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6/17 - 9:40

功能組別 也要面對全香港人

這幾日與醫管局員工陣線的余慧明以及蔣旻正擺街站,呼籲市民共抗國安法,不少市民都感到好奇。時代革命未竟,國安惡法又匆匆來襲,好多人「好灰」,但同時仍有好多人在崗位上「盡做」—— 所謂「盡做」,不止要完成限制內可做之事,更要衝破限制,擴大每個人奮戰的界限。

為甚麼要關注功能組別?因為,我們要打破以往對議會的想像:在時代革命、《國安法》的語境下,功能組別的意義究竟是甚麼?

目前,反抗運動的基本形態已經成形,抗爭者都深知街頭,國際,議會三線缺一不可,互相配合才能令反抗運動壯大。任何一條戰線都不能代約為運動本身。街頭,需要齊上齊落的手足;國際戰線需要堅守人權、民主、自由價值,不隨大國政治搖擺的遊說者;而議會戰線,需要抗爭派的議員。

廣告

一旦成為議員,面對的,便是全香港人,而非僅僅是自己選區的選民或界別。爭取議會過半,利用憲制權力否決政府議案、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已是基本要求,地區直選、功能組別,一個都不可以掉隊。

功能組別要面對的,不只功能組別選民,而是街上的每一個香港人。

立法會已不是正常議政之地,而是抗爭戰場。香港需要的,不是只顧界別利益的議政者,也不是守護所謂法治的代議士,而是時刻與民眾同行,能夠與議會外運動同步的抗爭者。不論 35+是否渺茫,有志在議會戰線上披甲者,只有一個準則:利用所有可行的方法反抗,將運動精神帶入議會。

《國安法》先例己開,日後恐怕會更多由中共直接插手的例子;如果部份保守民主派組織妄想日後仍能以守衛的角色在立法會中抵擋惡法,實在是脫離現實。在某些界別,民主派的確「瞓係度都贏」,但如果因此繼續只顧界別聲音,連後進者的公開挑戰與辯論也選擇漠視,甚至斷言拒絕以公開初選的方式決定民主派的出戰代表,亦難怪民眾亦因此而放棄他們——

出得嚟行,唔該比啲戰意。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