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武」與「和理非」不相容嗎?

2019/7/17 — 19:57

7.1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1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筆者覺得有些人似乎認為「勇武」與「和理非」是不相容的,而此兩陣營的支持者確實有不和之處。例如,我最近的一篇文章,〈這一仗香港一定要贏!〉,簡述了我的一次支持「放棄暴力」與「和平抗爭」的行動及其背後的理據,而收到的回應當中,有些讓我感覺到他們認為我是反對勇武的。其實,若是換了一個情境,如抗爭者太懦弱不敢勇武,那我便會改為支持「運用武力」與「勇武抗爭」。這當中有矛盾嗎?在我的腦袋中沒有,讓我說明為何。

首先,和理非主張「非暴力」而不是「非武力」,而「暴力」與「武力」並非等同的概念(雖然密切相關),那最低限度不應假設非暴力的主張是必然和勇武派的武力主張不相容的,要看得更具體。那具體是如何呢?我沒有深究過此兩大陣營的主要論述,而在這個「各自表述」的時代,相信也不容易找到高度的共識。以下只是我的一些一般性分析。

我不是習武者,但按常識的了解,習武要講「武德」,即運用武力背後要有道德的依據,例如自衛和儆惡懲奸是妥當的(當中還要考慮武力的適度運用),而欺負弱小卻不然了。當然,勇武派的朋友當中應該很多(絕大部分?)不是嚴格的習武者,而只是主張以武力去抗爭的人,然而,我們不預期(或最低限度不希望)其武力是不講道德的,所以,很自然地會問:勇武派的武德為何?若是放在一個具體的情境,便可以問得更具體,例如,在如此如此的情況下,你會否攻擊警察,還是只會自衞呢?因此,洽當的勇武背後確實需要思考很多問題。

廣告

正如以上提到的,我們不預期勇武派的武力是不講道德的,因為,不講道德的武力似乎正正是暴力。想想為何我們這樣痛恨暴政,因為它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極不道德的!

偶爾會聽聞一些勸誡(或更多是譏諷)別人不要太過「政治潔癖」的説法。其實單看這些說法是不知道誰是誰非的,因為被批評有政治潔癖的人亦可以説對方欠缺「政治道德」,太過不擇手段了。始終,明辨是非對錯是關鍵,縱使絕非容易。

廣告

希望我已經說明了為何我認為「勇武」與「和理非」是可以相容的,關鍵就在於武力的恰當使用而不致使其成為暴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