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拿大需要訂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嗎?各國制裁賣港官員有甚麼法律依據和限制?

2020/3/21 — 11:52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Hafso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Hafso @ Unsplash

過去一段長時間,西方跟香港近乎「斷交」。

造成這斷命定的冰河時期,有內部和外部因素。內部因素 — 香港政治界結構性尸位素餐,因為香港主流政治路線,就是跟隨西方和中國的世界藍圖,寄望中國自我完善。這條世界路線,決定香港過去一段長時間,內政和外交必然陷於中國和西方的雙重剝削;

外部因素 — 西方跟中國在貿易上打得火熱,要維持經貿利益,說一句「一國兩制運作如常」、在外交上與香港議題保持距離,是很多大國政治檯底交易的 token。即使是 2014 年雨傘革命,香港人基本上也是孤軍作戰,那時世界還未準備好回應。

廣告

斷交這麼多年,我們對世界局勢自然有斷層。有信息差,就有人借國際事務混水摸魚、出口轉內銷的愚民操作。例如散播很多似是而非講法:「勇武抗爭會令國際社會不支持香港」、「等埋 G20/貿易談判先抗爭」、「支持維吾爾人就會激嬲美國或者歐盟不利人權法通過」……過去大半年,很多人把這些講法說得真有一回事的樣子,人人突然國際專家上身,其實只是用國際來包裝自己的私人議程;但這類「論述」已逐一破產。例如在大學圍城戰前後,連《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都被人反過來做維穩,說不收韁就會阻礙美國立法。事實上就是黑警圍攻大學校園這種象徵意味極濃的畫面,反而令一度滯留眾議院的議案突然再開動,最後獲火速通過。

當然不是說武裝抵抗就為了美國通過法案,那次也是周梓樂意外促成的未規劃抗爭;後來的發展,卻令人重估那次抗爭的本質:犧牲並非毫無價值,結果也推倒了所有似是非而的「國際論述」。

廣告

種種關於外國的政治陰謀論或風向能夠肆虐,說到底就是香港與世界斷交太久,香港人一時間很想知道國際在搞甚麼,在無力感中尋求寄托,就成了可吞吃的羊。要抵抗政治寶藥黨,最終還是要 700 萬人的平均見識足夠。這當然是需要移風易俗的大工程,現實來看,「外國點睇」還是有很大的歪曲空間,「你信我啦、美國點諗點諗、所羅門提哂水」的傻話還將肆虐很多年。

例如最近有消息指,加拿大政府正在審視中港官員制裁名單,很多熱心網民提議加拿大通過《馬格尼茨基法案》 (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或者仿效美國立一條《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賣港官員。

據 Hong Kong Watch 給我的掃盲,美國介入香港和其他世界國家不一樣。美國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是新法,而是基於 1992 年《香港政策法》的一條最新修訂(to amened the Hong Kong Policy Act of 1992),法源上這是美國介入香港的「根本大法」。如果執行制裁,行動的會是美國國務院。制裁之前,先要做調查。現時美國國務院並未開始。Hong Kong Watch 正在游說資深參議員及參議院外交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向國務院施加壓力,目標是開啟調查和制裁。所以制裁也肯定不是一時三刻的事,但長遠可以期待。

至於加拿大與香港,並沒有美國與香港的那種特殊關係法律,既然加拿大沒有《香港政策法》,就談不上要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當然邏輯上似乎可以爭取先成立加國版《香港政策法》,但可以想像非常費時失事。要爭取加拿大制裁賣港官員,本身就有武器。2017 年加拿大跟隨美國,通過了《馬格尼茨基法案》,可以制裁國外關於貪腐、侵犯人權的官員,禁止他們入境,凍結其在該國的財產。《馬格尼茨基法案》最初也是美國在 2015 年通過,之後有五個國家跟隨,訂定自己版本《馬格尼茨基法案》。全球現時只有幾個國家有現成制裁法律,包括美國、加拿大、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直布羅陀和英國(正在修訂新版本)。加拿大和香港沒有特殊關係,因此他們審視的就不是單一香港議題,而是包括整個中國,還有維吾爾人西藏人等等群體一齊考慮。在加拿大,事情也是有進展。加拿大保守黨參議員 Leo Housakos 和吳青海(Thanh Hai Ngo)推動了一個討論制裁中港官員的議案,該議案將會在今年7月之前表決。

另外就是一般國際制裁,不管是《香港政策法》下的那套,還是《馬格尼茨基法案》,都是不能制裁政府首長,例如林鄭,只有她任期完了才可以制裁,而且制裁都是不具名。因此海外游說團體的其中一個工作重點,就是爭取各國行政機構使用制裁權,而且希望開名制裁,以收更大警剔作用,這對被壓迫者的士氣也會有助益。總而言之,街頭運動因疫情而不得不撤,但國際戰線仍然運作。我們一般人雖然不一定實際幫到甚麼,但增進國際政治了解、了解外國政府機構分屬以及司掌甚麼權力,我們自己就可以辨別誰人在做實事,甚麼講法是無稽,就一目了然。

台灣現在人人羨慕,但其實用了幾十年在華盛頓建立人脈,在兩黨之中長期建立友台政治影響力,而且大把大把的錢投進去做獻金,美台關係才可以在中國勢力回冷之時急速加強。香港也有美國大談「印太」、中國在國際上開始業力爆破的大環境,但進度無疑是落後。台灣議會打交、搞台獨的東西,以前香港社會很看不起,但不只議事要打交,街頭要打交,國際外交也最終要搞台灣模式。以前刻意荒廢的,始終要一樣一樣補回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