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余德寶:堅持下去,因我們已別無選擇

2020/4/22 — 22:36

4 月 16 日油尖旺區議會會議

4 月 16 日油尖旺區議會會議

新一屆區議會只上任四個月,面對的挑戰比想像中多。有人說今屆區議會,民主派打順境波。作為兩屆議員的我,絕不能同意。上屆建制派主導下,我們已經打緊逆境波。今屆就算我們主導,面對政府和警方的打壓,是另一場四年之久的逆境波。

從前,政府要令一個團體妥協或屈服,只要控制其的財政和人事便已經足夠,根本不用摧毀其。自 2019 年民主派光復區議會後,475 個民選議席,我們取下 389 個,17 個區議會議席過半,我們坐擁 17 個正副主席,建制派淪為議會少數。不少市民對 2020 年新一屆的區議會充滿期望,感覺上美好的世界將會降臨。

隨著 15 名區議員被捕、3 位區議會主席和 1 位副主席被捕、隨著民政事務處的不合作運動包括離席和不提供會議室和秘書服務、隨著政府選擇性執行區議會通過的動議、隨著民政事務總署削減區議會撥款,香港區議會從此不一樣。

廣告

民政事務總署以防疫為名,削減全港多區區議會來年的撥款。以本區油尖旺區議會為例,2020 至 2021 年度「社區參與計劃」項目的撥款遭削減 4.1%,比十八區每區平均削減了 3% 撥款為高。政府削減開支的理由為需要留較多的金額用作中央儲備應急計劃,包括用作社區防疫抗疫之用。本人作為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表示感到詫異,本來是期望政府因疫情嚴重而增撥資源,理應是增加撥款作社區防疫抗疫之用。反之,政府不但沒有增加資源,反而削減對區議會的撥款。另外,當林鄭四處請求購買口罩的來源時,不少區議員在社區中一直為抗疫最前線,我們從不同國家團購口罩後,以免費或成本價形式給予香港市民。如果當時只靠政府和林鄭,相信情況一發不可收拾。本人質疑做法有政治考量,以上屆建制主導下的區議會經驗,對區議會撥款未有作出減少。這個異常的舉動難免會令人質疑政府以防疫為名,實質就是打壓,今次就是金錢上的打壓。

除了資源上的打壓,政府選擇性執行區議會通過的動議是另一個削弱區議會權力的方法。油尖旺區議會 2 月召開地區設施管理委員會,我們在席議員一致通過動議:拆除西洋菜南街,即前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天眼系統,以及中止更新有關擴大閉路電視系統作任何刑事案件,及中止升級有關天眼系統。但是,民政事務處拒絕執行區議會的議決。

廣告

反觀同一個議題,建制派於上一屆區議會通過動議提升有關天眼系統,民政事務處則確實執行。如今新一屆的區議會的決議,卻用區議會上一屆已通過動議否決撥款為藉口而拒絕執行。本人質疑民政事務處繼續工程的合法性,會與同事積極考慮提出司法覆核,同時質疑民政事務處會否在未來四年不偏不倚地執行議會的決議。

隨著民政事務處的不合作運動包括離席和不提供會議室和秘書服務,更進一步閹割議事空間和議會權力。民主派 4 月動議「重組警隊」議案在油尖旺區議會進行討論,卻收到秘書處以議題超出地區範圍和內容不符合《區議會條例》第 61(a) 條訂明的區議會職能,最終,在我們討論議題期間,民政事務專員率令秘書處及政府部門代表離席。

根據我了解,過去幾年油尖旺區議會曾多次討論過涉及法律和政策改革等全港性議題,當時的民政專員和秘書處均有提供協助,例如 2015 年支持政改方案通過、2017 年支持落實一地兩檢、今年 1 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這次民政事務專員卻因為要保護警隊而封殺議案和故意離席不履行其職務,涉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面對政府的全方面打壓,無論是素人或有議會經驗的議員同事,只可以邱吉爾名句:堅持下去,並不是我們真的足夠堅強,而是我們別無選擇。這四年,我們民主派在區議會這條戰線上,必定堅持下去,因為我們已別無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