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共識」下的虛幻太平

2019/11/26 — 17:08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Pixabay

一,早幾日,有幸獲港大鄧希煒教授邀請,同一班 EMBA 嘅同學分享下近來香港發生嘅事。一如我平日嘅作風,難免 overrun 同離題。咁,我又講咗啲乜呢?

二,重點,就係今時今日香港發生嘅事,係過去十幾廿年來積落;而今時今日發生嘅事,亦都會影響到未來十幾廿年。歷史,唔會抽離於過去,所以純粹以為係反送中,呢個觀念好易導致分析出錯。如果以為撤回就解決問題,咁就錯哂。

三,咁,香港人究竟爭取緊乜?假如要我好簡要咁歸納,我會話:「向北京說不嘅自由同權利。」

廣告

四,甚至乎,由於大家都睇清楚特區政府只係北京嘅傀儡,所以依家亦都發展到變成:「向政府說不嘅自由同權力。」

五,好重要,所以我要重覆多次:「說不嘅自由同權力,唔代表我哋一定會說不,但責任在於政府要說服市民,而唔係以為只要有方法通過法律,同埋掌握分配資源嘅權力,就可以為所欲為。」

廣告

六,題外話,林鄭同佢嘅一眾高官,一直以來都相信,「夠票」同「有錢」就等於乜嘢問題都可以解決得到;今次管治危機之前如是,shit hits the fan 之後亦如是。

七,返去個分享。話說,入面都唔少國內嘅學員,而佢哋嘅意識形態,自然同我哋好唔同。有位學員問(大致上啦):「外面咁亂,好咩?唔通咁就係一國兩制?你哋究竟有冇國嘅觀念?同埋,點解你哋唔感激國家對香港嘅恩情?」

八,【沉著氣,保持兩秒距離,駛出真功夫,方為大師傅。】我話,是咁的,1984 年,中英聯合聲明,同埋之後嘅基本法,其實好清楚講到明,除國防外交,一切事務由特區自行決定執行。呢個係承諾,以換取香港人同國際社會接受主權移交。

九,不過,我都有加多句:「不過對北京來講,佢哋唔承認南京條約、天津條約等。所以,北京至今都認為,係『重新行使主權』,而香港『自古以來都係中國不可或分嘅領土』。」

十,即係話,由一開始,就有兩套睇法,但大家嘅共識就係:「假設一切正常。」亦即係所謂嘅「馬照跑,舞照跳。」

十一,究竟幾時出現轉捩點?我會話由 1997 到 2008,係一個段落;2008 京奧同汶川,你見香港人幾咁血濃於水?由 2009 至今,係另一個境象。

十二,【首先問點解,再推論點算。】之前講過,大家未必好上心,2004 年左右開始,中共開始對外宣揚一套叫做「北京共識」嘅論述,抗衡以歐美為首嘅「華盛頓共識」。由呢個時候開始,我亦都觀察到北京改變對香港嘅方針。

十三,北京共識,首先最受落嘅,係歐美國家一班意識形態比較「左」嘅學者,佢哋反對「新自由主義」,認為除咗代議政制民主同資本自由市場,人類社會,尤其係國際秩序,係有另一種模式。

十四,又題外話,假如對「新自由主義」有興趣嘅朋友,可以一讀福山(Francis Fukuyama)嘅《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不過,近年佢對民粹興起,又有新嘅體會。有機會再寫,又或者搞個讀書會同大家分享下。

十五,講返「北京共識」。真係有本書寫呢個題目,作者叫 Joshua Ramo,而佢嘅正職,就係幫 政治顧問公司 Kissinger Associates 打工。北京叫基辛格做老朋友,絕對唔係無緣無故嘅愛,至少我係咁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2011 年,基辛格都寫咗本《On China》。據我所知,大陸嘅外交人員,都一定要讀呢兩本書。

十六,北京共識其實簡單講,就係話由國家指揮經濟無問題,國家為和諧穩定要強大更加係無可厚非,只要每個國家搞掂自己;第三世界只要發展經濟,政府強而有力,咁就世界和平,唔需要世界警察。

十七,「北京共識」就係好多藍朋友口中所講,「背後捉緊一盤好大嘅棋」。我亦都覺得,新一代中國嘅年青人,尤其係讀過少少書個班,都好相信呢一套。甚至乎,我唔懷疑香港都有人係咁諗。

十八,不過,盲點響邊呢?除咗用好老土嘅「左翼」vs「新自由主義」去睇,我會用講故仔嘅方法,試下解釋。

十九,話說,世界有兩種經濟觀。第一種,將國家當做一個大工廠,目的就係多快好省咁,總之做好多好多嘢出來,滿足所有人嘅需要,咁,大家就好似王子女主咁,美滿幸福生活,直到永遠。

