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勸離」與「念別」的糾結中看此刻香港

2021/1/20 — 16:57

《沁園春.勸離念別》

雨暴風橫,心騰膽顫,何寄萍蹤。
想臨歧分袂,怎生瀟洒?登樓賦別,能強從容?
兇險權謀,流離意志,危城聚散漸匆匆。
君且去,但情深義重,徒嘆時窮。
寒蟬悽切如儂,總勸道尋槎且禦風。
縱知心莫逆,相㩦相悅,時違轍異,難侶難從!
鏡破圖圓,釵分念合,西窗剪燭願時逢。
依戀處,看月明千里,路遠難通。

走還是不走?近期這成為了香港最熱的城中話題。有人甚至擔心,這不是個選擇的問題,如果現在不走,遲一些可能想走都不讓你走。一個廣泛存在的共識是「現在這個政權,還有什麼做不出」。因為所有曾經討論過的範式,及所有曾經想像過九七之後的可能性都無以解釋今天這個狀態,走還是不走,還需要有猶豫嗎?

最近這幾個月,有幾個朋友事前毫無聲息便突然移民遠走了。頭也不回,帶着種種不忿和怒氣。有帶着年幼孩子的父母說,他們那一代人很多都是 80 後或 90 後,對過往幾次移民潮沒有什麼感覺。但這一次,就是不想讓孩子接受洗腦教育,不認為自己的子女家人應該在這樣的社會生活下去,也想像不到自己還有超過半生的時間要在這樣的政權管治下做鵪鶉,所以他們在朋友之間近期都是討論如何走、幾時走、走去哪裏?

廣告

我自己屬於 60 後的那一代人,可以說是香港土生土長的第二代。今天身邊不少同齡的朋友都應該是逐步步入退休之齡了。如果 80 年代及 90 年代的兩次移民潮都沒有選擇離開,今天香港搞到這個地步,會令我們這些人選擇離開嗎?之前那兩次移民潮,大部份人都是帶着對未來的不確定及懷疑,所以買定保險。但當時社會情況穩定,制度也不斷進步,民主及人權保障都在加強,香港社會的吸引力仍然很大,因此決定不買保險的,當年也大有人在。

但這一次很多人覺得不再是懷疑與不確定,而是即時的風險,是實實在在籠罩着的不安與失望,甚至是對年壯時不早走感到後悔。但年紀也不輕,子女也長大,會自行盤算,真的要搞熟年移民嗎?這樣的年歲移民能怎樣重新開始?有足夠的條件在海外渡餘年嗎?也有一些人真的深心不忿!

廣告

我生於斯,長於斯。由小時候住板間房到幼童年代入住廉租屋,在獅子山下成長,由前一個世代大部份人要做童工的命運轉軌到有學返。我們都是這個社會由混亂貧窮走向進步文明的見證者,也是力行建立這一種文明進步的一代。我關心這個社會幾十年,我為推進這個社會的進步盡過力,進過言。當然我不會認為自己是救世主,從來沒有以為自己這麼重要,但我相信「成功不在於我,但功成中有我」。我們都盡過力,身邊很多朋友其實都不是那一類只管尋租討賞,只思收成的權勢嘍囉。很多人都曾經在意過,要為一個整體社會的美好未來開拓過,努力過。

我愛這社會,愛自己曾在這裏留下過的足跡。如果要我放棄遠走,不甘心,也不捨得。這裏有我的家人,我在意的、愛護的人,我的朋友主要都在這裏。人生中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聯繫其實都在這裏。

有一位移民到台灣的朋友,雖然以前不是深交,但近期一而再發訊息過來提醒我,叫我為自己的未來打算,她不希望見到我這種多咀的人會蒙受政治迫害,還提供了一些門路與資訊讓我參考。令人十分感動,也十分感激。

有關懷我的朋友說自己有種種因素走不了,但就一再勸說「不知政治清算會嚴重到什麼地步」,說不捨得我走,但卻認為「離開……才是對你好的」,因而一再勸說我應該考慮移民!這令人十分感慨。今天的香港人,就算自己不想走,或不能走,似乎都要千方百計把自己愛護關懷及捨不得的人從身邊趕走!

現實情況確實變得太壞,超越了以前所有想像力以外的更壞。以前兩次移民潮,我都沒有選擇走,但現在已經不會斬釘截鐵地說不會走。覺得確實要因應情況不斷思考這個問題!

但走與不走,與捨得或不捨得是不同的事。而是否甘心,更是另一回事。今天最大的恐懼,是可能真的有一天,縱有萬千個捨不得,如何不甘心,可能都要走。這會是令人很傷心難過的事!就算真的走了,捨不得的仍然會捨不得,不甘心的仍然會不甘心。

以現在的趨勢看來,所謂「留島不留人」可能真的很有機會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但這不正好證明這樣的一個權勢有幾失敗嗎?誇下過的海口,承諾過的諾言,究竟是從一開始就是虛情假意?還是在結果上無能為力?這個政權除了不斷證明自己有多不堪之外,最大的成就看來就是不斷把自己的謊言截破,把自己的虛偽在世人前展露。而芸芸眾生的夢想與盼望,卑微的人生願念,珍惜的友朋之情,情之所繫,心之所牽,安身立命之寄,都不得不被這種來自權勢的虛情假意與無能為力摧毁!這可能才是那一個所謂幾千年古老文明的現實見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