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6 月 4 日,六四 32 周年。

創造新的公共記憶 令歷史照進未來

非常同意阿藍所說,記憶的傳承,在於創造新的公共記憶

香港人以行動構築的三十年不滅的燭光集會本身,意義正在於此。

私人記憶,只有將之公共化 — 大聲說出,告知彼此,共同行動 — 並且在公共化的過程裡,共同參與、創造、建構成為新的公共記憶,才是令歷史照進未來,令今天有自覺地活在歷史中的唯一方法。

六四鎮壓不能指代八九抗爭。天安門、北京不能指代燃遍各地的浩大反抗。其實我們不是要守住記憶。記憶是守不住的。記憶必須要不斷細化、不斷闡釋、不斷對話、不斷更換不同時空的視角去重啟和交流,才不會只是一枚符號、一道傷口、一句悼詞。

經歷過 2019 的人,應該會更明白 1989。30 年後,你希望人們如何記住 2019 的香港?30 年前,1989 和那一個世代的經驗,當然也遠遠不止於輓歌。

如果說記憶是反抗,它所反抗的,表面上是權力對記憶的遮蔽和扭曲,但更深一步,其實是要反抗記憶與現實的人為斷裂。對抗遮蔽嗎?關起門來在自己心裡默念一百遍事實就可以了。但對抗斷裂,就必須要有將歷史與今天連結起來的公共行動 — 將私人記憶演化為公共「紀念」的行動。

這是為什麼人們一起點燃燭光,那麼重要的原因。百萬香港人參與過的真實紀念,也是歷史的延續,令八九沒有完全停留在那一天、那一夜。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