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匯豐獅子不屬於匯豐 標誌殖民歷史 界定幾代港人身份

2020/1/3 — 10:39

我對死物沒有感情,但文物不同死物,香港人都應該對殖民地遺下的文物有感情。裝修櫃員機那些死物,損失的只是金錢,花錢就可以修好,但裝修匯豐獅子,我不認同,很希望可以再思考這件事。

一個人的地域身份,歷史文物是有助建構的,這之所以港共政府經常要抹去殖民地色彩的標誌,例如幾年前的皇冠郵筒。九七後第一場本土抗爭萌芽,是保衛天星皇后,為什麼我們着緊這些歷史文物?因為它們盛載香港光輝的歷史,提醒我們的本土身份,也界定我們與他者即大陸人的分別。過去廿年,也不知多少歷史文物被港共政府消除了,目的就是消除香港人的歷史記憶和根源,要你認同你的根源是大陸而非港英。

還有,當黑警攻中大理大時,很多人 share 過,就算日本皇軍都不會破壞大學這等地方,雖然這段歷史是不實的,了解過港大本部歷史的就知道本部曾經被炸毀,現在的是修葺兼擴建的,但從這麼多人 share 可知道,很多人會認同,有些歷史文物在戰爭中也不應被破壞,太平洋戰爭時美軍不轟炸日本京都,道理一樣。消滅歷史文物只有野蠻人才做,例如文革時的行為,恐怖份子炸毀巴米揚大佛,與及習帝近年對種種文物的破壞。

廣告

匯豐獅子並不屬於匯豐,而是屬於整個香港,標誌着香港殖民地歷史,見證香港的光輝,也界定了幾代香港人的身份。破壞死物我不評論,但破壞文物,我們就與國際脫軌,漸漸與野蠻接上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一場擺脫野蠻堅持固有文明之戰,希望大家可以細思。

作者 Facebook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