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26 - 20:03

劍橋學派觀察(八):極權陰霾下的區選 — 樂極以後,慎防生悲

今次區選,結果振奮不少人心。對選舉有期盼者,高興地開香檳慶祝,樂透一晚;不予期望者目睹結果後,可能仍會不忿,不過既然選舉非你所好,自然不用太計較選民選票當中得失。當中有幾點觀察:泛民對建制依然是六四比例,所謂的大勝在單議席單票制下其實是濃縮的集合了多區僅勝;在政府、防暴持票箱、DQ(否則黃之鋒為何出 Plan B?)、被指實質為建制配票組織的「香港研究協會」等等影響下,選舉結果如意亦不能掩蓋不公;就算多不情願亦須承認,前線出生入死,在很多人眼中到頭來就是「血債票償」的機會,這點在民主國家爭取權益中是常見和可行的,可惜香港不是一個民主地區。

選舉不單在於勝負,險著往往在於二元結果之外的盤算。如果將治理香港視為一個大棋盤,你可會相信選舉背後的政經集團會沒有操盤一事?區選正值風雨飄搖之時,在強大的反送中浪潮下,取消區選不絕於耳。事實上近年政府的反智反民主的舉動罄竹難書,警察暴行、立會 DQ、三權合作,如果說統治集團因為害怕民意而繼續區選,可以說是過份天真。

受惠於連日運動的這個「X factor」,最大得益集團顯而易見。民主黨所得的區議會議席由 43 席誇張地翻倍至 91 席,公民黨亦從 10 席翻三倍至 32 席;民主大黨 A、B teams 已佔 388 席非建制陣營超過三份之一。然而,在地區工作而言,泛民建制之別可謂「難分真與假  人面多險詐」。蛇齋餅粽乃具資源規模組織的共同策略,而從來不是輸出甚麼「革命」。

廣告

民主黨從李柱銘年代的民主派龍頭位置,到近年飽受更進步團體夾擊,本來有著難以跨越的交棒問題,看來大大舒緩。由政治主張上欠活力的泛民進一步形成地區大台,跟運動的主張卻似有不少深層衝突。或許未必所有人同意,不過事實擺在眼前,區選如期進行,明顯是計算後的策略性政治利益輸送。(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