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政改革系列之一 — 區議會增選委員

2020/1/6 — 19:25

深水埗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深水埗區議會會議(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譚國僑(前深水埗區議會主席)、何啟明(深水埗區議員)】

踏入 2020 年,各區區議會陸續開鑼,民主派的區議會同道,大都積極思考和推動地區議會改革,近期較多討論的是區議會增選增選委員制度的去留,以及應否限制增選委員的投票權等。

反對增選委員制度的朋友認為:1. 增選委員並沒有民意授權,不應該與獲選民選出的議員,在區議會轄下的委員會中平起平坐;2. 按現行法例規定,增選委員與區議員背景的委員,在委員會的會議中,可構成委員會的會議法定人數,亦可參與會議辯論及議決,變相有機會左右應該由民意主導的議會決策;3. 增選委員容易成為政治酬庸,令敗選者輸而復活。

廣告

首先,18 區區議會有不同的方式去產生增選委員。以深水埗為例,每名區議員均可提名一位增選委員,加入成為其中一個委員會的成員,而法例規定增選委員擁有投票權。雖然如此,增選委員並不是與區議員平起平坐,他們只是區議會大會轄下的事務委員會成員,區議會的最高架構區議會大會仍然擁有最終決定權,而大會的成員只能夠是各位民選區議員,所以並不存在死而復生的說法,因為地位上增選委員真的不及區議員。

回顅當年深水埗區議會設立增選委員的目的,包括:1. 動員社區積極力量參與推動議會工作,令區議會的討論和議決有更多社區持份者的參與和聲音;2.可為有志從政,並爭取民主改善民生的朋友,提供參政平台;3. 透過增選具學者或専業背景的朋友,補充區議會秘書處對區議員議政支援的不足,這些都是增選委員對議會的正面作用。

廣告

事實上,問題在於委任的根源,而根源就是這個政府不是民選產生。然而,今屆的區議員已經全由民選產生,選民投票選你,同時選你去行使區議員的功能及角色,包括委任增選委員。情形就像民主國家的元首,皆可委任內閣成員一樣,增選委員同樣受到市民監察,「唔得就要換」。所以,增選委員並沒有削弱由民意主導議會這個原則。

當然,區議會成立已經超過 37 年,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和氣氛亦有所改變,關心和有志區政改革的同道,就地區議會的增選委員制度作出檢視和改革,相信是不少民主派朋友參選的其中一個初心!的確,不是每個區議會都可以每名議員提名一個增選委員,例如有些區議會會逐一表決提名,結果過去只有保皇黨的人才能成為增選委員。或者我們應該思想如何提升增選委員的透明度及民主成份,而不是一刀切地取消了一個市民參與議會討論的渠道,畢竟區政改革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議題,就著其他區政改革的討論,日後再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