二十,對市場經濟嘅另一個觀點,就係見到一個好複雜嘅墟,入面有互相合作,亦有互相競爭。我係賣衫嘅,要同布販攞布,布販又要同農夫攞羊毛,呢啲係合作,但大家又嘗試賺到盡。大家都係賣衫,又唔一定係你死我亡,原來擺埋一齊,又會有協同效應之類。總之,競爭同合作,好難分。

廿一,「咁,又點呀?」我意識到,學員雖然聽到好投入,但似乎有少少出咗公海。剛才個位學員,又問一條問題:「點解香港人唔專注經濟發展?」

廿二,假如你將整個香港社會,甚至成個中國,都當做一個大工廠,咁,大家聽話啦,唔好嘈,返工返學貢獻民族國家社會,民族國家社會又會好好照顧你。

廿三,不過,如果你唔將個社會當一個大工廠,而係睇到當中有機自發嘅秩序,咁,其實香港人守護緊嘅,係一套行之有效而大家都熟悉嘅規則。點解要法治?因為冇法治人身財產安全都唔再有保障,政府可以隨時話充公就充公,拉人就拉人,仲競咩爭,合咩作?只有服從嘅社會,咪就係極權社會囉。

廿四,我知,咁樣都未必說服到唔相信嘅藍朋友,不過,最少都畀佢知道,香港人唔係為反而反,背後其實有更核心嘅價值。甚至乎,佢會仍然相信,香港可以有「特殊地位」,只係因為國家肯放手。我都加多句:「我好唔鍾意用 privilege(特權)呢個字,講到自由好似係由某啲人所賜予,而唔係每個人與生俱來嘅權利。」

廿五,至於「北京共識」,其實亦唔係一時三刻石頭爆出來,應該都係經過多年不斷沉澱,中共信到十足嘅一套,只不過係,由胡溫一屆將概念變成國策,到習近平就成為民族百年偉大事業。

廿六,某程度上,習近平反而口號多過實際;至少胡溫年代國進民退嘅政策,係講到做到。習近平嘅咩一帶一路,咩雄安區,咩前海,咩大灣區,可能個 vision 太遠啦;但從 project management 嘅角度,呢種規劃係好易爛尾。

廿七,讀過 Orwell《1984》嘅朋友,就應該明白,唔好將 Big Brother 入面嘅矛盾放大,唔好以為佢哋內鬥最終令極權結構瓦解,佢哋根本就係同一個意志之下嘅共同利益,比起大家想像中更團結。正如當年凱撤被元老院一班黨友插死,羅馬仍然行帝制,而且比以前更加閉門一家親。

廿八,中港矛盾,其實一直都存在,只不過係從前大家當冇件事,一國兩制呢個承諾大家當真。由北京共識,到國進民退,到中聯辦曹二寶話香港要有第二管治梯隊,到香港為咗配合國家發展高鐵就用成千億起個一段仔,到中聯辦干涉各級選舉,甚至連行政長官選舉都公然干涉,到潛伏各行各業嘅深紅深藍越殂代疱進入政府核心⋯⋯我都只係講到 2012 年。

廿九,2012 年,倔強嘅梁振英,令中港矛盾表面化;又或者,咁啱又係習近平嘅作風啦。我都唔識分析。但好明顯,去到個一刻,已經好明顯醞釀嘅反抗嘅力量。北京同香港政府,以為時間響佢哋個邊,大不了消磨下就可以慢慢改變香港。殊不知,由反國教到雨傘到今年盛夏,一鑊大過一鑊。

三十,點都要講返「北京共識」。其實九十年代,香港係中國嘅窗口。大概去到 2000 年後,北京的確改變緊呢個諗法;甚至乎我哋成日話香港有普通法同司法獨立,有貨幣自由流動等等,佢哋都越來越覺得唔重要。「國際金融中心?嘿,我起多幾個都得呀!」

三十一,即係,佢哋眼中,國際金融中心,咪就係好靚嘅商業大廈,有一班西裝友,個個都用電腦 trade 來 trade 去之嘛。大陸又有出口,又有一帶一路,又有人民幣債券……有咩唔可以 copy 一套?最近 crytocurrency 都出埋,問你怕未。

三十二,我好似見到偷學少林絕技嘅鳩摩智,又或者洋務運動嘅晚清,學功夫但唔學心法,結果會點?

三十三,金融,好講信任(呢個題目真係要分開講,如果唔係寫到九十九都未寫完);一個以權力取代信任嘅制度,一定有好多扭曲,控制權力嘅人,亦好易以權謀私,呢個係中國經濟史一直都走唔出嘅死局。

三十四,更重要係,我亦都經常講,一個好嘅制度,就係任何人出錯,都唔會 too big to fail,都唔會令到成個結構崩潰。中國當今嘅權力同利益結構,並唔係咁。

三十五,所以,返去最初嘅命題:人民要有權向政府說不,政府有責任去爭取社會認同,只有呢種關係,先至有長治久安,否則就係一個虛幻嘅太平。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