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不是口號,而是運動的延續

2020/5/7 — 12:22

六年前雨傘運動,藍絲到旺角佔領區進行暴力清場,其中一位藍絲涉非禮一名年輕少女,他就是「喜記」的老闆,不少市民因此發起罷食。雨傘運動結束後,支持運動的市民生活一切如常,不會介意光顧中資餐廳,甚至北上食海底撈。罷食的對象只是在雨傘運動中做得比較出格的藍絲餐廳。

雨傘六年,政權沒有讓我們喘息的空間,在反送中下,香港市民感受到來自政權、執法者的暴力壓迫,反送中以來,每一天的抗爭都過得很漫長,雖然很痛苦,但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這場運動中切身地感受到壓迫帶來的傷與痛,從而明白到,每一步都要堅持,不可鬆懈,更不可退。黃色經濟圈正正是實現這樣「不可退」的堅持。

反送中支持者提倡罷食、罷買支持政府和警方的餐廳或商舖,同時呼籲光顧一些支持五大訴求的餐廳,即黃色經濟圈。而這個黃色經濟圈自2019年6年開始至今,已經維持接近一年了。當初許多藍絲商界和政府官員都曾說黃色經濟圈不可行:

廣告

2019年12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不認同鼓勵按政治立埸消費的「黃色經濟圈」現象,世上沒有任何經濟體會這樣「畫地為牢」,又稱「我看不到有任何實質可維持或支持這件事。」可惜令邱局長感到失望,黃色經濟圈已經維持了超過半年,黃店和市民每日也在支持住。邱局長當時又怕推行黃色經濟圈的人會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半年後,牛奶公司持有50%股份的美心集團業務,由於在疫情下酒樓顧客大減,部分門店亦需要暫時關閉下,業務大幅受損。再一次令邱局長失望的是,藍店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2020年1月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稱未見這個模式,在全世界、過去50 年,未見過以政治理念掛帥去維持飲食業的生意有成功的例子,又認為有「黃店」大排長龍可以是假象。可惜又令張議員感到失望或眼界大開,當一間又一間的店舖倒閉,同時黃店例如龍門冰室在香港人支持下開多一間又一間,逆市擴張。而事實上,藍店店內空空如也,不是假象。

廣告

直到黃色經濟圈開始做得有聲有色,便開始招來政府、建制派甚至左報的攻擊和打壓。

早前本人以義工身份到黃店當一日店長,幫歌手吳日言的賣日式飯團,鼓勵市民支持黃店。翌日被建制派之流指責我瀆職,工聯會何啟明虛偽地說:「欠公道須避免徇私,疫情打擊下,不少食店都出現經營困難,余德寶卻無視區內其他店舖死活,特定去幫某一黃店做宣傳,做法欠公道。」更有親中團體到廉政公署舉報我,只為宣傳及推廣單一食肆,有違「服務區內所有市民」的區議員職責承諾。當一隻手指向我,卻忘記他們的豬隊友,梁美芬公然為楊明的藍店賣廣告、民建聯李慧琼買中資壽司舖以表示支持其公司。在同一標準下,民建聯工聯會何時親指責梁美芬和黨主席徇私、瀆職、對其他店舖不公平、或涉利益損形象呢? 要查余德寶,可以,先查梁美芬!如果余德寶做義工之舉為徇私貪污,梁美芬身為中國人民大學的法學博士更是知法犯法。

為了打壓黃色經濟圈,藍絲、建制、警察和政府聯手無所不用其極。先是針對為黃店做義工的泛民義員,再是打壓黃店,多間黃店被執法部門多次巡查,甚至檢控。就針對黃店一事,我在區議會提呈文件要求跟進基隆餐廳多次被巡查,食環署的回覆如下:3月28日至4月22日,油尖旺區食環署針對599 F 章對食肆進行共3500次的巡查和向食肆負責人提出口頭警告共90次,以及提出6次檢控。在復活節期間油尖旺食環署聯同旺角警區一連兩天聯合行動對基隆茶餐廳進行巡查和檢控。政府為實行「黃色經濟圈不能維持」一說法,用盡所有方法去打壓黃店,無賴之極。

《大公報》、《文匯報》等過去多次炮轟「黃色經濟圈」。4月底,刊於文匯報的副刊文章的標題:壯大「紅、藍經濟圈」利安定繁榮。內文稱「既然反對派鼓吹黃色經濟圈已成形,連「維基」都有很正規的檔案解碼了。若我掌權,肯定加倍支持在這次事件表現出真心愛國愛港的人,實行壯大紅、藍經濟圈,組成自己的堅固群眾基礎,在政治經濟上同對手較量,看誰怕誰!」

面對壯大「紅、藍經濟圈」的建議,不知道曾經講過黃色經濟圈難令社會復和的邱騰華局長、不知道曾經話過以政治理念掛帥不能維持生意的張宇人議員、不知道曾經指責我只為宣傳及推廣單一食肆的建制派和親中團體,又會如果解讀這樣說法。

真期待紅丶藍經濟圈,可以光明正大跟黃色經濟圈較量,看誰怕誰,較量不怕,最怕對家用一貫無賴作風,為賺錢而掩蓋自己政治取態。藍店重新裝潢可以,裝黃就不好了。

發表意見