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劫案頻生,警方無能

2020/3/13 — 21:1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就算不關心政治,活在今天香港,很難不提心吊膽。除了無緣無故會聽到人叫救命,綁架的無頭公案一個接一個在網上流傳,還有頻頻發生爆竊、劏死牛和便利店劫案,出夜街比以前冒更大風險,說不定很快見到旗兵持械行劫。

投訴警方辦事不力,林鄭就叫你包容,甚至會歸咎社會抗爭,搞到警察疲於奔命,疏於保護市民。警方處理手法,從政治上來看,說明一個事實:三萬警力以保衛政權江山為先,保護市民生命財產為次。但從管理學角度來看,警隊擁有龐大隊伍,一向資源充沛,配備精良,只要策劃和調配人手得宜,沒理由做不到有效的分工,搞到重要關頭只保官府利益,棄市民於不顧。這些市民當中,有很多是政府的支持者、在選舉中投票給建制派的啊!

事實上,很多示威行動並無衝擊性,警方依然如臨大敵,從各方調派大量人手到來列陣、威嚇,往往不必要地觸發衝突,做成自證預言。這種震懾異己的手法,對警力需索極大,照理不能經常使用。碰上史無前例的流水抗爭,無法收科,警方逞強逞到欲罷不能,一旦軟化,就會被指失威和縱容暴力,結果是政府和警隊內的好戰分子一直主導著形勢發展,同時又被這形勢推向更極端的境地。

廣告

於是,戰線越拖越長,防暴防到對武力上癮,治安系統顧此失彼,無法維持正常執勤,盡警員的基本職責。換句話說,就算你政治中立,不反對政府止暴制亂,但同樣有理由批評警方,原因是其領導層因循守舊而無現代化 think outside the box 的管理思維,只知衝鋒陷陣,縱容下屬,對警力資源的運用缺乏針對新時勢的想像力,洗錢卻像倒水一樣,並沉溺在「殺敵一個片甲不留」的打 war game 快感中。

警隊高層並不認為有問題,反而趁社會動盪,趁政府倚重警力的時機奪取香港真正的話事權,推動警獨。中共樂見其成,一面以公務員系統為代表,向外推銷一國兩制運作良好,撈取國際金融中心的好處,一面偷龍轉鳯,以警隊作為特區的權力中心,逐步剿平反政府勢力,建設所謂和諧社會。是故警隊伸大手板向政府拿錢,要幾多就有幾多,而對不滿政府的市民,就採用寧枉毋縱的凌厲手段,要把搞亂香港的人全部拉去坐監。

廣告

不過,鄧炳強的算盤是否打得響,實在有很大疑問。即使在中國,人民被大阿哥全天候監控,但異議聲音依然令領導人有所畏懼。武漢感恩教育匆匆下架,正是新鮮熱辣的例子。放諸香港,與國際社會的連繫和互動緊密,反送中抗爭更令全球重新關注香港,寄託著自由開放社會對極權國家的反抗情緒,《2019 年人權報告》便是這情境下的產物。作為特區話事人,行事須考慮此等複雜的國際政治、經濟因素。現在鄧炳強所為,卻越走越極端,有被捕人士可以因身體嚴重受創而無法上庭,這種手段是用來對付以往那些黑社會分子的,用於一班讀書隨時比你多、抱負比你大的年輕人身上,只會造成反效果。滿以為阻嚇他人,其實是製造更多有烈士精神的反抗者。或許鄧炳強無有怕,天跌落嚟當被冚,自信只要警隊編制再擴大,戰鬥力再增強便甚麼問題都可武力解決。這種學自成龍的武夫思維,正反映警隊高層的第二種無能。

這種認知上的無能,迷信武力,而並不知道警隊作為政府其中一個部門的定位、角色和任務。妄自尊大,恃勢凌人,若時勢許可,或許問題不大,但現在黑天鵝空群而出,特大瘟疫、油價戰、中美貿易戰、全球經濟面臨停擺、國際政治和經濟秩序隨時崩潰,管治者仍只知硬來,用蠻力打壓異己,很可能便要面對社會全面失控的強力反彈。要明白,過去一年,抗爭如此激烈而持久,是在一個經濟不算差的環境下發生。若經濟插谷底,民間那股憤怒全面爆發出來,不知鄧炳強打算問政府拎多幾多億去買槍炮來對付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