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開啟攬炒之勢,時代巨輪已難以剎停

2020/4/22 — 22:50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Carlo Yuen @ Pixabay

風起雲湧,所有港人都無法獨善其身。觀乎趨勢,廿三條和黑獄是已是赤裸地寫在北京的行動表上,所有政治人物都必需慎重要考慮自身的安全和未來。以往我們說北京要「留港不留人」,但在最新的政治局勢下,似乎「高度自治」下的香港外殼,北京都可以在「國家安全」的大旗下棄之不顧。

廣義而言,「攬炒」的過程,已由北京啟動。

1. 自中聯辦駱主任上台後,香港政治局勢是全面向左靠攏收縮。由拘捕十五名民主派代表、曲解基本法廿二條、到如今數位資深議員即將面對 DQ,中共對港政策迎來激進保守階段。

廣告

2. 郭榮鏗議員肯定會被中共以最具威懾力、最不合乎常理法規的方式取消議員資格。這是他的光榮撤退:以合乎議事規則的方式,將常規內抗議走到最後一步,直至當權者憤而下刀。星期五的內會,我懇請各人留意立法會直播,關注這場議會內沒有硝煙的戰爭。

3. 歷史責任再一次擺在兩位民主派老將:涂謹申和梁耀忠議員身上。內會副主席懸空後,即將由年資最深的議員主持會議,假若二人堅守原則本份,其下場可能同樣地在拉鋸一段時間後被 DQ。雖是痛苦,但本就身處懸崖,退無可退。

廣告

4. 政府痛下殺手,其實是提前將 35+(攬炒)所想營造的憲制炸彈引爆,作「殺雞警猴」的訊息。這亦是北京對泛民的警示:所有嘗試爭奪權力的行為都會被迅速碾壓,打壓在「底線思維」下是可以接近不計成本地進行。

5. DQ 郭議員所營造的輿論反彈必然是巨大的 — 一位恪守本份、以符合議會規章的方式行事之議員卻因此被 DQ,是(另一個)香港失去自治的鐵證。然而,北京雷厲風行,在全球忙於應對疫情下痛下殺手,定必是打好如意算盤。國際戰線手足必定要提早準備好,糧草先行,在輿論上準備全面開打。

6. 落實全面管治權:三權分立正式走入歷史。司法、立法服務、聽命行政機關,行政機關全面向西環靠攏。「法治已死」也許已是基礎共識,重點是如何在大形勢下掙得可以保護手足同伴的空間,以及令這種收縮步履艱難。現實是絕望的,但絕望同是不必要:在歷史洪流中,個體彷似無力,但歷史卻經常由人的勇氣和不辭勞苦的反抗而改寫。做好本份,咬緊牙關。

7. 政治上,香港再無中間派。規章被撕毀,在黨政高於人民法規下,如何透過拿著一紙空言溝通解決?「3JT」以及其團伙已無法在刻下挽回局勢。他們的歷史作用是證明北京的狂妄,以及港人的悲滄。

8. 而在商言商的本土精英,又對中共種種收窄香港自治以及營商空間的舉動,到底能夠「陽逢陰違」到幾時?在以往用忠誠換中國資本的時代,本土商界會否開始要群起異議,以核心價值守護自身在港的利益?

9. 北京已無視民意反彈,亦即證明以有限度民主選舉作遮醜布的需要同時不存在。北京在九月不會害怕建制派大敗,但建制派會因個人利益憂慮失去議席 — 這是一個可以操作的期望和管理落差,是一丁點可見縫插針的下手位置。九月的選舉無疑是會極為血腥 — 大量 DQ 候選人甚至當選人,公務員在新官上任下也變得全無依照規章行事的空間,全面服務黨政體系,極為離譜的選舉舞敝和作假都可能發生。

10. 但選舉同是國際關注的舞台。選舉的貪腐對國家、政府所造成聲譽上的破壞是巨大的。港人抗爭其中一個效應是削弱中共專制體制在國際上的公信力,而選舉是一個重要的槓杆,目前亦難言輕易放棄。

11. 然而,北京為何要如此冒進?為何不在九月選舉後才大舉興風作浪?我們可以假設他們已不在意選舉,亦可能是因為有一些重要議程,他們需要趕在國際忙於對抗疫情時出手,將影響減到最低。這個思維亦反證,國際壓力其實是北京相對忌諱的一環;這是一場殊死戰,亦是耐力戰。面對即將到來的廿三條、國歌法等,必不輕言退避,要全力穩守,直至時機成熟,可以反撲為止。

12. 「攬炒」論說進展至新一階段,但我們都必先疏理「攬炒」對香港的意義為何。從最狹窄的經濟意義上,「攬炒」可以被理解為因制裁而失去獨立經濟體所造成對港的大地震。然而,在後疫症以及全球疑中的新世界秩序,這種視為「破壞」的攬炒論說,或可成為「灰燼重生」的破立理論,成為香港日後關鍵「排毒重啟」過程的必經階段。本土菁英在以往被中共制約制衡,以各種手段統戰聯合,但在香港失去獨立經濟體後的新景象,或有可能成為勢力再平衡的關鍵,令國際和本土在香港的勢力再起,形成更利於香港在東南亞、國際發揮影響力的新氣象。

對於局勢的混沌和迷惘,也許大家如我一樣都感到乏力。若要以政治的熱情穿透木板,必然伴隨痛苦、掙扎和忍耐。

攬炒之勢已由北京開啟,時代巨輪難以輕言剎停,我們只能做好期望管理,來迎接黑暗的半年。

但在黑暗籠罩中,我們必不能衰失在亂世中的能動性及意志,預期街頭的戰線必會再起。做好熱身,持續拉攏身邊不藍不黃的人,多聯合陣線,多做好溝通工作。香港,已是退無死所。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