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匡民會」接觸反送中運動被告 聲稱可提供萬元現金援助 前身為「反佔中」組織

2019/12/18 — 19:15

「匡民會」向被告提供的單張

「匡民會」向被告提供的單張

反修例運動有大批人士被告上法庭,近日有一名為「匡民會」義工在庭外接觸被告,聲稱協助被捕人士,同時詢問其個人資料。《立場新聞》發現,「匡民會」前身為「反佔中工商各界大聯盟有限公司」,記者根據單張的電話致電,當事人許健輝承認是「匡民會」義工,表示可向被告可獲一次性一萬元的現金援助,甚至可給予200萬至300萬元作醫療費用或提告警方,但表明提交的個人資料不會刪除。記者曾到「匡民會」的註冊地址求證,戶主表示不認識任何一位董事,更一度試圖搶走記者電話及扯衫,需由保安到場調停。

《立場》得悉,有義務律師近日陪同示威案被告到法院上庭,在法庭外等候開庭期間,有一名頸掛著證件的男子,自稱為「匡民會」義工,主動接觸被告,邀請被告與他單獨會談,稱對話會涉及私人事項,不能讓律師知道。

被告出於好奇,遂跟該「義工」單獨會談。該「義工」聲稱希望協助反修例運動而被捕或受傷的人,又問及被告的個人資料、案情及案件證據等,最後留下傳單(見圖)及聯絡電話;被告事後將情況轉告律師。

廣告

《立場新聞》翻查資料發現,「匡民會有限公司」前身為「香港中小企業聯會有限公司」,於2013年6月24日註冊,2014年4月14日改名為「反佔中工商各界大聯盟有限公司」,其中一名董事為許健輝。現時「匡民會有限公司」的董事為何錦華及陳錦發,傳單上的「社運傷亡救援眾籌熱線」,其電話號碼則是何錦華在公司註冊處登記的手機號碼。

傳單上寫有一名「許生」的電話號碼,記者今日下午以被捕者朋友的身份,曾致電該號碼,對方承認自己是許健輝,電話中多次重申自己只是匡民會的義工,現時只負責幫忙宣傳。他指,匡民會是一班大學生組成,現時已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科技大學、理工大學的學生,估計義工人數有數千人,「十一間大學,每間有2000人參加,就有二萬人,入面再去選執委,選委員。」

廣告

聲稱「數千義工」   指「爆眼少女」可提供300萬

許表示,匡民會現時仍未開始眾籌,所以未能發放援助,以緊急生活援助為例,目標是受助者可獲發一次性一萬元的現金援助。他更舉例,早前被近距離射爆眼少女的個案,若少女希望得到援助,「咁咪籌200萬俾佢醫返好隻眼囉,佢要打官司,告返差人,我哋唔介意俾第二個名佢,當生活津貼俾300萬,專門告返差人。」

申請方面,許建輝指需由被告人士本人或直系家屬申請,需先填寫申請表進行審批,提交個人資料、保釋紙、醫生證明、驗傷報告等,承認會派義工到法院為被告人士進行登記,「我哋最後會做event audit(審核),要向返公眾交待,坦白講啲資料係唔會刪,但係絕對唔會外洩。」

註冊住址女戶主圖搶記者電話   稱與匡民會無關   

記者及後到匡民會位於葵芳邨葵明樓的註冊地址求證,惟多次敲門及響鐘未有回應。記者準備離開時,有兩名女士從該單位開門,記者上前拍片求證時,她們表示不認識許建輝、何錦華及陳錦發,及多次表示自己與匡民會無關,多次要求記者刪除影片,更衝出樓層走廊,試圖搶走記者電話及扯衫。該兩名女士其後一度報警及要求屋邨保安到場,最後記者需保安協助下才能離開。

記者傍晚致電許建輝及何錦華,但二人電話已關機,其後再發短訊予兩人,向兩人查詢與「反佔中工商各界大聯盟有限公司」的關係等問題,截稿前未有回覆。

據了解,近日匡民會「義工」已不只一次於法院主動接觸示威案被告。律師提醒,若有被告遇到不明來歷機構或人士主動接觸,千萬不要回應,更絕不能透露案情細節,否則對方可能會利用其資料作起底,甚至作不法用途。

「匡民會」向被告提供的單張

「匡民會」向被告提供的單張

註冊日期公司名稱備註
2016年2月4日匡民會有限公司●董事為何錦華、陳錦發
●陳錦發電話與「社運傷亡救援眾籌熱線」相同
2015年4月29日香港經濟發展策略及民生研究中心有限公司 
2014年4月14日反佔中工商各界大聯盟有限公司董事為許建輝
2013年6月24日香港中小企業聯會有限公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