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派抗爭將永留青史

2019/12/15 — 17:08

區選後香港局勢有不少變化,中共怯於國際壓力,不敢再提升黑警的暴力程度,因此,勇武派的抗爭形式也有了變化。據說有部份勇武派因此產生了一些悲觀情緒,覺得自己的路很難走下去。

勇武派對香港人保自由爭民主的抗爭運動,發揮了巨大作用。沒有他們,中共和林鄭的獨裁真面目,不會暴露得如此徹底,也不會遭遇如此難以承受的國際壓力。與此同時,香港市民不可能得到國際社會一面倒的聲援和支持,也不可能如此廣泛地覺醒,如此堅定地團結,並在最近的區選中取得如此壓倒性的勝利。

沒有勇武派,和理非的任何行動都難以推動,只要警方不批出不反對通知書,就會被視為非法集結,一個個被抓捕判刑,如此運動便不可能持續,不可能有什麼成果。

廣告

因此,勇武派大可不必妄自菲薄,他們為香港人作出的貢獻和犧牲,他們違法達義智勇雙全的表現,一定會寫入香港歷史,甚至寫進全世界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歷史。彭博新聞和時代周刊年度五十人物評比中,香港抗爭者都以勇武派黑衣豬嘴蒙面的形象作代表,單就此事,就證明勇武派的正面形象,已經在世界上深入人心。

勇武派是被政府的暴力逼出來的,自第一次和平示威起,政府就大開殺戒,動用催淚彈等重武器,群毆已被制服的年輕人。在無可奈何之下,年輕抗爭者們才用雨傘陣﹑蒙面豬嘴等等簡陋裝備去對付,其間被濫捕暴打,身受不可想像的痛苦,有些更可能落下終生殘疾,這一切,香港市民都不會忘記。

廣告

勇武既然是被逼出來的,本身就不是一種我們喜歡的抗爭方式,即使因為警方無節制的暴力,演變為勇武派的裝修﹑私了等等,也都是源於對政府暴力的強力回應。也就是說,政府可以違法對平民施加暴力,平民也可以對政府還以暴力,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但歸根結底,理性才是我們建構一個理想城市的根基。沒有人喜歡勇武,沒有人甘願放棄和平安寧的生活,如果不必用武力也能達成抗爭的目的,那就應該選擇節制武力,放棄以不必要的犧牲去換取抗爭的成果。

筆者相信,香港人的抗爭是長期的,其間還會有很多波折,甚至還要面對更嚴酷的局面,勇武派不必擔心沒有用武之地。今後應該用什麼方式對抗政府,勇武派必會自行總結,找到適應新形勢的新方式。最要緊的是,勇武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是達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段,我們肯定抗爭的不同手段,但說到底,手段始終是為目的服務的。

勇武派不是一種固定的身份,需要勇武時自可勇武,不需要勇武時,人人都是和理非。參加和平示威﹑參與文宣﹑壯大黃色經濟圈﹑謀劃立法會選舉等等,都是日常的參與方式。需要時勇武,不需要時和理非,兩種身份自由轉換,那不但對整場運動有利,也使自己靈活多變,處於積極正面的身心狀態之中。

因為運動早期勇武派不惜犧牲的對抗,導致世界性的對香港市民抗爭的聲援和支持,美國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稍後歐盟﹑日本﹑加拿大﹑澳洲等等,也必有相應的制裁條例出爐,中共將面臨更嚴峻的國際環境,他們對香港施加暴力也必會有更多顧忌。因此,長遠來看,香港黑警的暴力程度不可能再升級,他們會用更隱蔽更狡猾的手段來應對局勢。勇武派今後需要面對的,不是更嚴酷的暴力,而是警察秉承上意採取的新鎮壓手法。對手改變戰略,我們也要調整自己的對策,勇武派不必灰心,還有大把事情等著做,找到有效的手段應對新形勢,這才是最迫切的問題。

鬥爭既然是長期的,沒有人可以預測我們將遭遇什麼,因此,低潮來時,要有足夠韌性,壓不垮打不散,高潮來時,要有龐大動員力,一鼓作氣直搗黃龍。勇武派與和理非齊上齊落,都在一個運動整體中間,大可不必分彼此,有所失共同承擔,有所得共同分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