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劉澤鋒 — 來自最底層的支援

2021/3/14 — 20:19

劉澤鋒(資料圖片)

劉澤鋒(資料圖片)

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時,劉澤鋒和黃之鋒一樣,只有 24 歲,不同的是,他的知名度極低。在民主派初選的九龍西選區,合共七萬五千多選票裏,劉澤鋒僅獲得 1,426 票,在當區九個候選人裏排倒數第二。

在香港政治光譜中,劉澤鋒是本土派,早在 2019 年反修例運動之前,他已經和抗爭者建立關係。他從 2018 年開始擔任學聯的「抗爭者支援基金」主席,基金的第一批受助人,是 2016 年旺角警民衝突裏的抗爭者,當時社會主流並不理解部分本土派在事件中的武力行動。在劉澤鋒眼中,這批經歷旺角衝突的抗爭者缺乏支援,他們在被捕後物品遭扣留,或因為警方的武力而留下身心創傷,需要醫療費用。劉澤鋒留意到,這些抗爭者申請基金時,要求和理由都寫的很詳細,看得出不想濫用基金。

學聯的基金知名度不足,最初成立半年僅籌得 4,700 元,2018 年,劉澤鋒曾硬著頭皮到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籌款,那時各大高校學生正批判支聯會悼念六四的意義,劉澤鋒被晚會參與者批評為「抽水」。在反修例運動爆發後,至 2020 年 1 月,基金籌得超過 180 萬元,較上一屆增加近 28 倍。

廣告

在民主派初選裏,劉澤鋒可能是最窮的參選人。

他出身草根,住公屋,借學債讀大學,與團隊第一次開會,他只能借友人的工廈單位,眾人連坐的地方都不夠。他受到成員喜愛,有團隊成員撰文,說每個成員都是抱著「望下先」的心態加入,最終都被劉澤鋒打動,選擇留下幫手。

廣告

在考慮參選時,劉澤鋒曾接受訪問,說自己希望在競選過程成立「救亡與啟蒙基金」,「救亡」是為抗爭者做職業配對,「啟蒙」指的是說服基層支持「攬炒」,他是從自己父母身上,了解到草根階層擔憂「攬炒」影響經濟。

在初選落敗、後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後,劉澤鋒撰文,花了三分之二篇幅,繼續討論支援抗爭者的工作。他說自己仍在跟進「手足」的案件,和他們「建立不可分割的情感和關係」,令自己獲釋幾天後,又「捲入思念的漩渦」。他希望透過各種形式的支援,令抗爭者不至意志消磨,「為黑暗的政治環境帶來一丁點兒陽光」。

 

(作者按:本文資料來自曾關注香港政治制度的香港及國際媒體的公開報導、專題訪問。)

我地有筆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