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搶灘功能組別.一】黃店登記做選民 圖打破張宇人壟斷 黃店東主 Justin :起碼爭取過

2020/3/24 — 20:20

「最低工資應定在 20 元」、「以前我們沒有侍產假又如何」、「醫生有標準工時咪可以死多啲病人」……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言論一向惹火,但自該議席 2000 年設立以來,一直都是張宇人的囊中物,更有兩屆無對手自動當選,「阿張生,其實我只係聽過佢個名」,食店東主 Justin 直言要「踢走張宇人」,原因卻不只是黃藍之別,在 Justin 眼中,「阿張生」最大的罪,「是壟斷。」

「響以前公司,有啲嘢真係睇唔過眼。」年約 30 的Justin,一直從事餐飲業,但對業內的「天條」常感不以為然,「例如『客人一定是對的』,我睇唔過眼,但係出聲又會畀人當係異類,話你唔為公司著想,慢慢越做就越灰。」

於是,在而立之年,Justin 聯同 3 位朋友,一起在大圍村屋租了個小店面,下廚、侍客、打掃,一手包辦,「其實香港有好多人,想建立自己嘅嘢。開小店,唔係全部畀連鎖店壟斷晒。」4 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小店就叫 Four X Four。

廣告

去年 3 月開店的 Four X Four,賣咖啡、意粉、 all day breakfast ……就是常見的小餐廳,Justin 認為自己就如很多香港人一樣,多年來都是「港豬」,不太理會政治,當初創業也只是「想做一間好的食店」。

廣告

亦如同很多香港人,Four X Four 的路,自去年 6 月起轉變,「政府、林鄭真係唔聽人講嘢,好似佢哋想點就點,唔理其他人意見……即係……即係……」過了好一會,他終於想到如何形容,「壟斷囉。」到後來的警暴、濫捕,Justin 再次「看不過眼」,「想盡自己嘅力去 support (場運動)。」

於是,小店成為了黃店的一員,亦令他們成為村內的不受歡迎人物。他笑言鄉村始終多藍絲,「好似隔離間洗衣舖,原來係藍嘅,以前會打招呼,而家唔同我哋講嘢。」他的店面曾經給人貼大字報,也曾有警察上門查牌,「問你有無賣酒咁囉。」幸好大圍的地理格局,鄉村與屋苑只是一街之隔,「屋邨好多黃嘅,會黎幫襯。」

但始終身處「敵陣」,會否害怕?「都有擔心過,但如果擔心就唔做,就唔係香港人。」

派水、請食飯、貼文宣……他坦言有包袱,也沒有膽量當勇武,所以只能在後方支援,他一直的想法是,就算最後會輸,起碼曾付出過。直至去年區選,民主派大翻盤,Justin 發現「原來唔一定輸」,於是開始研究登記做選民,「其實從來無接觸過,真係唔識,連 download 份表格都唔識。」自己不懂,但黃店最多的,是黃客,「好多客人問我哋登記咗未,又有人問我哋識唔識點整。」

飲食界是其中一個,民主派開宗明義要搶佔的功能組別,因為只要是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獲發食物業牌照的持有人,便可登記成為選民,而反送中運動以來黃店林立,因此被認為「有得爭」。

飲食界的公司票,要求食肆營運滿一年,去年 3 月開業,Four X Four 剛剛好「夠數」,雖然遞交了表格,但他們是否已經登記為選民,還是未知之數,「就算填咗表交上去,都唔知係咪會收到,或者可能有出錯,有資料漏都唔話我哋知」、「可能到申請期完結,先知道登記唔到。」他又指表示有想過會因為投票意向「畀人搞」,「有諗過,可能發唔到牌呀之類」、「其實都做咗最壞打算,最多咪唔做,起碼爭取過。」

他坦言,對現任的飲食界議員張宇人,其實不能算是憎厭,更多的是漠然,「其實一直只係聽過佢個名,知道佢嘅一啲行為咁啦。」對 Justin 而言,除了因為政見不滿張宇人,更是因為他「壟斷」了界別,「佢唔可以代表我發聲,佢有無聽過其他小商戶嘅聲音,先去落決定?我唔覺得佢有聽過」、「我希望係有一個代表,佢會反映小店嘅諗法,會鼓勵大家去做自己想做嘅嘢。」

應否參與小圈子選舉,是近期炒得熱烈的話題。選舉會否「搞散運動」?又是否 endorse 了不公平的制度?對此 Justin 的想法的很純粹,「就算係一小步都好,都想向前行」、「我唔覺得會因為選舉,就忘記咗手足,大家都唔會忘記。而家係分開幾部分嘅人,或者話,唔同嘅架構,去令件事成立。你單係投票,唔抗爭,一樣會輸。」

「總之每個有能力嘅人,都去盡一分力。」

撰文/劉偉程

攝影/Fred Cheun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