古」,教授帶你走進法律叢林搜尋隱世武器,也會教你法器挖墳術,釋放早已被違忘的殖民地惡法幽靈,吹一口氣,變成現代蠱咒、整人利器。

日後晉身西環法律精英或律政檢控群英行列,此等學識,就是時代精神,引領你走向康莊大道。

廣告

眼前這一幫法律改造者,革法律的命,創造性顛覆,不拘一格,日日新鮮。最新傑作之一,反轉立法會特權法,把本來原作保護議員表達權利的法律,變成限制拉布與打壓抗議的殺手鐧,八名泛民議員及助理因為抗議李慧琼強行開會,質疑越權,反被拘捕。最新傑作之二,在行政程序修改選項,設陷阱引誘你作「不實聲明」,又可以不成比例高調拉人搜屋恐嚇記者。警察執法,以報復為目的,否則既如此大義凜然,為什麼同樣車牌查冊,只拉香港電台記者,放過《大公》《文匯》?這就是「忠誠勇毅」之義,警察所謂「忠誠」,不是對市民忠誠,是對黨忠誠,對黨媒忠誠。

倒行逆施,特區傀儡團隊最擅長,律政公檢法國安聯合體把保護議員的法律挪用作整治議員,把宣誓規例變成政治檢查緊箍咒,活化過時惡法,僭建人大「終審權」;本應代表人民的議會,卻由零票當選的議員把持;本應服務人民的公僕,變成服務權貴的工具。

議會內幾下肢體碰撞不叫暴力,西裝骨骨拿着法律武器亂槍掃射,才是真正暴力。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